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明珠三秀
    ,!

    “啧啧,看把这脸蛋给打的,这得贴多少创可贴?”不男不女捏着兰花指,一脸关心的看着龙图,“需不需要我帮忙,需要的话,就一句话的事儿嘛,怎么说咱们也同是明珠三秀吧?”

    “明珠三秀?”苏灿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个娘炮,“明珠的男人都死绝了么,三秀里面一个瘸子,一个人妖?第三个不会是聋子瞎子吧?”

    “放肆,你怎么跟宋大少说话的。”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当我们宋大少会像某些人那样废物吗,信不信一根手指就戳死你。”

    娘炮身边,几个公子哥面红耳赤,一副随时要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样子。

    苏灿连看一眼这些哈巴狗都欠奉:“怎么,如果管不好自家的狗,那么我不介意替你管教一番。”

    “闭嘴。”宋破军声音尖锐的道,接着看着苏灿,脸上荡着媚媚的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宋破军!”

    “宋破军?”苏灿歪着脑袋,接着一个白眼,“没听过。”

    “咯咯咯,以前没听过,那么现在应该听过了,我想你一定会记住这个名字。”宋破军咯咯直笑的苏灿浑身鸡皮疙瘩,“你说呢,苏灿先生?”

    “那可说不定,我这人只会记女人的名字,要不你先去曼谷变变性?”苏灿丝毫没有被人戳穿名字的尴尬,笑眯眯的道。

    一旁的龙图脸色就有些不好起来,木晨?去你麻辣隔壁的木晨,去你大爷的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货太贱了。

    而宋破军脸上的笑意终是微微一僵:“你看,我对你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别。”苏灿一脸紧张的道,“我对人妖没兴趣。”

    “……”

    宋破军真想破口大骂,尼玛的有完没完,你丫的属狗的吧,逮住一点儿就死命的咬着不放。

    宋破军终于将目光落向了苏灿身边的连城身上:“连城妹子,玩的好手段。”

    “谢谢姐姐夸奖。”连城一脸媚笑。

    “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吧。”宋破军脸上表情有些僵硬,语气生硬的道,“你一个小小的锦绣缘,玩不起。”

    “那就试试看咯。”连城咯咯直笑。

    “好,既然这样,咱们就试试看。”宋破军优雅的咧开一个恰到好处的笑,银牙贝齿,娇美如花,“苏灿先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宋破军说完,并不再停留,转身带着一群公子哥离去,看着这群人走进一间包厢,一旁的龙图也是表情阴郁,看一眼苏灿:“苏灿是吧,今天的仇,我会加倍奉还。”

    “我等着。”苏灿笑眯眯的道。

    “走。”龙图深深的看一眼连城,同样转身就走,至于受伤的三人,自然有手下人去处理。

    原先还显得拥挤的餐厅,随着两拨人的离开,一下子空落了下来,看着龙图一瘸一拐离开的背影,苏灿脸色一点点的冰冷了下来,这个家伙,就是一条疯狗,不过相比起先前那个毒蛇一般的娘炮,他更喜欢明枪明刀的疯狗。

    “呼呼,吓死老娘我了。”直到这一群人走的干干净净,连城才狠狠的松一口气,一只雪白如玉的纤纤素手,紧张的拍着鼓涨的胸脯。

    一对大白兔,随着动作,如同水波一般颤动着,让一旁的苏灿也是忍不住直咽口水,一双贼眼偷瞟了一眼又一眼……

    “好看么。”连城动作一滞,突然抬头,看着正贼眼乱瞟的苏灿,一双桃花眼溢水的道。

    “咳咳……”苏灿赶紧转移视线,“我什么都没看见。”

    “真的没看见?”连城笑了,笑的花枝乱颤,接着暧昧的靠了上来,“那……要不,等一下去我家,我让你看个够?”

