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有预谋的袭击
    ,!

    看着那群保安围着那辆倒扣着劳斯莱斯急的直打转,却对这个铁壳子束手无策,苏灿心头也是一紧,推门下车,就焦急的向着劳斯莱斯走去……

    “站住!”苏灿还没有靠近,就被外围紧张防护的保卫喝止,车队突然的变故,让他们每个人都神经紧绷,任何可疑人物都让他们不敢放松丝毫。

    “住手。”一个沉冷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个面色冷峻的男子,苏灿认识,正是护卫在苏山周围的那个保镖头子。

    “情况怎么样。”看着对方,苏灿心头也是一紧,难道车里真的是苏山!

    不再理会四周神色戒备的保卫,苏灿径直向着那辆倒扣在路面上的劳斯莱斯走去……

    顾志勇眉头微皱,终是没有拦住苏灿,身子紧随在苏灿的身边:“车门已经变形,因为车身使用的是军用特种钢,我们必须使用专用工具切割,可是现在路面堵塞,恐怕切割设备很难运进来……”

    苏灿走进才发现整个车体已经完全变形,而在车辆四周散落的居然是火箭弹碎片!

    这分明是一次有预谋的袭击,难道又是上次的那群人?顺着火箭弹轨迹看去,路边是林立的高楼,显然要找到袭击者很难,而且,像那种专业的袭击者,杀人不留形,一击便退,根本不会有丝毫的停留。

    看着几个保卫拿着铁棍无力的耗着已经扭曲变形的车门,门缝间似乎还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苏灿瞳孔一缩,身子已经快速的上前:“让开!”

    苏灿粗鲁的推开几个保镖,一把抓住凹陷的车门,一声沉喝,特种钢订制的车门,如同纸糊的一般,居然就那样硬生生被撕落下来。

    周围一群自诩高手的保镖们都呆愣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家伙是人么,那可是连火箭弹都没有轰开的特种防弹钢板?

    车门被随手丢向一旁,苏灿钻进车厢,却发现车内的女人并不是苏山,这让苏灿也是一愣,再细看却发现对方是苏山的那个母亲!

    此刻的她没有了那日外滩的优雅,整个身子无助的蜷缩在车厢底部,腹部似乎受了不轻的伤,汩汩血水顺着伤口流出一道刺红的痕迹,一点点的滴落地面……

    看着女人那张无助苍白的脸,不知道为什么,见惯了生死的苏灿心头居然有着一种难言的紧张,颤巍巍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触及鼻端,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苏灿狠狠的松一口气。

    还好,还有一口气。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叫车!”苏灿小心翼翼的从车厢抱出女人,看着四周傻愣愣的一群保镖,气不打一处来的怒吼。

    “车已经安排了,不过要过来……”顾志勇看着周围拥堵的车流,脸上也是铁青一片,如果苏夫人有意外,他简直万死莫辞!

    苏灿焦急,看着拥堵的路面,恐怕等他们联系的车过来,怀里的女人真要死翘翘了。

    苏灿小心翼翼的横抱着女人,不理会一旁没头苍蝇一般的一群保卫,径直向着最近的一个路口冲去:“帮我联系最近的医院,做好准备。”

    看着苏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车流中狂奔,保卫一群人才回过神来,顾志勇紧张的一挥手:“快,跟上,还有,赶紧联系最近的医院。”

    ……

    手术室外的红灯长明,狭长的走道上,已经挤满了西装墨镜男子,场景简直跟拍烟涩会大片一般,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紧闭的手术室房门。

    突然,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一个身着绿色护士服的小护士急匆匆的走出手术室,却是被门外烟压压的一群凶恶大汉吓了一跳。

    “怎么样,我们家夫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一旁的顾志勇一脸惶急的看着小护士道,也不怪他不紧张,来明珠这才几天,现实苏山小姐遇袭,接着又是夫人,自己这运气也太背了。

    “谁……谁是病人家属。”小护士狠狠的拍拍胸口,平复心里的紧张,颤巍巍的道。

    “我们家小姐正在赶来的路上,应该马上就要快到了。”顾志勇紧张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应该马上?还要多久?”小护士一脸的焦急,“恐怕病人熬不住了。”

    “什么!”顾志勇脸色瞬间煞白。

    “病人腹部受到重创,失血严重,急需用血。”

    “不就是血,好说,要什么血型?我们这群人,abcd都有!”顾志勇紧张的抓住小护士的双手,神色近乎哀求。

    “恐怕不行。”小护士脸色微白,“病人的血型过于特殊,是rh阴性血型,典型的熊猫血,我们医院血库没有库存,需要从明珠市血库调取,可是病人恐怕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现在恐怕只有至亲才能吻合,不吻合的血液,可能会危及病人的生命!”

    “那……那现在怎么办!”顾志勇三十多岁的大汉,急的快要哭了,“护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夫人。”

    “如果没有匹配的血型,我们也没有办法……”

    “只要血型匹配就行么?”就在手术室外一群大汉惶急的时候,一个声音平静的响起。

    原本绝望的众人目光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一旁浑身被汗沁透的苏灿。

    “是的,只要血型一样就可以。”小护士脸上也是一喜,看着这群人凶神恶煞的男人,里面的伤者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这群人还不得把医院给拆了不可。

    顾志勇更是如同找到了救星一般,快步走到苏灿面前,直挺挺的跪倒在苏灿脚跟前:“苏先生,求求你,救救我们夫人,只要我们夫人没事,以后我就是做牛做马都可以。”

    顾志勇话语刚落,原先还呆傻的一群保卫,都是齐刷刷的跪成一片。

    苏灿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会造成这样的场面,看着脚跟前,顾志勇红着眼睛,脑袋砰砰砰有声的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并不是简单的做作,也没有了先前面对自己的傲气。

    “她……对你们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苏灿不理解的看着眼前这群哭的跟个孩子似的男人。

    “苏先生不懂,如果没有夫人,我们恐怕在孤儿院脸一口饱饭都吃不上,是夫人给了我们一条命。”顾志勇红着一双眼,满是祈求的盯着苏灿。

    “放心吧,我会救的。”

    苏灿心里叹了一口气,同样是孤儿,就算是看在她面对孤儿的善心上,自己也该出手吧,而且她还是苏山的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