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你争我夺
    ,!

    外卖很快的送上门来,原本躲在卧室的苏灿,还是被那个奶牛贝拎了出去,看着人家完全没有要跟自己aa制的意思,苏灿只能当冤大头的掏钱,看着红票子出去,这一刻,苏灿对木晨分外想念。

    不过,话说木晨那货已经有几天没有出现在自己视线里了!

    送外卖的是一个中年大叔,瞅着苏灿身边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很是羡慕的对着苏灿暗自竖拇指,怪不得点这么多的餐,自己家里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还是两个,自己也得多吃东西补充体力,增强战斗力……

    送走了满脸羡慕的送外卖大叔,苏灿将一大堆东西提回房间,随手丢给一旁舔舌头的丫头片子,看着人家吃的满嘴流油,本来想要狠狠的鄙视一句,不过一想到这东西可都是自己花钱买的,要是不吃回来,岂不是亏本?

    如此想着,原本准备进卧房的苏灿也是加入了战团,两个人枪的不亦乐乎!

    而在一旁,原本专注游戏的钱秧秧也是有些忍耐不住了,貌似自己早上也没有吃早餐,而现在已经大中午了。

    不过看着两人抢的不亦乐乎,完全忽视了自己,钱秧秧又忍不住怨念:“科学家说……人这一辈子只能消化9吨粮食……谁先吃完谁先走!”

    “真……真的?”原本正在塞水饺的苏灿和杜贝贝动作一僵,不过还没等钱秧秧得意,就看着苏灿继续往嘴里塞吃的,“哎哟妈呀,吓死我了,先吃点东西压压惊!”

    “@#¥……”钱秧秧再也忍不住了,怒而拍桌而起,“你们两个饭桶,你们……你们太过分了!”

    “过分?哪过分了?”苏灿和杜贝贝扭头看着钱秧秧。

    “要吃,也要加上我!”钱秧秧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一袋煎饺,就开始开吃,她算是发现了,跟眼前这两个没心没肺的混蛋客气,自己被饿死都没人管。

    “这素三鲜是我的。”

    “我的……”

    “我的牛杂粉丝汤。”

    “……”

    客厅如战场,最后一片狼藉,三人才半死不活的软到在沙发上,两女更是摸着微微鼓起的肚皮,直哼哼!

    苏灿算是发现了,抢来的东西才算香,回国半年多时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吃的饱过,伸腿踢踢一旁半死不活的丫头片子:“现在吃也吃了,您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我什么时候要走?”原本正在享受的打着饱嗝的杜贝贝表情一愣,一脸天真的看着苏灿道。

    “你刚才不是说了,我不买外卖,你就不走了!”苏灿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跳起来道。

    “是啊,可是我也没说你买了,我就走呀。”杜贝贝忽闪忽闪的眨着大眼睛道。

    苏灿脸都绿了:“你耍我!”

    “耍?”杜贝贝眼睛一亮,“是哦,吃完饭,咱们是不是该运动运动,玩玩游戏?”

    “玩游戏?”苏灿一愣,看着沙发上,两女钰体横陈,忽然觉得不是那么饱了,还想吃,吃两个应该不是问题,而且还有助于帮助消化!

    “恩恩,咱们三个人,玩什么游戏最好呢?”

    “3p?”

    “斗地主!”杜贝贝一个白眼道。

    “……”

    去尼玛蛋的斗地主!

    苏灿忍不住翻着白眼:“没有兴趣。”

    “斗地主我们输一把,我们两个女孩子脱一件衣服,你输了,也不要你脱衣服,满足人家一个小小的请求就行了。”杜贝贝满脸蛊惑的道。

    脱衣服?

    原本准备回卧房,睡个回笼觉的苏灿脚步又是一顿,貌似很诱惑的样子,以自己赌神级别的牌艺,恩恩,把这两个女人脱光了都不是问题。

    看着两女穿着薄薄的一件清凉装,加上妞妞罩也就两件,自己还不是分分钟就把人家扒光?

    苏灿心中大喜,脸上却一脸淡定:“真的?”

    “当然真的。”杜贝贝瞟一眼钱秧秧,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道。

    “这次不会耍赖的吧。”

    “肯定不会了。”

    “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玩两把。”苏灿一脸勉为其难的表情,“我牌艺可不怎么好,您等一下让住点儿我。”

    “……”钱秧秧鄙夷的看一眼苏灿,你丫的说谎不怕遭雷劈么,上个礼拜自己可是输的惨不忍睹,不过今天嘛……钱秧秧看着苏灿的眼神,已经满是同情起来。

    “好嘞,你在客厅先等着,我跟秧秧去去就来。”杜贝贝好似跟钱秧秧和好了一般,拉着钱秧秧就往卧房跑。

    苏灿一脸鄙夷,女人就是女人,玩个游戏也要先去私底下对对暗号好出千,不过遇上了自己这个斗地主小王子,注定你们要扒光了让爷看个遍!

    只是等两女再次从卧房出来,苏灿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尼玛的,这是把一年四季的衣服都给穿上了吧,大夏天的,也不怕捂出蘑菇来。

    苏灿忽然兴致乏乏起来,这等把人家剥干净了,自己也不知道要答应人家多少个小要求了,万一人家看中了自己美色。

    好吧……自己也只能勉为其难的从了,男人就是太辛苦,女人最起码一个月还有七天大姨妈可以偷懒……

    ……

    半个小时后!

    “对q!”苏灿坐在茶几前,一双眼睛满是得意的看着眼前两个被衣服捂的香汗淋漓的女人道,“我知道对q最大了,哈哈,我只剩最后一张牌咯。”

    在女人的身边,已经放了一小堆的衣物,苏灿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剥冬笋,剥开一层层的外衣,总有机会看到内里白白的肉,而半个小时里,苏灿战绩辉煌,以全胜横扫两女。

    “a6!”杜贝贝大眼珠子咕噜一转,就丢下两张牌。

    准备准备丢下手里小鬼的苏灿愣住了,抬头看着杜贝贝:“你下错牌了吧。”

    “没有错哦。”杜贝贝一脸天真的看着苏灿,“你那奇瑞破qq,人家的可是奥迪a6,比你的值钱多了。”

    “……”

    “最后一张4!”杜贝贝得意的丢下手里最后一张,“耶,你输了!”

    “……”

    苏灿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这都行?

    “不行,再来。”苏灿决定了,一定要把这两个女人扒光,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不玩啦,人家只要你输一把,我就赢了。”杜贝贝得意的扬着小下巴,“热死我了,哎哟,先脱了衣服。”

    “不玩啦……”

    “是啊,你输了,所以要答应我们两人一人一个小小的请求哦。”杜贝贝奸诈的如同一个小狐狸,“我的请求就是……”

    苏灿心已经提了起来,完了完了,看人家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扒光吃了似得,一定是看中了自己的美色!

    不过眼前这丫头片子还没说出小要求,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苏灿松一口气,接着居然还有一点点失落,该死的电话,真不是时候!

    看着原本满脸雀跃的杜贝贝摸出电话,看看来电提醒,一脸不爽的接通电话:“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