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有本事你打我呀
    ,!

    当狗就要有随时替主人扑上去咬人的觉悟。

    吴德作为一个不上不下的富二代,在亿万富豪多如狗的明珠,能够有资格跟在龙少的身边,那是他骄傲的资本。

    就算是那些身家比自己多的多,或者老子的身家比自己老子多的公子哥,见了自己,不也得叫一声德子哥?

    别人为什么给自己面子?

    吴德很清楚,那是因为自己是龙图龙少的人。

    而此刻,龙少看上的女人,居然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那么就该是自己上前咬人表忠心的时候了。

    最让他毫无压力的是,那个男人他不认识,他德子哥没见过的,那就是无名之辈,不踩白不踩。

    吴德阴沉着脸来到苏灿的面前,阴冷的道:“小子,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位置,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马上滚蛋;第二,被我揍一顿,然后再滚蛋。”

    “你是哪位?”苏灿正看着侍者端上来的一大青花瓷盆虎鞭羹流口水,猛不丁的多了这么一个倒胃口的家伙,很是郁闷的道。

    “吴德。”吴德一挺胸膛,一脸傲然的道,自己这个名字,在明珠三千万人中,或许没几个人知道,但是知道的,谁见了自己不得叫一声德子哥?

    “没听过。”苏灿一个白眼,接着就迫不及待的拿着汤勺往自己碗里盛,没办法,家里母老虎还强悍,自己不好好补补,指不定被吸成人干。

    这女人,三十岁以前,每月来大姨妈,那是老天给女人放假的日子,三十岁以后,每个月来大姨妈,那是给男人放假的日子,等绝经了,那是老天给两人都放假的日子。

    原本自得的吴德看向苏灿的眼神变得恶毒起来:“小子,给你脸的时候最好好好珍惜,别等不给你脸的时候,自己徒后悔!”

    “大家都是来吃饭的,和和气气不好么,非要来找茬?”苏灿终于从碗里的虎鞭羹上收回视线,有意无意的瞟一眼不远处的那群人,“你说你傻逼一样的跑上来激怒我,万一把你打破相了,回家你老娘认不出你来,怎么办?”

    “这么说,你是不准备给我面子了!”吴德眼睛一眯,接着一扬手就恶狠狠的向着眼前这混蛋的后脑勺扇去,嘴角也是勾起一抹阴笑,这一巴掌扇下去,足以将眼前这张讨厌的脸扣到桌子上那滚烫的汤盆里,好好给这混蛋洗洗脸!

    不过他的巴掌刚刚扬起在半空,就听着啪的一声脆响,不过声音不是苏灿发出的,而是吴德脸上传来的。

    吴德甚至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感觉脸颊上一股巨力传来,整个人都不受控制踉跄后退,耳朵更是传来一阵阵嗡鸣……

    “你***敢打我!”吴德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接着一张脸涨红的好似能够挤出血来,气急败坏的一把摸出一把枪,对着苏灿,“你***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呃……你可以尽情的侮辱我,但是你不能伤害我。”苏灿赶紧双手举起,唉,吃顿饭都来这么一堆破事。

    看着眼前这个家伙服软,吴德一脸狰狞,上前一步,枪口抵着眼前这家伙的脑门:“你不是很牛逼,继续牛啊,敢打老子,有种现在继续打老子试试看!”

    “你打啊,怎么不打了!有本事你继续打我啊!”

    苏灿一脸苦笑的看着桌子对面,双手托腮,正一副看好戏姿态的连城道:“听过这么贱的要求么?”

    “没有。”连城笑眯眯的摇摇头。

    “好吧,既然你这么要求……”苏灿转头看向面目狰狞的吴德,接着一扬手,恶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吴德的脸上,“我就满足你。”

    “……”吴德被打蒙了,你麻辣隔壁的,没看到老子手里拿着的枪吗,你***还敢打?

    “唉,没办法,我这人最喜欢的就是助人为乐。”苏灿用餐巾擦擦手,对着连城道。

    “卧槽尼玛。”

    “没想到你口味如此奇特,不过找到我妈,记得告我一声,我也想知道我妈是谁!”苏灿笑眯眯的道。

    吴德怒了,一枪抵在眼前这个混蛋的脑门:“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苏灿歪着脑袋,看着吴德,表情一点点严肃下来:“不信。”

    “……”

    “因为你保险栓没开。”

    “……”吴德郁闷的要吐血,一把打开了保险栓,面目狰狞的看着苏灿,“现在呢!”

    苏灿摇头一叹,接着就在吴德视线中,伸手一点点的捏住枪管,抵在自己脑门:“开吧!”

    “……”吴德表情僵硬了,枪就抵在对方的眉心,只要自己扣下扳机,对方的脑袋就会像烂掉的西瓜一样炸裂开来,可是……

    他真的没那个胆,他有花不完的钱,有玩不完的女人,他还有大好的未来,他可以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明珠,但是却不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动枪,不然,就算是龙图龙大少爷救不了自己。

    而且,他也不会救自己,他很清楚自己的位置,那就是龙家的一条狗。

    “怎么?不敢?”苏灿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接着手轻轻一拂,吴德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原本对着苏灿的枪口已经翻转过来,对准了自己!

    “你说,信不信我敢开枪?”苏灿满是玩味儿的盯着吴德。

    津津细汗顺着额头滑落,糊住了眼睛,吴德两条腿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一双眼睛努力的瞪大,看着眼前这个在自己眼中如同蝼蚁一样的男人,声音颤巍巍的道:“不……不信!”

    “砰!”

    刺耳的枪声让整个餐厅都是一滞,吴德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大腿,暗红色的血液如同自来水龙头一般,咕咕往外冒,吴德两只手想要堵,却怎么也堵不住……

    “现在信了?”

    疯子,这***就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吴德上下牙齿咯咯打颤,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看着对方脸上那丝魔鬼般的笑,突然有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这种感觉他曾经在龙少身上也感受到过!

    “我最讨厌别用用枪指着我。”苏灿一字一顿的道,一双眼睛隔着虚空看着不远处那群被吓傻的公子哥拥护着的那个男子,接着举起手枪……

    那一瞬间,龙图眼神阴冷的眯起,而那群被眼前一幕吓傻了的公子哥,有的紧张的护在龙图的身前表忠心的,也有偷偷往后挪脚步的,更有那些一边挪,一边紧张的指着苏灿怒骂的,一时间众彩纷呈。

    也是,一个有身份的公子哥,身边总要养几条狗,有咬人的獒犬,自然也要有狗仗人势的哈巴犬之类,平日里没事儿就出来溜溜,炫耀一下身份!

    看着眼前众生姿态,苏灿一脸嘲讽,接着一甩手,就在所有人错愕的眼神中,那把枪像是被肢解了一般,眨眼间居然化作一个个零件,掉落在地上……

    玩枪,自己才是祖宗!

    当然,打手枪,自己就不行了,那群**丝宅男才是祖宗,听说每到华夏国家假日,超市卫生纸就供不应求,而且经常断货,也不知道是谁买去干嘛了……

    本書于看書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