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这是她欠他的
    ,!

    派出所外,木槿焦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看着身边的连城再次放下手机,一脸惶急的道:“怎么样,怎么说的?”

    连城摇摇头,美目中也闪过一丝森冷:“姓刘的电话关机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木槿脸色煞白,要是苏灿在里面有个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

    “哼,我就不信,他们还能一手遮天,屈打成招!”连城也失去了往日的优雅,一脸愤怒的道。

    而就在她准备继续打电话的当口,几辆军车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视线中,接着从身边呼啸而过,马达轰鸣着冲入公安局大院,车还未停稳,就看着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冲下车来。

    而领头的军用吉普上,跳下来一个皮衣皮裤,表情冷酷的女人,只是一挥手,一群列队的士兵就那样野蛮的冲入公安局大楼……

    西山私家豪宅,

    这里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法国进口的果岭草草坪上,一张洁白的摇摇椅对着温暖而不炽热的阳光,一个宛若精灵般的女子正在舒适的假寐,远处潺潺流水宛若大自然的音乐,在心田流淌……

    一身白领制服的岳茹小心翼翼的走来,恭敬的站在摇椅旁,声音轻柔的道:“小姐,他出事了。”

    女人微微的睁开那好似会说话的双眸,没有说话,只是看一眼岳茹,那慵懒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宋家出的手,人被带到了徐湾分局,宋家二少现在也在那里。”岳茹声音恭敬的道。

    “保他出来。”女人轻描淡写的道,她不需要知道过程,只需要知道结果。

    “这……不在我们的计划之内,而且这次我们在明珠,跟宋家有项目洽谈……”岳茹小心的提醒道。

    她负责整个秘书组的运转,这个被外界称为东电智脑的秘书组,需要做的就是给出每次事件最恰当的解决方法,而这件事情,显然会影响到东电在明珠的扩张,与东电利益相违。

    “保他出来。”苏山眉头微皱,语气加重了几分。

    “是。”岳茹虽然有些质疑,但还是恭敬的点头,而后退下……

    看着岳茹离开,女人继续慵懒的倒在摇椅上,一双漂亮的眼睛喂眯着打量着明珠难得一见的湛蓝天空。

    这是她欠他的……

    ……

    “现在,看还有谁能救你!”审讯室,看着刘永关机,宋安转头怨毒的盯着苏灿。

    “安少放心,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老刘也不给面子。”刘永一脸仗义的保证道,接着对着郑秋使眼色,“小郑,审犯人你是行家,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刘局放心。”郑秋陪笑着道,接着狞笑着扬起警棍,劈头盖脸的就向着苏灿砸落下来。

    苏灿表情也是一楞,这一棍如果落实,一般人恐怕不死也要骨断筋折了,这群混蛋真敢动手!

    苏灿准备挣脱审讯椅,不过就在这时,紧闭的审讯室大门突兀的被打开,让郑秋动作也是一滞,就见一个女警员紧张的挤了进来,神色慌张:“刘局,有……有你的电话。”

    “哟喝,挺有能耐,电话都打到我秘书手里了。”刘永一脸讥笑,“谁的电话,说出来吓唬吓唬我!不过今天,谁的电话都不好使。”

    “是……是市委陈书记的电话……”女秘小心翼翼的道。

    “就是国家主席也不……”正满脸傲然的刘永表情一僵,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呆愣愣的扭头看着秘书,“哪……哪个陈书记?”

    “明珠市委书记,陈天民……”女秘小心翼翼的一扬手里的手机,“现在电话还挂着,您看……”

    女秘话还没说完,手机已经被刘永夺走,接着就看着刘永满脸谄媚的对着手机的表情,不过一张脸就一点一点的白了下来,直到挂了电话,一张肥脸已经煞白一片。

    刘永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灿,不是说这小子只是一个小保安么,怎么请动明珠的一把手,陈书记亲自电话过来要放人!

    是要求自己放人,而不是说情!

    刘永表情阴郁的支走了女秘,看着审讯室大门继续紧闭,刘永才看向苏灿,注意到一旁的郑秋还举着警棍,脸色也是一变:“哎哟,小郑,你给我住手,你是怎么办事的,抓错人了都不知道?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突然的变脸,让郑秋也是目瞪口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放人!”刘永一脸腻歪的道,想到先前夸下的大话,这脸还真被打的啪啪响。

    “放人?刘永,你答应过我哥的,这混蛋不能放!”一旁准备看好戏的宋安气急败坏起来。

    “安少,那个……刚才是陈书记的电话……”

    “你不是说了,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给!”

    “……”

    刘永就想给自己一嘴巴子,再让你最贱,天王老子面子可以不给,人家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这位明珠的一把手的面子不能不给,只要人家一句话,就能把自己撸下马!

