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女人的心
    ,!

    女人表情一愣:“丫头认识?”

    “恩。”苏山点点头,似想起了什么,清冷的脸上也是浮起一丝笑意,“一个有趣的家伙。”

    说着,苏山脚步轻盈的向着苏灿走去,让身边的女人脸上也是泛起一丝讶然,自己这个宝贝女儿,终于情窦要开了?在她印象中,自己这个女人可是高傲的不将任何男人放在眼里,收起了先前的那一丝心滞,女人脸上也是露出了好奇之色,很想看看是谁能让自己女儿动了凡心!

    一把花伞,遮住了漫天细密的雨丝,苏灿狐疑的扭头,就看到身边一张微微扬起,带着一丝淡淡笑意的俏脸:“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是我们的第四次见面了吧?”

    “错。”苏灿一脸严肃的道,不去理会四周远远围拢的那些西装墨镜大汉,“这是第六次了。”

    “我怎么不记得?”苏山一脸惊奇。

    “我梦里见了你两次。”苏灿一脸羞涩的道,还一副意犹未尽的咽口水的表情。

    苏山好奇的表情一僵,接着脸蛋上不可抑止的泛起一丝惊艳的粉红:“你就不怕我叫人把你丢到江里去。”

    “怕。”苏灿点点头,接着一脸贱贱的笑,“不过他们打不过我,说不定我会把他们都丢到江里,然后把你抢回家里当压寨夫人。”

    “……”

    面对眼前男子粗鲁的话语,良好的素质告诉她,她该生气,可是她却生不起气来,在她的记忆中,有谁敢这样对自己说话?

    那些燕京的公子哥,一个个恨不得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最优雅绅士的一面,好吸引自己的目光,哪像眼前这家伙,一张大嘴巴,满嘴粗鲁野蛮,不过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反而有丝丝开心。

    “你怎么在这里。”苏山适时的转移话题道。

    “咦,不是你昨晚托梦给我,约我在此相会?”苏灿一脸讶然的道。

    “你会不会说人话,再这样,我可走了。”苏山终于有了一丝恼怒的神情,不过配上那张容颜,却更让人心动。

    “好吧,我今天起床掐指那么一算,就知道你要来这里,所以提前在这里等你咯。”苏灿一脸没正形的道。

    “哼,你不是一个小保安么,怎么还会算命。”苏山没好气的道。

    “那你就不懂了,保安只是我的兼职,算命才是我的主业。”苏灿一脸的道高人的表情,“小姐,要不小生给你算一卦?”

    “恩……我看你印堂发烟,两颊苍白,双唇无色,定是有血光之灾。”

    “……”苏山表情一僵,而注意到对方挤眉弄眼的表情,终是明白过来,不由气恼的直跺脚,伸手就想狠狠的挠这个坏蛋。

    不过紧接着,自己的手就被一只大手抓住,这让苏山也是一惊,慌张的如同受惊的兔子,想要抽回手,却惊奇的发现一道舒服的暖流似乎顺着手臂融入自己的身体,一瞬间,苏山感觉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甚至连小腹的疼痛都消失了一般……

    “大姨妈来了,就别到处乱跑,忌生冷,这样的下雨天更不应该出来。”苏灿好似没有注意到四周那群保镖紧张的神情,淡淡的看一眼身边的女人道。

    “你不也一样。”苏山红着脸嘟囔着道。

    “我能一样么,我是男人。”苏灿理直气壮的道,男人跟女人那能一样吗,最起码女人比男人要多一个那啥,不过很奇怪,使用权却是归男人,以及各种瓜果……

    苏山歪着脑袋,看着对方:“没想到你还会看病?”

    “那当然,技多不压身嘛。”苏灿笑眯眯的道,“要不这位美丽的小姐,随便赏在下一点儿诊金?随便给个十几二十万,对于您而言,不过是毛毛雨吧?”

    苏山算是发现了,这货就是一个打蛇随棍上的家伙,那天锦绣缘一怒为红颜的家伙,好似跟眼前这位是两个人似的。

    “小山,也不给妈妈介绍一下这位?”一个雍容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却让苏山如同受惊的小兔,慌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如同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一张粉白的小脸一片绯红。

    苏灿诧异的转头,才注意到身后多了一个女人,即便是见惯了苏山的美貌,注意到身后女人的容貌,苏灿还是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眼前这个女人,就算是搜遍康熙大字典,找遍所有描绘女人的诗词,都难以形容出女人的容颜,而且那种由骨子里透出贵气,甚至比苏山更有过之。

    怪不得苏山如此漂亮,原来是遗传基因好的原因,只是……两人眉目间似乎不太相像,不过这也正常,华夏国自古有女儿像爸的古话,可见苏山的老子一定也是一个超级大帅哥。

    “不知道小兄弟在哪高就?”女人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男子,再看看身边红着脸的苏山,眼底满满都是笑意。

    注意到对方完全一副丈母娘看女婿,即便脸厚心烟的苏灿也是一脸尴尬:“我想夫人一定误会了,我跟苏小姐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女人一双深邃的眼睛看看眼前男子,再看看苏山,如果只是普通朋友,刚才拉着自己女儿手,恐怕现在早被自己女儿丢下江了吧!

    “妈,不是你想的那样。”苏山这二十几年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窘迫过,看着对方慌张的辩解,苏山脸上也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清冷,好似先前那个会脸红的女孩不是她一般,“他不过是一个小保安而已,女儿的眼光还没那么差。”

    “……”

    “而且人家可是有一个总裁老婆,外边还有不止一个的初恋情人!”

    苏灿已经开始抹汗了,自己貌似没有得罪这女人吧?刚才还好心度了一口气给对方。

    看着对方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再看看人家的老娘一张脸都烟了下来,自己要是再不走,指不定真要被人家老娘一声令下,直接丢到黄埔江里喂鱼了。

    “呵呵,那个……我上班时间到了,这就先告辞,咱们后会有期。”苏灿尴尬的咧咧嘴,接着撒丫子就走。

    直到苏灿离开,女人一双眼睛才看着苏山,看着苏山俏脸上的清冷,眼底闪过一丝柔意,轻轻的拉着苏山的手:“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对你将来的他也不高,他可以没钱,可以没权,可以长的不帅,咱们苏家都不在乎,只要你喜欢。”

    女人似有感而发,一双透着沧桑的双眸,打量着波涛的江面,一只手轻轻的抚着跟前那根石墩,指尖划过岁月留下的坑坑洼洼,眼睛却是湿润了,似乎有一股暖流画过脸颊,落入嘴角,暖暖的,咸咸的:

    “但是他不能花心,咱们女人的心很小很小,装不下那么多女人!”

    本書源自看書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