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棍棒伺候
    ,!

    “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手机中,传来不善的声音。

    什么日子?

    苏灿一愣,歪着脑袋想想,结婚纪念日?自己跟她还没结婚。

    难道是破瓜一周年?呸呸呸,自己貌似跟她认识才半年……

    “哼!”

    冷冷哼声跨过无线电波,传入苏灿的耳中,还透着浓浓的怨气,接着,耳边已经传来一阵手机忙音。

    苏灿赶紧回拨,第一次,挂断;第二次,依旧挂断,第三次……居然直接关机!

    好吧,这位姑奶奶真的生气了。

    苏灿赶紧往木槿住所赶去,而失去了力量的掌控,先前悬浮空中的树叶,终于缓缓的向着地面落去,而在触及地面的一瞬间,如同冰片砸落一般,炸裂成无数片,每一片切口锋利如刀……

    不过,这一切,苏灿都没有看到。

    当苏灿急匆匆的赶到木槿的住所,敲门,里面没人反应,苏灿只能苦笑着取钥匙自己开门,幸好,锁没被换掉。

    苏灿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房间里漆烟一片,随手打开房间的灯,就看到客厅里,木槿缩在偌大的沙发上,委屈的好似被人抛弃了的小女人一般。

    “你还来我家干什么。”木槿瞟一眼苏灿,眼睛红红的,脸颊似乎还有泪痕没有散去,而在女人身前的餐桌上,是满满一桌子的菜……

    “哟,这又是怎么了?让我猜猜,今天这是什么日子?”苏灿笑眯眯的往木槿身边凑,“难道是破瓜半周年纪念日?”

    “……”

    “好吧,貌似不是,那一定是大姨妈结束纪念日!”

    “你去死吧。”木槿委屈的抓起身边的抱枕就准备去砸嬉皮笑脸的苏灿,却看到苏灿手里捏着一条璀璨的项链,正是先前自己丢还给他的满天星!

    “哼,别以为拿条破项链,就能让我原谅你。”木槿手里的抱枕终究没有舍得砸下去,小嘴却是撅的老高,粉脸气呼呼的扭向一旁。

    “我知道嘛,今天一定是我漂亮的老婆大人的生日。”苏灿笑眯眯的挤在木槿的身边,碰碰撅着小嘴的女人,“刚才逗你玩的。”

    “哼。”木槿心里一喜,不过脸上依旧一脸我不原谅的表情。

    看着身边一副小女人姿态的木槿,苏灿心头却是浓浓的温馨,一个女人,能够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你面前,那是因为她真正的将心给了你,你还有什么资格摆脾气呢。

    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显摆自己男儿气概的,当然,床上的时候例外,你不让她‘疼’,指不定头上的帽子就要变色。

    所以,苏灿脸上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一只手已经轻轻的挽着女人盈盈一握的细腰:“嘿嘿,为了庆祝我的老婆大人生辰,咱们是不是该滚床单庆祝一下?”

    感觉到小腹那只不老实游走的手,木槿有心想要将其拍落,但是身体本能的渴望,却让她身子软软的倒在了苏灿的怀中,只是紧接着,木槿身子一僵,整个人脸色大变起来:“滚,你滚!”

    “又怎么了?”苏灿错愕的看着脸色大变的木槿,这女人今天是怎么了?说翻脸就翻脸?

    “你说,你下班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去跟那个女人鬼混了!”木槿委屈的眼睛又红了,“好啊,连衣服都换了,你今天上班根本不是穿这件衣服……”

    “呃……我回家换的……”

    “你家里有几件衣服,我还不知道。”木槿气恼的抓起抱枕,对着苏灿就是一阵乱砸。

    “我靠,女人,你别过分啊,再过分,我可翻脸了。”

    “翻脸?你还敢翻脸?我让你翻脸,让你翻……”木槿跳着脚,追着苏灿狂砸,“你身上的香奈儿chanel n5度,只有那个骚狐狸身上有。”

    “不翻了,我不翻了。”苏灿抱头鼠窜,这丫的属狗的吧,这都能闻出来,不过紧接着,苏灿就是一愣,想到那女人在自己身边腻着,先前还觉得有便宜可占,现在想想,那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好吧,这是个女人如妖的年代。

    “说,你……你是不是跟她……什么都干了!”

    “我冤枉。”苏灿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自己要是干了也就罢了,结果是被那个女人耍了一晚上,他现在都怀疑,自己被带到那个劳什子良家私房菜,都是那个女人有预谋的。

    “真的?”木槿看着苏灿无比凄厉的喊冤,倒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我发誓,我要说假话,人死灯灭!”苏灿理直气壮的道,自己今晚可是身正不怕影子斜,自己跟她连屁都没沾着!

    咔!

    客厅一烟,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

    苏灿目瞪口呆,接着凄厉的喊起来:“我特么……比窦娥还冤……”

    “你给我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木槿咬牙切齿,语气森森。

    好吧,自己不拿出点儿男儿气概,不拿‘棍棒’伺候一下这女人,这女人就不知道谁才是这家里的老大!

    苏灿恶向胆边生,一把抱起正抓着抱枕对着自己暴打的女人,气哼哼的向着卧房走去……

    半个小时后,骤雨初歇,凌乱的大床上,木槿如同一只吃饱的小猫咪一般,蜷缩在苏灿的怀中,早已没有了先前的蛮狠霸道,一只纤细的手还在苏灿胸前那一道道伤疤上游走:“一定很疼吧!”

    “已经不疼了。”苏灿点燃一根烟,一阵吞云吐雾,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不过,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体力劳动,苏灿还真有点儿饿了。

    苏灿从一旁的床头柜摸出一根蜡烛,塞到木槿的手里,还没开口就听着木槿娇滴滴的声音响起:“讨厌,居然还要玩滴蜡,是不是少跟小皮鞭?”

    “……”苏灿一脸错愕,自己是要让她点蜡烛,吃晚餐好吧,这女人哪,纯洁的时候,你给她一根蜡烛,她能想到烛光晚餐,不纯洁的时候,你给她一根蜡烛,她居然想到小皮鞭!

    木槿一个翻身,再次骑上了苏灿身上,身子微微前倾,温柔的拥着苏灿的胸膛,温润的小嘴凑到苏灿耳边,吐气若兰:“我想要个孩子。”

    “……”

    苏灿动作一僵,接着脸上也是扬起一丝苦涩,自己身边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自己有资格要孩子么!

    他不想自己将来的孩子,像自己一样,成为一个没有爹娘的孩子,他也不确定自己将来的孩子会遇到老爹那样的好人……

    对未来,苏灿有着一种难言的恐慌。

    “好吧,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木槿咯咯直笑,不过声音中透着一股失落,“那……今晚12点前回去,应该没事儿吧?”

    苏灿怜惜的揽着木槿:“好,就12点再回。”

    “太好啦。”木槿大喜,“那现在离12点还有两个小时,抓紧时间,还能再来两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