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栽赃嫁祸
    ,!

    木槿的动作一僵,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们干什么!”

    为首的男警员没有理会木槿,径直来到苏灿面前,一双眼睛冷然的打量着苏灿:“你是苏灿?”

    “是我!”

    唰!

    男警员飞快的抽出手枪,几乎同时,身后几人手中黝烟的枪口齐刷刷的对准苏灿……

    “你们要干什么!”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木槿心头一紧,紧张的护在苏灿身前,冷声的道。

    “木槿小姐,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为首男警员一双眼睛盯着苏灿,“我们接到报案,你涉嫌一宗杀人案,跟我们走一趟吧!”

    “杀人?”苏灿冷笑,看样子那个什么安少还真不死心!

    “对!”男警员一脸正义的道,“要不要给你提个醒?昨晚锦绣缘,被你打死的是安少的贴身保镖阿彪!”

    苏灿眉头一皱,虽然昨晚怒急攻心,但是他下手轻重,自己清楚,那个家伙顶多重伤,还不到致人死命这样的程度。

    栽赃,这是赤果果的栽赃,没想到那个没脑子的二世祖还有这手段!

    “带走!”为首男警员冷酷的一挥手,身后几个手下已经将苏灿围拢,黝烟的手枪几乎抵在了苏灿的身上……

    “放心,我不会逃。”苏灿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领头的男子,“怎么?准备给我一枪,然后来句枪不小心走火?”

    为首男警员表情一僵,一双眼睛却是阴冷了下来:“如果你袭警准备逃窜呢?别忘了,你是杀人犯,是重案要犯,特殊情况下,我们有权开枪!”

    “你们想干什么!”听着眼前男警员的威胁,木槿紧张的想要护着苏灿,却被两个警员阻拦,这让她无比的慌张,“你们不要乱来,否则,我发誓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苏灿只是扯扯嘴角,好似没有看到身前几把顶着身子的枪口,好整以暇的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燃,不理会眼前几个男警员越发阴沉的脸:“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乱来,别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如果你身后的人他敢直接对我下手,又何必找你们这些替死鬼,借刀杀人?”

    苏灿的话让身边几个警员明显神色一变,脸上多了一丝犹豫,这让领头的男警员表情更是一冷:“铐上,带回局里,胆敢妄动,立即枪毙。”

    “你们不能就这样带他走,我要找我们法务律师,必须在律师的陪同下跟你们走。”

    “不必了,如果木槿小姐再阻拦,那就是阻碍我们正常执法!”男警员一脸正气凌然,“上手铐!”

    “是!”几个人飞快的收枪,拿出了铮亮的手铐给苏灿铐上,才狠狠的松一口气,而后一群人拥着苏灿向着办公室外走去。

    直到一群警员押着苏灿消失在门口,木槿才回过神来,想到网上爆出的各种派出所的阴暗逼供手段,她更是惶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过就在她惶惶无助时,桌子上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木槿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注意到来电显示,却让她神色一愣,想要拒接,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声音,却让她脸色一喜:“好,我马上就来!”

    ……

    苏灿在一群警员的押解下,并没有被送到审讯室,而是被关进了一间临时羁押室。

    “新来的,照顾一下。”先前领头的男警员冷笑的瞟一眼苏灿,而后对着羁押室里的那群古惑仔似的犯人招呼道。

    “郑队,放心吧,我们一定好好照顾这位。”一个凶神恶煞的犯人对着男警员满是讨好的道,说着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瞟着苏灿。

    苏灿心里冷笑,一双眼睛深深的看一眼那个男警员,不做死就不会死,姓郑是吧,自己记住了!

    对上苏灿的目光,郑秋心头居然莫名的泛起一丝紧张,不过接着脸上又泛起冷笑,行动前他就查过这个家伙的资料,不过就是一个捡破烂的老头捡回去的孤儿而已,没权没势,也不会有后台,这次得罪了那位少爷,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两码事,居然还敢跟自己拽!

    郑秋径直离开了房间,还不忘贴心的带上外层房门,很显然,羁押房里有什么声响,也不会有人来管了。

    羁押铁栅栏内,一群人不怀好意的盯着苏灿,先前凶神恶煞的男子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一脸冷笑的一抬下巴:“新来的,这里的规矩,爬过来跪舔干净!”

    苏灿神色一冷,没有理会这群恶形恶相的混混,一双眼睛第一次打量起这间狭小的羁押房,不过只是一眼,苏灿表情却是一愣,只见房间一角,缩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木晨!

    这小子怎么也进这里了?

    看着跪在角落,低着头,一副小受似的小子,苏灿是一乐,上去踹踹这家伙:“喂!”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各位老大饶命。”木晨浑身一个哆嗦,闭着眼睛直囔囔。

    “是我。”苏灿没好气的一个白眼。

    木晨诧异的睁开眼睛,傻愣愣的看一眼苏灿,接着简直就像是找到了亲人一样,抱着苏灿的大腿就痛哭流涕:“姐夫,救我,这群家伙都欺负我!”

    “你怎么窜到这里来了?”苏灿不爽的道。

    “唉,别提了,我一出公司,就被几个警察拎到这里了,说我酒驾,还拒绝接受检查逃窜,我特么比窦娥还冤!”

    木晨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倒了八辈子霉了,早上跟老姐要零花钱,结果被骂的狗血淋头,还没溜出公司,又被苏灿一顿爆揍,好不容逃出公司,结果就被几个警察拎到了这里,说什么自己酒驾,天地良心,自己的爱车都被眼前这货抢走了好伐,自己怎么酒驾!

    简直太欺负人了,自己可是良民!

    “……”苏灿挤挤眼睛,好吧,这跟自己铁定没关系。

    “***,老子让你跪下舔干净,耳朵聋了。”看着苏灿居然敢无视自己,凶神恶煞的恶汉恼羞成怒,凶狠的一拳头砸向苏灿的脑袋。

    看着挥来的拳头,苏灿冷笑,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大汉的身上,然后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大汉两百多斤的身板夸张的凌空飞退,狠狠的砸在了一侧的墙壁上,接着烂泥一般的滑落墙角就是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呕吐。

    “尼玛,居然敢动手,给我上,打死这个混蛋。”大汉感觉自己隔夜饭差点儿没被踹出来,怒气冲冲的道。

    一群人只是短暂的一愣神,接着一个个哇哇大叫的冲了上来,不过紧接着又无比凄惨的飞了回去。

    一时间,一群人倒在一片,惨叫响彻整个羁押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