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龙图(下)
    ,!

    这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周围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而听着破空声传来,老头眼底闪过一丝锐芒,身子只是微微一侧,躲开致命的后心位置,手中的竹杖去势不减,依旧稳稳的向着苏灿胸口扎落。

    这一切都电光火石之间发生,那一瞬间,整个餐厅死一般的沉静!

    轰!

    一阵沉闷的爆裂声中,苏灿身上原本宽松的t恤涨裂,t恤下,一块块肌肉如同充气般坟起,一股无形的声波散开,偌大的餐厅,好似被一股看不见的域场笼罩,餐桌上,无数的碗碟刀叉簌簌而抖,头顶点缀着璀璨珠光的吊灯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隔空摄物?”

    老头的动作终是一顿,眼底闪过一丝骇然,眼前这家伙才多大,居然得入化神境?

    自己如此年纪都不得入门,眼前这个家伙凭什么得入化神!

    好吧,这小子又给了自己一个杀他的理由!

    老头手中的竹杖只是一顿,接着更加凌厉的点去……

    他最喜欢做的就是扼杀奇迹!

    身后,破空声愈发的近了,不过这次他没有躲,听声辩位,不过就是拼着一条手臂受伤而已。

    “轰!”

    又是一声闷响,苏灿感觉自己的脑袋好似要炸裂开来一般,脑海深处,那副好似血液凝聚的第二幅图纹,随着第一幅图纹的疯狂旋转,终是青涩的流转起来……

    那一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暴虐从苏灿身上散发开来,一双冰冷的好似来自九幽深渊的眼睛盯着对方点来的竹杖,恍惚间,那原本凌厉急速的竹杖,却好似被放慢了无数倍的慢镜头一般,他甚至能够看清一节一节的竹节流转着妖艳的绿芒……

    这是怎么回事?

    苏灿一脸错愕,而眼看着那锋利如刀的杖尖就要刺破自己的皮肤,他想要躲开,不过这时,突兀的,一道清流在眼底凝聚旋转,接着似有锋芒射出,那种感觉很奇妙,好似自己的眼神在那一刻好似化作了能够斩断万物的利刃一般。

    不过随之而来的一幕,却让苏灿惊骇的瞪大了眼睛,只见那坚硬如铁的竹杖居然从中而断,切口光滑如镜……

    “噗!”

    匕首入肉的声音中,竹杖狠狠的扎入对方的心口大半,让老头脸上也是一喜,不过紧接着骇然的瞪大眼睛,只见斗大的一拳狠狠的砸在自己干瘪的胸口上。

    一声闷响,老头的身子如同狂风中的枯叶败絮,踉跄的倒飞。

    半空中,他愕然的看着手中仅剩的半截竹杖,还有对方脚跟前跌落的杖尖,自己坚如精钢的青竹杖怎么会突然的断了!

    嘴角一口鲜血溢出,让他暴怒,这个小小的蝼蚁,居然敢伤了自己!

    他一双眼睛凶狠的盯着苏灿,人在半空,屈指一弹,手中半截竹杖依旧凌厉的冲向眼前这个小子……

    看着跌落地面的半截竹杖,苏灿此刻也是面目呆滞,刚才发生了什么?

    入目而断?眼神化刃?

    耳边,一声惊呼传来,苏灿缓缓的抬头,入目处,是那半截竹杖锋利冲来的影子,苏灿眼底一凝,画面再次如同放慢了千百倍的慢镜头一般,原本化作幻影的竹杖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接着,苏灿眼睛一缩,一丝丝清流在眼底汇聚,化作一个繁复的纹路流转……

    嗡!

    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激射而来的半截青竹杖,诡异的定在苏灿的眼前,接着如同被一道道无形的利刃击中一般,一点点的崩开,化作千丝万缕,诡异的四散开来。

    苏灿伸手一挥,身前一根根细如发丝的竹芒,倒飞而回,激射向依旧半空倒飞的老头……

    “入微?”

    老头老脸骇然,看着那细如牛毛的竹芒向着自己四肢百骸冲来,左手化掌,右手一引,一招太极如封似闭信手拈来,收拢眼前激射向自己要害的竹芒,却难以掌控冲向四肢的数根漏网之鱼……

    咄咄咄咄!

    几声清脆的声响,数跟竹芒狠狠的钉落在老头身后的墙壁上,入壁三分,纤细的竹芒微颤,似有血珠汇聚。

    落地的老头踉跄的后退,一张老脸瞬间煞白,骇然的看着自己手脚部位,一团团嫣红的血渍,透过汗衫,绽放开来……

    看着眼前这个强悍的老头终于无力攻击自己,苏灿松一口气,接着,那股子玄奇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散去,让他整个人都似泄气的皮球般,身子无力的一个踉跄,却落入一团惊人的柔软之中……

    “苏灿,你怎么样了,哪……哪里不舒服?”连城紧张的搀扶着苏灿,满脸慌张的道。

    “我没事。”苏灿艰难的从那团硕大的大馒头上收回视线,晃晃有些沉闷的脑袋,眼睛已经冷冰冰的看向不远处的龙图。

    “你不错,敢一而再的伤我的人。”龙图淡漠的看着苏灿道,面对自己的手下接连受伤,他依旧气定神闲的看着对方一步步来到自己面前,“怎么,你想对我动手?你考虑过后果吗?”

    苏灿咧嘴灿烂的一笑,接着一扬手……

    “啪!”

    一声清脆的掌声中,龙图阴沉的脸上多了一道巴掌印。

    “一!”

    “啪!”

    “二!”

    “你在数什么?”苏灿好奇的停下了巴掌。

    “我在数,你打了我多少下,我好加倍还回来。”龙图僵硬的脸上居然还能露出丝丝笑意来,好似那巴掌不是打在自己脸上。

    “哦,好吧,那你继续。”苏灿又是扬起手来,左一巴掌,右一巴掌……

    整个餐厅诡异的寂静,唯有清脆的巴掌声在回荡,终于,苏灿手累了,停下了动作。

    “打累了?”已经变成猪头的龙图舌头舔舔嘴角溢出的鲜血,“你是第一个让我流血的人。”

    “我只会让女人流血,别搞得我跟你有一腿似的。”苏灿一个白眼,让一旁的连城忍不住掩嘴娇笑。

    “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你想报复我?”苏灿看着眼前这家伙的嘴脸,忍不住傲然的一挺胸膛,“卧槽,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木晨是也!”

    “木晨?”龙图歪着脑袋,默默的念叨了两遍,“我记住了!”

    “欢迎随时报复。”苏灿笑眯眯的道,唉,可怜的木晨,谁让那家伙每次见了自己,叫姐夫叫的那么勉强来着……

    “啪啪啪,精彩,没想到我们的龙大少,居然被打成了猪头。”突兀的,清脆的鼓掌声,打破了餐厅的凝滞,一个妖娆的声音嗲嗲的响起,“咯咯咯,这能上头条了吧,恩,还不赶紧给龙大少拍下来?”

    听着声音,龙图脸色阴沉了下来,而苏灿落目处,只见远处又是一群公子哥儿拥着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向着自己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