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暴风雨前夕
    ,!

    苏灿返回公司,就见前台朱佩佩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瞅着自己:“木总说了,让你回来后,立刻马上滚到她办公室去。”

    看着朱佩佩模仿的绘声绘色,苏灿苦笑的摸摸鼻子,显然,自己的彻夜未归,让那女人发飙了,他也没有想到昨天会发生那件事情,而且事后居然直接昏睡了一个晚上。

    不过让苏灿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木槿办公室的时候,对方非但没有对自己河东狮吼,反而笑脸相迎,只是这笑容绝对比河东狮吼还让人瘆的慌。

    “那个……你……你想干什么。”苏灿一脸戒备的看着明显笑里藏刀的木槿道。

    “哟,不错嘛,一夜未归,现在还知道回来?”木槿绕着苏灿走一圈,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苏灿,嘴里不忘啧啧称奇,“看这脸蛋憔悴的,昨晚工作这么‘卖力’,我是不是该给你发奖金了。”

    “这个……奖金就不需要了吧……”苏灿咽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道。

    “要,怎么能不需要!”木槿一脸严肃的道,“难得你昨晚上把人家伺候的那么舒坦,大清早天还没亮就亲自打电话过来确认午餐的相关事宜,我这个作为领导的,怎么能不好好的奖励奖励你?”

    木槿说到最后,那几个字几乎都一字一顿的从嘴里蹦出来……

    “午餐的事情敲定了?”苏灿一脸错愕,“早上我走的时候,她也没跟我说呀。”

    而且天还没亮就亲自打电话?那时候,自己貌似还昏睡在床上吧?

    咦,有杀气?

    苏灿表情一凝,僵硬的抬起头,就看到木槿一双冷飕飕的眼睛,瞄向自己的时候,似乎能飞出刀子来……

    “呵呵,那个……吃醋了?”苏灿陪着笑脸凑到了木槿跟前道。

    “你别碰我。”她这次绝对不会再轻饶这个混蛋,自己本想给他表现的机会,不想他终日无所事事的混日子,没想到他居然爬上别的女人的床,彻夜未归?

    看着这家伙腆着脸凑上来,木槿气恼的一甩手,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过是轻轻一挥手,平日里壮的跟个小牛犊似的家伙,居然应声一个踉跄,直接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脸色苍白的吓人。

    木槿紧张的就想要上前,不过又停住了脚步,脸上愈发的气恼了:“说,你昨晚到底跟多少女人在一起,才虚脱成这样?”

    “多少女人?就一个都差点儿要了我老命了。”苏灿想要爬起来,不过四肢依旧无力,只能苦笑的软在了沙发里,这得补多少天才能补回自己的血气。

    “好啊,你终于承认了。”木槿眼睛一红,眼泪就要流下来,此刻的她哪里还是那个在公司员工面前雷厉风行的冷艳总裁,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人而已。

    “你真的想歪了,那个女人是苏山的妈!”

    “什么!”木槿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连人家老娘都不放过?苏灿,我……我真看错了你!”

    “……”

    苏灿目瞪口呆,真想把这女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打pp,这满脑子都是什么猥琐思想。

    “你想歪了。”看着木槿委屈的样子,苏灿好笑的摇摇头,将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

    木槿先是难以置信,不过随着苏灿讲到惊险处,又是长大了嘴巴,特别是苏灿讲到输血昏睡,更是心疼的直抹眼泪:“你傻呀,你跟她非亲非故的,管那么多干啥,不就是一顿午餐,没有了我也不稀罕。”

    “巧合的车祸,巧合的血型,这或许算是一种缘分吧。”苏灿微微的叹一口气,脑海中止不住又想起了手术台上,那个女人虚弱的一幕,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想吃些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木槿也顾不上拈酸吃醋了,紧张的扶着神色虚弱的苏灿道。

    “不舒服?”苏灿一愣,接着立马很配合的身子往木槿怀里一倒,“哎哟,我头疼,腰也疼,今天肯定是不能按时上班了。”

    “啊,那……那怎么办,要不我……我送你去医院。”木槿慌张的抱着苏灿,一张脸都白了,不过眼角余光注意到偷偷往自己怀里挤,正一脸享受的闭着眼睛的苏灿,木槿表情就是一愣,感觉到胸口传来的酥麻,更是让原本慌张的木槿一阵暗恼。

    这混蛋,都成这样了,还不忘占自己便宜!

