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龙隐
    ,!

    “砰!”

    原本撒丫子的宋安硬生生的止住了脚步,看着脚跟前深不见底的单孔似乎还在冒烟,宋安一双眼睛惊惧的瞪大,津津冷汗顺着发髻流下……

    “怎么打偏了,真可惜。”苏灿似笑非笑的把玩着郑秋的配枪,“你说下一枪打哪儿好呢?”

    “你……你别乱来。”宋安惊恐的向后挪动身子,“你……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如果你……你敢伤我,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在威胁我?”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

    “不不不,有话好好说,我……我认栽。”看着那黝烟的枪口,宋安快哭了,“我们宋家有很多钱,你放过我,我让我哥给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你说你的命值多少价!”

    “一……一百万!”

    “砰!”

    宋安呆愣愣的看着右腿一个血洞正在咕咕冒血,一张淤青未散的脸上瞬间煞白,这……这家伙真敢开枪……

    “不够!”

    “两百万……”宋安感觉浑身的力气都似被抽空了一般,看着对方再一次举起枪,宋安浑身都是一个哆嗦,“三……不,四百万……”

    “砰!”

    又是一声枪响,左腿钻心的剧痛传来,宋安整个身子再也支撑不住的瘫倒在了地上,看着鲜红的血如同水龙头似的往外冒,宋安甚至连惨嚎的力气都似被抽离了一般,一张嘴如同脱水的鱼儿一般死命的开合着:“你要多少钱,随便你开,你想要多少都可以,求求你,别开枪……”

    “哎呀,又偏了,准备打中腿来着。”苏灿一脸喃喃自语道。

    “……”

    宋安怕了,眼神慌张求助的瞄向不远处的刘永和卡在铁门上的郑秋,却不知何时开始,两人都两耳不闻窗外事,很敬业的装起死来……

    宋安暗恨,眼瞅着对方黝烟的枪口在自己身上到处乱晃,宋安真的绝望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放过我……”

    宋安痛哭流涕,然而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审讯室大门轰然爆开,狠狠的连带着门上的郑秋砸在地上,原本装死的郑秋一个白眼,这次直接真晕死过去。

    瘫在地上的宋安错愕的瞪大眼睛,就瞅见门口一群全副武装的刑警围拢着门口。

    那一刻,他简直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死命的向着门口爬去,抱着领头的男子就痛哭起来,而且还老老实实的交代今晚的所作所为,并强烈要求警察立刻马上把他抓起来,申请大量武警保护。

    门口几个刑警面面相视,这得发生了什么事儿,才能把这娃吓成这样?

    苏灿没有理会在那絮絮叨叨的宋安,更没有理会那几杆瞄准自己的黝烟枪口,从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的一双眼睛只是沉默的盯着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

    “张国胜,快,快开枪,这家伙是一个杀人犯。”原本在角落安心装死的刘永又活了过来,跳着脚满目狰狞的咆哮,“混蛋,你死定了,你这下死定了!”

    “砰!”

    苏灿头也不回,随手一枪,歇斯底里的咆哮戛然而止,刘永簌簌而抖的摸着血淋淋的耳朵,一双绿豆眼瞪大的滚圆……

    “哎呀,又打偏了!”

    “疯子,你***疯子!”刘永整个身子都吓瘫在了地上,裆部一滩黄色液体溢开,一股恶臭弥漫……

    “不准动。”

    “放下枪。”

    门口的几个刑警回过神来,紧张的将枪瞄准了苏灿……

    “怎么,张大局长,这是准备要对我下手?”苏灿没有理会几个小刑警,一双眼睛淡漠的盯着宋安抱大腿的男子。

    “苏灿,别……别乱来,张局是来救你的。”张国胜一旁,焦小娇焦急的道,她也没有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所有人,收枪。”张国胜从错愕中回过神来,眼底带着一丝惊喜。

    “怎么,张大局长不想试试看能不能留下我?”苏灿一脸讥讽的道。

    看着苏灿讥讽的表情,张国胜欲言又止,接着黯然的叹一口气:“你……你走吧……”

    “什么,***张国胜,你居然要放走他!”刘永甚至忘记了危险,暴跳起来,“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给我开枪,给我杀了这个混蛋,出了事儿,我负责!”

    他堂堂一局之长,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而且最要命的是那个该死的录音还在对方的手里,那段录音如果传出去,他就全完了。

    苏灿眼神一冷,就准备再给这家伙补上一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一阵整齐而有力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一个清冷的声音飘来:“卸掉所有人配枪,若有反抗,我授予你们开枪的权利。”

    “咔嚓!咔嚓!”

    清脆的子弹上膛声,在走廊里回荡,接着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士兵如同恶狼冲入羊群一般,几个刑警还没有回过神来,就被野蛮的卸下了手中的武器,人被死狗一般的摁倒在地上,冰冷的制式机枪已经冷冷的抵在他们的脑门!

    这突如其来一幕让审讯室所有人都傻眼了,而人群散开,苏灿才看到一身皮衣皮裤,一脸酷酷表情的女人穿过人群,走进审讯室来……

    苏灿眼睛一亮,立马屁颠屁颠迎向皮裤小妞,路过宋安身边的时候,还很‘不小心’的一脚丫子踩在了对方的胯间,于是,宋安整个身子虾米一般的弓起,惨叫好似不是人声……

    “让你亲自来一趟,多不好意思。”苏灿一脸羞涩的道,一双眼睛却是贪婪的猫着眼前皮衣皮裤小妞。

    依旧如此火爆的身材,在苏灿认识的女人中,这冷酷小妞是唯一一个将皮衣皮裤穿的如此有味道的女人,要是手里再握着小皮鞭,啧啧……

    “哼。”蔓玥眼皮一翻,手里又多了一把铮亮的小刀,如同精灵般在指尖跳跃,“再敢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挖了你的狗眼。”

    苏灿一缩脖子,好吧,这位女王不爱皮鞭,爱小刀……

    “没死就跟我走吧。”蔓玥酷酷的道,扭头看一眼被控制在门口的张国胜,手里亮出了一个牌子,“人我带走。”

    没有询问,只是直接的要求。

    看着女人亮出的牌子,那是一个银白色的盾牌状标牌,上面镂刻着绚丽的花纹,在盾牌的中央,一条五爪金龙好似隐匿云中,偶现鳞爪……

    张国胜表情一凝,似想起了什么,接着恭敬的立正敬礼:“是,首长。”

    蔓玥手一翻,在苏灿好奇的目光中,那个牌子又不知道消失在了什么地方,而眼前小妞酷酷的转身就走,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房间里惨不忍睹的三人一眼,“收队!”

    苏灿赶紧很狗腿的跟上,离开前还不忘对着墙角傻了似的刘永阴笑的晃晃手里的手机,那一瞬间,原本呆滞的刘永面如死灰。

    一群来得突然,撤的也丝毫不拖泥带水,直到那群凶狠如恶狼一般的士兵离开,几个刑警才回过神来……

    “张局,怎么就这样算了?那群家伙是什么人啊,也太野蛮了!”

    看着空旷的走廊,张国胜轻声的呢喃着道:“龙隐……”

    “龙隐是什么东西?”一旁,焦小娇狐疑的看着张国胜道。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张国胜回过神来,不过眼底又闪过一丝黯然……

    五年了,他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