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背着剑匣的女孩
    ,!

    苏灿带着钱秧秧离开了餐厅,至于混乱的餐厅之后的事宜,自然会有人处理,恐怕此刻,钱家那位已经知道今晚这边发生的一切了吧。

    回家的路上,钱秧秧虽然强作轻松,但是无法掩饰脸上惊吓过后的煞白,以至于回家之后,就将自己关在了狭小的卧房!

    苏灿回到了自己卧房,昏暗的房间一点点淹没他那张阴郁冷峻的脸……

    他居然被人监视了,而之前却没有发现!

    如果不是被人监视了行踪,对方怎么知道自己会出现在那个餐厅,并且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安排狙击手,又巧妙的将龙图引入圈套?

    真是好算计!

    苏灿眼底闪过一丝冷芒,不过就在这时,房间似乎风起,苏灿表情一凝,接着几乎毫不犹豫的一个后仰……

    同一瞬间,烟暗中,一道风铃声响起,可是落入苏灿耳中简直如同催命符一般!

    撕……

    衣服撕裂的声音中,苏灿甚至能够感觉到利刃划过胸前,带起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让他寒毛站立。

    苏灿 狼狈的反手打开卧房的吊灯,就见一道锋芒在眼底飞速的放大……

    “大爷饶命!”苏灿吓的‘小脸’煞白。

    “嗤!”

    风铃声戛然而止,那道锋芒堪堪停滞在眉心位置,极速到极静的变幻,一静一动,简直宛若电脑特效镜头,极具动感。

    感觉到眉心细密的寒意,苏灿差点儿被吓尿了:

    “别……别动手,有话好说,您老是劫财还是劫色,劫财你找错人了,劫色的话,嘿嘿,我器大活好,不爽不收钱!”

    “啪!”

    苏灿话语刚落,腮帮上就挨了一记:“在满嘴胡言乱语,下一次就割烂你的嘴!”

    于是,苏灿立马嘴巴紧闭,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一双大眼睛只是委屈的看着眼前这位‘不速之客’。

    “如果我是敌人,你现在已经死了。”对方声音清冷的道。

    “多谢女侠不杀之恩。”苏灿一脸感激涕零的模样。

    “噌。”

    长剑发出一道细微的风铃声,接着一米多长的剑身就诡异的落入一个造型古拙的剑匣当中,直到这时,苏灿才狠狠的松一口气,整个人又似活过来了一般:“咦,小师妹,你怎么来明珠了?”

    苏灿一脸很开心的表情,满是讨好的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女孩。

    女孩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古香古色的蓝色长裙,配上一头垂落腰际的秀发,头顶斜插着一根玉簪,齐眉刘海下,是一双漆烟如点墨的大眼睛,五官精致的好似一件艺术品一般。

    而怪异的是女人背后,一个宽大有些过分的盒子,盒子带着古拙的青铜色,四面勾画着各种充满历史韵味的纹路,造型很像倩女幽魂里,燕赤霞的那个剑匣。

    古香古色的装扮,配上这快拖在地上的剑匣,让苏灿忍不住会想到网络上风靡的cosplay!

    唯一的遗憾是这女孩居然没胸……如果钱秧秧此刻在这里,一定会开心的尖叫,居然有人比她还瘪!

    “叫我剑侍。”女孩眉头微皱,声音清冷的纠正道,“师傅可没说要收你入门。”

    “我知道我知道。”苏灿连连点头,接着眼睛就开始亮晶晶的冒光,“师妹这次怎么来明珠了,对了,你既然来了,那师傅呢?”

    “……”剑侍很鄙夷的看着苏灿套近乎的嘴脸,“我师傅说,有些人手太长了,她先去剁了那些人的手,不日就会前来。”

    说着,剑侍一双眼睛又瞟了苏灿一眼,眉头微锁,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不过紧接着,她转移了话题:“你懒惰了,居然没有发现被人监视!如果是我,这三天,我有十几次机会要你的命。”

    苏灿一愣,被人监视了三天?看样子自己这段时间过的真的太悠闲了,直到被狙击,才发现!

    不过看着女人开口闭口要你命,那表情,好像杀人跟杀猪宰羊一般无所谓,苏灿一脸堆笑:“女孩子家家的,打打杀杀多不好。”

    剑侍似乎再懒得看一眼苏灿,转身,一晃身间,居然直接轻飘飘的飘出窗口,消失在夜色之中……

    苏灿目瞪口呆,这里可是三楼哇,这妞妞没有发育的女孩是什么鬼?

    不过一想到对方那个妖精……不,妖孽一般的师傅,苏灿也就淡定了,有什么样的师傅,才有什么样的徒儿。

    剑侍来得突然,去的也毫不拖泥带水,不过短短的只言片语中,苏灿得到了不少的讯息,第一,暗中似乎有人对自己不利,所以那个妖孽般的女人才没有及时来明珠。

    对于苏灿而言,那个女人浑身都是一个谜,而跟那个女人的相识,自然的好似命中安排好的一般。

    三年前,他接了一个任务,跟几个兄弟潜入印度阿三的国度,击杀一个邪僧。

    在那个夜晚,他第一次遇到了她,她就像一片叶子随风飘落,一袭白衫,配上如墨夜色,当时苏灿几个人吓尿了。

    大烟夜看着一个穿白衣的女人在空中飘,这不是仙女,简直就是女鬼。

    而她当时就落在苏灿的跟前,一双眼睛好似看透了他浑身每一块骨头,每一寸血液。

    而后,告诉他,他跟她有缘!

    有缘?什么缘!

    苏灿一直觉得自己很有女人缘,除了女人缘,其他都不感兴趣,而之后,杀邪僧的任务就很简单,因为他们进入寺庙的时候,里面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了!

    三年里,女人数次救了自己的命,要不然,自己跟自己那几个兄弟,恐怕早死在国外了!

    而每次女人出现,总会跟着一个小不点,背着一个夸张的剑匣,就是剑侍。

    那时的她还是个黄毛丫头,而此刻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就是胸……好吧,那丫头就没那玩样儿……

    第二,剑侍出现在这里,那么说明这是那个女人的安排,那个女人既然将剑侍安排到自己这边,那么说明肯定有什么人对自己造成了危险。

    苏灿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足够的自信,正常人的世界,绝对没有人能给自己造成威胁,那就是说暗中的人跟那个高来高去的女人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第三,自己居然被监视了三天!

    这是苏灿绝对不能容忍的!

    苏灿眼睛就微微的眯起,眼神锐利,那些高来高去的存在,自然有那个女人处理,当然,凡尘俗世,自己才是真正的王者,他是佣兵界的王,是独一无二的joker!

    王的虎须,不容碰触!

    既然暗中的家伙想要玩,那么自己就陪他好好的玩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