    “对不起,安少,回头我会跟大少解释。”刘永咬咬牙,扭头不去看苏灿那戏虐的眼神,“小郑,还不给这位小兄弟松铐!”

    “怎么?又不抓了?”看着郑秋心不甘情不愿的给自己松铐,苏灿一脸嘲讽的道。

    “错了,是小郑抓错人了!”刘永满脸陪笑着道,“小兄弟放心,回头我一定狠狠的惩罚这种警察队伍里的败类!”

    “……”

    郑秋表情一僵,我曰你刘永的仙人板板,出事儿就让老子当替死鬼,老子又不是临时工……

    不过他脸上不敢有丝毫的不满,脸上却是陪着僵硬的笑:“对对对,是我抓错了人,是我有眼无珠。”

    苏灿看着三人的嘴脸,也是忍不住乐了:“这么说,这事儿就算完了?”

    “对对对,您完全没有事儿了,您现在就可以离开……”

    “如果我说……”苏灿翻出一部手机,脸上泛起一丝邪魅的笑,“刚才,你们说的话,都被我录音下来了,你还会放我走么?”

    “……”

    “您放心,国产机,电力充足,音质倍儿响,绝对不会没电关机!”苏灿一脸讥讽的按下回放键,先前审讯室的对话,清晰的传入三人的耳中。

    刘永慌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把手机留下,你人走!”

    “我要不留呢?”

    “你别逼我!”刘永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来,他知道,如果先前的对话被传出去,他们三个人牢底坐穿都是轻的,而不给陈天民面子,顶多穿小鞋!

    “怎么,又不准备放我走了?”苏灿戏虐的道。

    刘永目光阴冷,接着狰狞可怖的看向一旁的郑秋:“如果我向陈书记解释,杀人要犯居然想袭警逃窜,民警受伤之下被迫当场将凶犯击毙,陈书记应该不会怪罪我。”

    “刘局英明。”郑秋会意,而后狞笑的看死人一般的看着苏灿,摸出了腰间的手枪:“看看是你动作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砰!”

    刺耳的枪声响起,郑秋无比快意的笑,好似已经看到了苏灿血溅当场的惨相,然而想象中的景象没有出现,只见对方只是一个跨步,身子已经诡异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郑秋表情一凝,慌张的就想要再扣下扳机,却听着咔嚓一声脆响,原本握枪的手臂已经诡异的弯折,甚至森森白骨从手臂钻出,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才透过神经元后知后觉的传入脑中……

    郑秋想要惨叫,而一只大脚却狠狠的落在胸膛上,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撞上疾驶卡车一般,鲜红的血液从口鼻喷出,整个身子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倒飞而去。

    “轰!”

    一声沉闷的轰鸣,整个审讯室都好似一颤,郑秋整个身子狠狠的砸在紧闭的审讯室大门上,精铁的大门诡异的凹陷,让他整个身子都扭曲的卡在铁门上。

    刘永和宋安面目呆滞中,苏灿一脸嘲讽的讥笑:“看来还是我快!”

    “你!居然敢袭警!”刘永突然一个激灵,注意到苏灿危险的目光,刘永色厉内荏的道,“你别乱来,我可是这里的局长……”

    “啪!”苏灿狠狠一巴掌扇在对方的脸上。

    “你!你居然敢打我……”

    “啪啪……”

    “你不要自误……”

    “啪啪啪!”

    “小……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这次是我们的错,不过都是小郑出的注意,跟我无关,我是被蒙蔽的。”

    “啪啪啪啪!”

    苏灿只是一巴掌接一巴掌的落在对方的肥脸上,表情冷漠,老子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给老子耍流氓,老子给你耍流氓,你现在给老子讲道理?

    最后,苏灿甚至懒的动手去扇对方那张堆满脂肪的老脸,抬脚揣在对方如同怀了双胞胎似的肥大肚皮上。

    刘永惨叫着弓起身子,而苏灿一个膝顶,膝盖已经狠狠的落在对方的下巴上……

    “呜……”

    巨力之下,碎牙夹杂着血水飞溅,刘永肥胖的身子又诡异的扬起,狠狠的砸在身后的墙壁上,接着滑落墙角,臃肿的身子在地上如同蠕虫一般扭动,凄厉的惨叫好似不是人声……

    “现在轮到你了!”苏灿没有再理会惨叫的刘永,转头看向今天的始作俑者。

    宋安早已没有了先前的趾高气扬,刘永和郑秋的凄惨下场,让他真的怕了,注意到对方投来的森冷目光,惊惧的转身就冲向审讯室的大门:

    “杀人啦,救命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