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江边偶遇
    ,!

    苏灿爬着离开木槿家的的时候,某个欲求不满的女人还直勾勾的告诉自己:

    “明天继续给你过生日!”

    现在一听过生日,苏灿就两腿打颤,不过听着女人的提醒,他才想起来,确实,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不过与其说是生日,不如说是再生之日,二十五年前的明天,就是老爹将自己捡了回去。

    行走在明珠的街头,苏灿嘴角疲懒的叼着一根烟,从胸前摸出了一块玉佩,玉佩只有半块,断口的位置因为经年累月的摩擦,而显得圆润光洁,在玉佩一角,镂刻着一个小小的苏字,一根红色的毛线系着半块玉佩,因为时间久远的原因,毛线已经成为了暗红色,上面更是打着十几个结扣……

    老爹告诉自己,当年捡到自己的时候,襁褓中就带着这半块玉佩,上面的苏很可能就是自己父母的姓,老爹想让自己一辈子快快乐乐,所以给自己取名灿!

    甚至在很多时候,周围的邻居因为自己叫苏灿,而称呼老爹为苏老头,那时候,老爹只是乐呵呵的笑……

    自古只有儿子跟老爹姓,而自己家却是老爹跟着儿子姓。

    苏灿莫名的有些惆怅,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中,直接倒在沙发里,甚至连身子都懒的挪动一下。

    “在外边玩的还开心吧?”一个冷飕飕的声音响起。

    “开心个屁。”苏灿抬头瞟一眼穿着海绵宝宝睡裙的钱秧秧,没好气的道。

    “从六点下班,到现在十二点,六个小时……”钱秧秧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沙发里的苏灿,“难道都在洗头房鬼混?”

    “咦,你简直太聪明了,这都猜到了。”苏灿立马恢复了一脸神情激扬起来,“主要是那方面需求比较猛,这点你应该‘身’有体会嘛。”

    “你!”钱秧秧气的咬牙切齿,“下班时间不按时回家,信不信我扣你工资!”

    “喂,八婆,来劲儿了是吧!你也说了,下班时间,下班之后,我干什么,好像是我的自由吧?而且,别忘了,下班之后,我是房东,你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房客!”苏灿一个白眼,接着不理会站在跟前对着自己横眉竖目的钱秧秧,“别挡道,我要去洗澡。”

    “你……你给我等着。”看着这混蛋哼着小曲儿,优哉游哉的钻进卫生间,钱秧秧气的直跺脚,亏自己今天还打那么多求救电话,这混蛋就该在牢里把牢底坐穿,免得让自己这么生气。

    不过,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他回不回来跟自己有什么干系!

    “在左腿的右边,右腿的左边,有一个可爱的小精灵,他活泼又坚硬,他勤劳有钻劲,他自由自在游走在那茂密的大森林,他进进出出快乐多欢喜,啊~~~~可爱的小精灵;哦~~~~无畏的小精灵……”

    “……”

    听着洗手间传出来的鬼哭狼嚎声,钱秧秧瞪大眼睛,接着俏脸绯红,暗恨的跺跺脚,飞也似的逃回自己的房间!

    这个臭流氓,自己一定要扣光他工资……

    早上,

    苏灿吃一包康帅傅的方便面,喝一瓶娃娃哈的营养块线,上班的路上,整个人都感觉萌萌哒。

    不过来到办公室,苏灿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

    “居然又迟到,扣你工资,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

    “给我擦地,用毛巾擦,我不想看到一丁点污垢。”

    “……”

    “给我把盆景上的灰尘都擦干净,恩……每一片叶子都要擦……”

    “……”

    看着对着电脑,明显在不务正业玩游戏的死八婆,

    苏灿暗自咒骂,这女人难道大姨妈来了?还是大姨妈没准时来?

    女人嘛,大姨妈来了,烦躁!大姨妈没准时来,更烦躁!

    正在苏灿心不甘情不愿的擦树叶的空档,木槿发来一条短信,居然让自己去她办公室,给自己过生日!

    苏灿就感觉自己三条腿一软,差点儿没倒在地上,接着立马任劳任怨的开始擦树叶,相比起那种体力活,眼前这点儿活计简直小意思,顺便抽空还能登录游戏账号,杀杀那个小八婆,看着对方那张烟脸,苏灿心情莫名的好了很多……

    明珠的四月,已经开始进入了梅雨季节,淅淅沥沥的雨水让人平添了一丝愁绪,中午下班之后,苏灿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去公司的餐厅蹭免费午餐,而是一个人离开了公司。

    佳人服饰,离明珠外滩并不远,穿过几条繁华的街道,明珠外滩已然在目,因为是雨天,外滩寥寥无几的几个游人。

    苏灿默默的数着江边的连着铁链的石墩,一个,两个……当默默数到第二十五个的时候,苏灿停住了脚步。

    从苏灿有记忆开始,外滩已经经历了六七次的大修小改,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江边的石墩却被保留了下来,而这第二十五个石墩,正是当年老爹捡到自己的位置。

    正是二十五年前的今天,老爹在这里捡到了自己。

    苏灿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或许,他心里想要找到当年的答案,为什么,那对男女将自己生下来,却又将自己丢弃!

    苏灿淡漠的站在雨中,一双眼睛看着烟云笼罩的江面,看着远处隐没江雾之中的东方明珠,环球金融中心等地标建筑。

    华夏的发展,从眼前体现的淋漓尽致,二十年前,江的对面还是明珠最荒芜的地方,听说晚上野狼出没,而现在这里已经成为了明珠的明信片,当然,依旧群狼出没,不过狼换了物种,名字叫色狼!

    ……

    深色西装,墨镜,耳麦……

    标准保镖装束!

    一群人散落在偌大的外滩江边,在一群保镖的护拥中,苏山静静的走着,纤细的小手握着一柄花伞,如同江南水乡的女人,小家碧玉,静静的陪着身边的女人。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以花为貌,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

    这是一个让人看不清年纪的女人,有着成熟女人的气质,双眼带着一丝沧桑,却有着让少女嫉妒的容颜,站在苏山身边,两人更像是一对姐妹花。

    女人不说话,沿着江边,一步一步的走着,苏山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陪着她,她知道她这些年过的很苦,是心苦。

    不过这时,朦胧的前方,一个熟悉的背影,却让苏山脚步一顿,一张平静无波的俏脸上,也是带起了一丝讶然……

    苏山的异样,让身边的女人也是脚步一顿,顺着苏山的视线看去,整个身子却是一僵,脸上止不住扬起一丝激动。

    “他怎么在这里?”苏山轻声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