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就是有点儿松
    ,!

    徐湾分局,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办公室里依旧灯火通明,不大的房间里,烟雾缭绕,气氛压抑。

    就在半个小时前,他们甚至没有来得及从那群混混身上掏出上家的信息,就接到辖区神秘来电,一小区发生命案。

    等他们急匆匆的赶到那里,一个在局子里挂了号,外号鸭子的男子表情狰狞的死在了那间不大的套房里,满嘴被塞满了高纯度海洛因,四肢诡异的扭曲,显然之前被人刑讯逼供过。

    而不大的房间里散落的那些毒品,拉回局子一算,足有七百多斤。

    可以说,这是近几年里,明珠发现的最大的一起贩毒案件,相信明天就会轰动整个明珠。

    对于那个家伙的死,在场没有一个人会惋惜,要知道那么多的毒品,如果流入明珠各大娱乐场所,鬼知道会给多少家庭带来苦难,唯一可惜的是,这家伙死了,那么这些毒品的来源,以及供货渠道都成为了迷。

    而今晚发生这一切背后,又是谁在操纵?

    从光头被抓,到鸭子的死,很显然都是一人所为,虽然那个家伙挖出了一个大毒瘤,那个鸭子如果被抓,凭着那几百斤的货,足够他吃花生米都能吃成筛子了,但是那也是要靠法律来审判,而不是谁可以任意处决!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弄出今晚这一切的那个家伙杀人了,而且……那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危险存在……

    房间里,数双眼睛都落在了办公桌上,那里静静的搁置着那五六根拧成一团的镀锌管,只是看一眼,都让人只吸冷气。

    很难想象这是人力能够达到的,如果不是那个光头男等人发疯了似的唠叨,甚至主动供述了自己的窝点,他们在窝点查出的毒品,足够那些个家伙把牢底坐穿了。

    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个家伙脸上带着京剧脸谱,而且还是京剧中的丑角脸谱,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而一群逞凶斗狠的混混宁愿坐牢也不愿意再见那个面具男,可见那个家伙给他们造成何等的恐惧。

    自从刘永被撸下马,张国胜顺利的升任一局之长。

    端坐在办公桌后,张国胜一口一口深吸着香烟,威严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办公桌上拧成麻花的镀锌管,满脸的凝重。

    “张局,这显然不是人力可以达到的,就算是那些大力士也做不到吧。”

    “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香烟燃尽,火星刺激着两指,让有些魂不守舍的张国胜回过神来,语气低沉的道,“我就见过一个人可以做到,不过他也只是将两根镀锌管拧成麻花,而做不到随手将一把镀锌管拧成这样。”

    “是谁?”几个人都忍不住好奇的道。

    “我的老大。”张国胜满脸尊敬的道,“当初他是我们队伍里唯一一个可以免试进入龙隐,甚至可以直接升任特级教官的存在,可惜……”

    一群人肃然起敬,他们可都是知道眼前这位张局的些许过去,听说当初在一个很隐秘的部队服役,可是兵王级别的存在,那张局的老大,该是怎么样的存在?

    焦小娇满脸期待,张局的身手,都让她难以望其项背了,要是他老大,那得甩自己几条街呀。

    不过张局并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接着随手拨拉开钢管,捏起一枚黄豆大小的电子元件。

    在场的所有人对这东西都再熟悉不过,这是微型跟踪器,而这玩样儿是从带回局子里的那个光头男身上搜到的。

    “那家伙早就被人跟踪了也不觉,而这跟踪器很有可能是在酒吧被人装上的。”张国胜眉头深锁,“像光头这样的老油条,在这方面一定很警觉,而对方能将这东西放在光头身上,很显然两人有过近距离的接触,让技术科,调出酒吧以及附近的所有监控,看谁今晚跟光头有过接触。”

    有过接触?

    焦小娇本能的想到了那个大色狼,不过紧接着,她又忍不住暗呼晦气,那家伙除了会占自己便宜,就是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要说打几个小流氓,她相信,可是将那五六根镀锌管拧成麻花,就那个小白脸,还是算了吧。

    怎么着也应该是浑身肌肉跟斯瓦辛格似的猛男,才能够做到。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她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忽然想着,如果真是那个家伙,该有多好,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看中的男人时一个绝世高手?哪个女人心中没有一个英雄梦?

    不过紧接着,焦小娇就忍不住红了脸,什么叫自己看中的男人,那个混蛋,跟自己一共才见了四面好伐,而且见一次面,气自己一次,自己都恨不得将他吊打了。

    而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办公室门被推开,一个警员走进房间……

    “酒吧的摄像头调出来了。”

    “结果怎么样!”房间里一群人也是激动起来。

    “那个……摄像头好像被人掉转了镜头,酒吧里的一切都没有被录入。”警员满脸怪异的道,“而且,酒吧附近街道的天眼系统,所有监控探头在那一时段都怪异的转移了镜头……”

    房间里瞬间安静的掉针可闻,本能的,他们想到了前段时间苏家大小姐被袭时,同样是监控镜头诡异的转向,这手法何其相似,难道是同一个人?

    ……

    苏灿回到家中,脸上还难掩的愤怒,他没有想到那群毒贩子居然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那个鸭子的房间,那些毒品就如同面粉一般,随意的堆砌在房间的角落。

    而从那个家伙口中知道的信息,虽然只是冰山一角,但已经让他触目惊心,以至于最后忍不住送那个混蛋归西。

    可是即便如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宋家参与其中的影子!

    苏灿不介意跟那个女人合作,但是也不想成为被别人利用的棋子,所以,对于这件案子,他倒是愈发的有兴趣了。

    明珠的警察是饭桶不作为,那么他不介意为明珠百姓除害!

    “哼,你还知道回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将苏灿思绪拉回了现实,啪的一声,烟暗的客厅灯火通明,钱秧秧怀里还抱着那个苹果笔记本,满脸鄙夷的看着苏灿,“从离开到回来,一共用了一小时零五分,看样子洗头房的货色还挺和你口味儿?”

    “嘿嘿,还不错。”苏灿脸上立马摆出一副满足的表情,“唉,岛国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够温柔,不像某些野蛮女,就是有点儿松了。”

    “有点松?什么松了?”钱秧秧一脸狐疑,不过紧接着又是满脸凶悍,“你说谁野蛮!”

    钱秧秧就恨不得将手里的本本拍这混蛋的脸上,从没有见过一个家伙可以把嫖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而且还当着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好吧,自己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

    不过一想到造成这一切的都是眼前这混蛋,她又忍不住悲从心来。

    “好了,已经很晚了,赶紧洗洗睡吧。”苏灿看一眼钱秧秧手里的电脑画面,居然还是游戏,这大小姐上班游戏,下班游戏,除了游戏就没有别的娱乐节目了?

    没事儿,多下下种子,看看小电影陶冶情操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