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目标
    ,!

    不知道接了谁的电话,杜贝贝还是很不情愿的走了。

    送走了杜贝贝这个麻烦,苏灿松一口气,回头就注意到客厅里,钱秧秧眼神明显不怀好意:“记得哦,你还欠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恩恩,我该要求你干什么呢?”

    “干……”苏灿咽咽口水,“干什么?除了人,还能那个什么?”

    “……”原本得意的钱秧秧一双眼睛瞪大的滚圆。

    “你别这样看着人家,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苏灿扭捏着道,“不过你既然想,也不是不可以?”

    “你……你想干嘛!”看着苏灿满脸色眯眯的凑过来,钱秧秧立马一脸戒备起来。

    “想。”苏灿舔舔纯角,笑眯眯的道。

    “……”钱秧秧一愣,接着俏脸飞起一朵红云,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开始砸这家伙,“你……流氓!”

    “咦,你现在才知道。”苏灿一把抓住钱秧秧的手腕,一点点的靠近钱秧秧。

    “我……我告诉你,你……你可别乱来。”钱秧秧紧张的抓起抱枕,护在胸前,身子一点点的往后挪。

    “别乱来?”苏灿歪着脑袋,“恩,别乱来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现在算是同居吧?”

    “谁跟你同居啦,咱们只能算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睡的是两个房间,不是同居。”钱秧秧咧着小虎牙,凶巴巴的纠正道。

    “好吧好吧,同住一个屋檐下,那咱们是不是要有个君子协议?”苏灿一脸笑眯眯的道。

    听着苏灿的话,钱秧秧眼睛也是一亮。

    对呀,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弄个协议之类的出来,以后自己也不用提心吊胆,害怕这混蛋欺负自己了。

    钱秧秧立马举双手同意,正准备亲自起草协议,将苏灿所有的不怀好意都扼杀在萌芽状态,就看着一旁这混蛋已经扳着指头,唾沫星子喷溅的开口:

    “协议内容我已经想好了,第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我的卧房,人家虽然长得帅,可不是随便的人。”

    “……”

    “第二,公共区域,禁止穿小吊带,齐逼小短裙之类明显带着挑逗勾引意味的衣服。”

    “第三,不准带陌生男人回家,一山难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第四……”

    “……”钱秧秧已经瞪大了眼睛,这些不应该是自己说的才对么,这货还要不要脸了,说的自己好似饥渴难耐的老流氓似得。

    看着苏灿依旧没完没了,钱秧秧一张脸都烟了下来:“你还有完没完。”

    “完了,完了。”苏灿笑眯眯的看着已经满脸不耐烦的钱秧秧,“还有最后一条。”

    “咱们既然同住一个屋檐下,房间值日是不是该分配一下。”

    钱秧秧一愣,接着倒是赞同的点点头:“这倒是应该分配一下。”

    “宾果。”苏灿一个响指,“我这个人一向很公平,这样,以后我做饭你洗碗,客厅卫生,每周逢单你打扫,逢双,我打扫。”

    钱秧秧歪着脑袋,看着苏灿一脸正气的样子,心里怎么总觉得有点儿不对头,不过又想不到哪里有问题……

    “好吧。”钱秧秧看着苏灿一脸真诚的表情,点点头道。

    “好,君子协议,击掌为誓。”苏灿伸出手,看着钱秧秧道。

    钱秧秧一个白眼,不过还是伸手在对方的掌心一拍,刚准备自己也罗列一堆的协议,就看着苏灿已经满脸开心的往卧房窜:“好了,今天你值日,客厅卫生交给你了。”

    “……”钱秧秧愣在当场,特别是看到客厅里狼藉一片,一张脸都烟了下来,果然,这混蛋没安好心,不过紧接着,钱秧秧又更气愤的跳了起来,逢单自己大扫,逢双他打扰,一周七天,岂不是说‘一三五七’四天都是自己打扫卫生,而对方只需要‘二四六’三天!”

    钱秧秧那个气啊,一不小心就着了这混蛋的道。

    正准备上去跟这混蛋好好的评评理,争取自己的合理权益,就看着原本紧闭的卧房门打开,原本穿着花裤衩,狗头t恤的苏灿已经换了一身休闲西装,擦的锃亮的皮鞋,满头乱发也打上了啫喱水,梳着成功人士的小偏分,一副人模狗样的模样和先前比,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倒是让钱秧秧一愣。

    没想到,这家伙随便一打扮,还是挺帅的嘛。

    钱秧秧心头莫名的蹦出如此想法,不过想到自己主要的目的是来算账的。

    钱秧秧正准备酝酿一下情绪,就看着这混蛋默然的从自己身边而过,向着门口走去……

    “喂,你去哪儿。”钱秧秧转身,看着明显是要出门样子的苏灿道。

    “恩,那个长夜漫漫,听说村口小芳洗头房来了几个新妞,准备去宠幸一下。”苏灿扭头,笑眯眯的道,“要不……组团?”

    “……”

    钱秧秧瞪大眼睛,直到苏灿关门离开,她才回过神来,只气的俏脸煞白,这个该死的混蛋,总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钱秧秧不明觉厉的满肚子怨气,还有一丝委屈,难道……自己还比不上洗头房的小姐……

    ……

    晚上九点之后,明珠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那些白日里衣冠楚楚的白领,此刻也换上了伪装,出入酒吧夜场猎艳。

    1617,这是一家酒吧的名字,位于繁华的酒吧一条街。

    站在装饰古典的酒吧门口,苏灿翻手看了一下时间,又伸手摸了一把光洁的头发,确定自己已经帅的不能再帅了,才抬腿向着酒吧走去。

    刚刚推开紧闭的酒吧大门,劲爆的音乐就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

    不大的酒吧里,人头涌动,卡座,吧台,都或坐或站满了人,一个个穿着暴露的啤酒妹,如同一只只花蝴蝶般,穿行其间,卖力的推销着酒水。

    而在酒吧中央的舞台上,一个个城市男女疯狂的扭动着身子,宣泄着青春的精力。

    苏灿找了个吧台,随便点了一杯冰水,如同一个猎艳老手,眼神色眯眯的扫视着人群,蓦然,阴暗的角落中,一个光头落入苏灿的视线中。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随意的一翻手,手心已经多了一张光头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子满脸凶狠,左脸一道刀疤更是增添了光头一抹凶悍。

    “死光头,害的大爷好找。”

    此刻,那个光头佬正一个小年轻手里接过一沓钱,几乎同时,一个小小的白纸包已经娴熟的落入那个小青年的手心,而光头男身子错身而过,好似两人那隐晦的交易从未发生一般。

    如果不是苏灿有心注意,两人的交易在这吵杂的酒吧,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看着光头佬吊儿郎当的向着自己这个方向而来,苏灿嘴角微微的勾起,懒散的从吧台站起身来,正准备出手,却听着身后酒吧大门轰的一声爆开,一声娇喝格外有穿透力:“警察临检,所有人抱头蹲下……开灯,关音乐……”

    咦,声音似乎有点儿熟悉。

    苏灿脚步一顿,顺着声源瞅去,看着领头进来的女人,苏灿表情就是一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