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半夜惊魂
    ,!

    “***,那小子别让老子再见着,不然老子一定要把他的狗爪给卸了。”穿行在阴暗的小巷,光头捂着半边浮肿的脸颊,满脸凶狠的道。

    光头身边,两三个打扮另类的小青年满脸是汗,神态紧张的道:“光头哥,咱们这次回去,是不是该把货都清理掉,万一警方……”

    “放心吧,今晚上那些警察查到那里,肯定只是临检,如果对方有了线索,你认为咱们还能逃得出来。”光头佬一脸狡黠,“咱们先回屋里躲几天,联系鸭子哥,让他先别供货,就当是咱们休个假。”

    “鸭子是谁?”

    “鸭子哥你丫都……”光头佬正准备破口大骂,不过紧接着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惊惧的盯着眼前漆烟的小巷,斑驳的墙面前,一个男子懒散的支着身子,嘴里一根烟在昏暗的路灯下,闪动着幽蓝迷离的烟雾,也映亮了那张狰狞的面具……

    “你是谁!”光头佬一愣神,待看清对方面具,那是一个京剧脸谱,光头佬居然还认出来是丑角脸,大晚上带着一个京剧脸谱,吓的他也是一个哆嗦。

    今晚上无故被人甩了一个耳光,正满肚子火气的光头佬,一张脸上已经化作暴戾凶悍,“小子,马勒戈壁的,敢挡老子光头哥的道,活腻歪了。哥几个,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光头满脸横肉都在哆嗦,他光头哥在这一片儿,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感觉到半边脸火辣辣的疼,让他更是满目怨毒,正好在这个家伙身上泄泻火。

    唰唰唰……

    一阵声响中,几个小青年手里已经多了几根镀锌水管,向他们这些小混混,动刀那是傻子,一不小心就容易出人命,在明珠,打架斗殴天天有,但是出了人命,那些条子就会像疯狗一样咬死他们。

    所以他们打架都是用棍子,再狠顶多断几根骨头,那都是小治安案件,那些条子也懒得管。

    光头哥有令,几个小青年挥舞着钢管,就满脸凶狠的向着眼前这家伙扑过去,手中的钢管已经高高扬起,劈头盖脸的向着眼前这个小子砸落。

    看着几根呼啸而来的钢管,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手中的烟蒂一弹,夜色中划过一道绚丽的光线,狠狠的砸在领头吼的最起劲儿的小青年的嘴里,对方还来不及发出惨叫,苏灿身子动了,静如处子,动若脱兔。

    几个人甚至没有看到苏灿的动作,苏灿一巴掌已经扇在对方长大的嘴上,一时间鲜血与碎牙乱飞,原本前冲的小混混身子倒飞,砸在身后一个小年轻身上,而手中的钢管已经落在苏灿的手里,随手一扬,挡住左侧砸落的钢管,一抬脚,对方百来斤的身子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陈年失修的墙壁上,石灰簌簌而落,而挂历一样挂在墙上的家伙已经如同烂泥一般滑落墙角。

    剩下的一个小青年吓傻了,不知道该前冲还是后退,前冲,奈何眼前这混蛋太强大,后退,奈何身后光头哥正看着。

    最后,还是光头的威势占了上峰,小青年哇哇大叫着冲向苏灿。

    苏灿随手一钢管砸在对方的脑门上,于是,原本前冲的小青年停住了脚步,双眼冒金星,感觉到额头的湿润,傻愣愣的伸手一抹,一双眼睛瞬间惊恐的瞪大,然后翻着白眼倒在地上。

    麻蛋的,原来钢管砸人这么疼!

    看着几个小混混倒在地上,苏灿也是一脸的无奈,那个女人给自己找的什么活,就对付这么几个小混混?

    想自己好歹也是那啥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是让那些家伙知道自己干这种活,还不得被笑掉大牙?

    苏灿抬头,看着不远处两腿打摆的家伙,随手又点燃一根烟:“恩恩,你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那个耳光,你现在已经在派出所,享受铁笼子待遇了。”

    “你……你是有意制造混乱的?”光头佬咽咽口水,满脸紧张的道。

    “你说呢?”苏灿瘪瘪嘴,嘴角的香烟连动都没动,甚至烟头灰白色的烟灰都没有掉落一点,“现在是不是该说说,鸭子哥是谁了?”

    “什……什么鸭子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光头佬眼珠子一转,一脸狡猾的道。

    “看样子,刚才还没让你长记性。”苏灿摇摇头,随手拿起几根掉落在地上的钢管,然后就在光头佬满脸惊惧的目光中,吱吱作响,三四根镀锌水管就被麻利的拧成了麻花……

    原本还在地上哼唧哼唧的小青年,偷偷猫到这一眼,一个个都直挺挺的装起死来,妈呀,这完全不在一个等级的对手,他们见过最牛叉的一个小混混,也就顶多把这四分管掰弯而已,而眼前这货居然四五根钢管拧成麻花!

    混江湖靠的是讲义气,不过讲义气也要分场合,这时候还讲义气,那才是傻逼。

    而光头佬看着这一幕,两条腿也像麻花一样打圈,腿根一热,一股暖流就顺着裤腿飚下:“我……我说……”

    ……

    焦小娇带着几个手下搜遍了整个酒吧,也没有找到一丁点违禁药品,这让她非常的不爽,特别是遇到了那个混蛋之后,此刻的她急于发泄,就想找个人锤两下。

    正郁闷的准备收队,却见几个满脸血污,惨不忍睹的小青年,夹着一个双腿打摆的光头跑了过来……

    几个人看着他们,那表情简直就像是看见了亲人似的,特别是那个光头,一上来就抱着自己的大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焦小娇正不明所以,鼻端就飘来一阵恶臭,差点儿没让焦小娇晕过去,正准备将抱着自己大腿的‘恶臭源’踹的远远的,就听着这光头佬将自己今晚卖粉的事实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来,并强烈要求进局子,申请大量警力全天候保护。

    焦小娇和几个男警都傻眼了,这一幕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看把这几个家伙吓的,只差发誓要从良了。

    当焦小娇带着几个人回到那个漆烟小巷的时候,地面上只留下了满地的钢管,那个面具男已经消失不见,而当她看到那被拧成了麻花的钢管,一双眼睛紧张的眯起,而几个男警也是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吧,就算是咱们张局,顶多也就是将两根镀锌管拧两个麻花,怎么可能拧成这种样子?这得是天津大麻花吧?”

    “就是,这得有多大的力道才能办到!”

    “喂,死光头,你确定不是在唬我。”焦小娇踹踹一旁瘫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光头佬。

    光头佬立马指天发誓,只差拿自己老二诅咒了,特别是对方指着墙面,几个人的目光看去,接着就是一阵吸冷气,那暗红色的砖面上,一个掌印陷下一寸有余,那砖面就像是被侵蚀了一般。

    这让几个警察也是表情凝重,一阵寒风飘过,几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带回去,让张局看看,他见多识广。”焦小娇声音干涩的道,这是在看古装武侠片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