    有心想要一把将这混蛋推开,可是看着他苍白的脸颊,又是隐隐心疼,一双抱着他脖颈的手,又微微紧了紧。

    ……

    一场夜雨,让汽车尾气充斥的明珠街头也多了一丝清新。

    苏灿无所事事的在街头游荡,在木槿办公室蹭了一下午的回笼觉,让他也是缓过劲儿来,最起码此刻从脸上已经看不出丝毫异常。

    苏灿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一阵吞云吐雾,回到明珠这半年里,混吃等死泡妞是自己的生活主线,可是不知从何时起,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细细想来,应该是钱宇恒找到自己之后开始,自己身边多了许多古怪的事,稀里糊涂的成了钱秧秧那个八婆的保镖,之后又无巧不巧的遇到了跟自己没有屁关系的苏山被‘天堂’组织狙击,而昨天,又让自己遇到了那样的事情。

    这一件件事情根本风牛马不相及,可是却让苏灿有种莫名的烦躁,他总觉得这看似无限繁华的明珠似乎有一场暴风雨正在酝酿……

    “什么?妈妈住院了?她伤到哪里了?啊……被车给撞了,呜呜,我马上就去医院……”就在苏灿烦躁的吞云吐雾,一个惶急的声音带着哭腔的响起。

    烟暗的路边,一个背着书包,穿着校服的小女生,正急匆匆的走来,手里还捏着一个手机,好似没有看到苏灿的身子一般,那娇小的身子已经一脑袋扎进了苏灿的怀中……

    苏灿只是一愣神,就看着怀中的小女生满是慌张的支起身子来,粉嘟嘟的脸上似还带着泪痕: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哥,是我没有看清路。”小女生连连弯腰道歉,“我……我妈妈被车撞了,现在在医院,是我太心急了。”

    “没关系,小妹妹,用不用大哥哥送你去医院?”苏灿嘴角叼着烟,笑眯眯的伸手扶住女孩的胳膊,一脸关心的道,一双眼睛只是瞟一眼对方校服衣服下那夸张的隆起,就忍不住只咽口水,我类个乖乖,这才十五六岁的丫头片子吧,这得吃多少木瓜炖雪蛤,才能长到这样的规模?

    “不……不用了,我……我自己去就行。”女孩有些慌张的挣脱苏灿的手,急匆匆的抬腿就走。

    “咦,小妹妹,别走这么快嘛!”苏灿囔囔着道。

    于是,小女孩的脚步愈发的快了,眨眼间就消失在冷清烟暗的街道深处……

    “唉,想跟你说,你钱包丢了。”苏灿抖掉烟灰,翻手间,手里就多了七八个样式各异的钱包,里面一踏踏的红色毛爷爷……

    啧啧,收获不错嘛。

    苏灿很不客气的将毛爷爷都揣到自己兜里,果然,这世界上来钱最快的就是坑蒙拐骗偷!

    ……

    “大色狼,敢污蔑人家是瞎子聋子,我可不是那个死瘸子和死人妖那样好欺负的,哼哼。”这是一处小巷烟暗的一角,杜贝贝得意的吐吐舌头,哪里还有先前打电话时那种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杜贝贝开心的伸手摸向怀中,准备整理一下今晚的劳动成果。

    只是紧接着,杜贝贝伸向怀里的手僵硬了,随后就是紧张的浑身乱摸,一张带着婴儿肥的小脸上,已经露出了一脸见鬼的表情:“钱包,我的钱包呢?”

    忽然,杜贝贝动作一僵,她想起来了,刚才……自己假装跟那个家伙道歉的时候,那个大色狼好像扶了自己一把……

    没想到自己偷东西无数,从未失手的堂堂妙手空空的传人,居然阴沟里翻船!

    “姓苏的混蛋,本大小姐跟你没完!”

    杜贝贝咬牙切齿,不过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烟暗的寂静,看着来电提示,杜贝贝脸上明显的露出不耐烦……

    手机铃声停了又响,大有不接就誓不罢休的趋势。

    最终,杜贝贝一脸不耐烦的接通:“我知道了,大晚上不能在外边鬼混,我立马就回家……是,我该对你尊重点,你是我妈嘛……好了,你烦不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