    “这个……不好吧。”苏灿一脸难为情的道。

    “怎么?怕了?”连城挑逗的瞟一眼苏灿,“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不过……你现在这样子,恐怕我让你爬床,你也爬不上我那张两米宽的大床吧?”

    “要不……试试?”苏灿瞪大眼睛,这女人也太看不起人了,男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被女人说不行,今天晚上,非要让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下唱征服不可!

    连城咯咯直笑的愈发的欢了:“那……咱们现在就走,还是先吃东西?”

    苏灿扭头看着桌上满满的好东西,这可都是补充弹药的,苏灿狠狠的点点头:“当然先吃东西。”

    虎鞭羹,牛欢笑,羊腰子,海参……

    他要狠狠的吃,吃的不亦乐乎,今晚还准备大‘干’一场来着!

    胡吃海喝,风卷残云,其间换上了连城安排侍者买回来的t恤,苏灿才意犹未尽的带着连城起身准备离开,不过就在这时,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一道熟悉的身影没入一个包厢,正是先前那个宋破军等人的那个房间。

    “他怎么会到这里?”苏灿眉头皱起。

    “怎么了?”连城好奇的看着苏灿视线的方向道。

    “没什么,见到一个熟人而已。”苏灿眼睛微微一眯,淡淡的道……

    黄金水岸,

    明珠沿着黄浦江的一个高档别墅小区,听说里面随便一座别墅,都价值亿万,苏灿有没有想到这女人还是一个大富婆。

    坐着连城的那辆甲壳虫缓缓的停稳在小区门外,驾车的连城笑眯眯的看着副驾驶座的苏灿:“人家到家了。”

    “哦。”苏灿羞涩的点点头,终于还是要来了吗,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紧张呢,不过两米的大床,在上面打滚一定很爽吧?

    “你还不准备下车?”连城如同一个妖精,似笑非笑的道。

    “下车?”苏灿表情一僵,扭头看着身边的女人。

    “咯咯咯,小恩公不会真的想跟人家滚大床吧。”连城笑的前仰后合,乐不可支,“不过怎么办呢,人家大姨妈来了!”

    苏灿一张脸都烟了,太欺负老实人了,苏灿委屈巴巴的推门下车,吹着江风,他只感觉淡淡的忧伤……

    “要不……先去我家坐坐?”连城笑眯眯的倾过身子,对着车外的苏灿道。

    苏灿一喜,不过接着一脸言辞拒绝,自己可不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男人,恩,最起码也要请自己两次,自己再上车!

    “好吧,既然小恩公看不起奴家的小卧房,那么奴家就先回家了。”

    “……”苏灿咬牙切齿,你丫的就不能再客气一下下么,不知道男人也有自尊心的!

    看着那辆甲壳虫如同其主人一样嚣张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苏灿也是苦笑的耸耸肩,随手点燃一根烟,转身沿着江边漫无目的的走着。

    脑海中忍不住回忆着先前跟那个老头交手的一幕幕,那诡异的能力,还是让他如坠梦中,苏灿翻手间,不远处泡桐树上,一片树叶飘落,苏灿学着先前跟那个老头交手时的动作,眼神死死的盯着那片悬浮虚空的树叶……

    一秒,两秒……一分,两份……

    树叶依旧完整,没有像先前那根竹杖一般化作千丝万缕。

    这让苏灿大失所望,难道每次都要面临死亡威胁,那种诡异的能力才会出现?

    想到先前被那个老头拿着竹杖抽,体内那股子奇怪的‘气’好似要涨破身体,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掌控,那种感觉就像武侠中,被人灌输了几十个甲子内力的家伙,空有令人羡慕的内功,却没有武功心法……

    对,自己这九幅图,一定还缺少重要的东西。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而这时,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江边的寂静,也将苏灿从胡思乱想中拉回现实,看着来电显示,苏灿眼睛就是一亮,满脑子的胡思乱想直接抛之脑后,一张脸上满是讨好的笑:“老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