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龙形玉佩
    ,!

    接下来的几天,毒品事件,还是在明珠造成了轰动,而徐湾分局的张国胜成为了明珠电视台的常客,也成为了明珠老百姓眼中的扫毒英雄。

    不过这一切,对于苏灿都无关,他的生活依旧按部就班,每天上班迟到,下班早退,偶尔跟肥波他们几个混混酒吧,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身边太多的美女环绕,苏灿对那些酒吧里的庸脂俗粉,居然都提不起兴致。

    而佳人服饰,近段时间也进入了快车道,不知何时起,国内主流媒体都多了佳人服饰的新闻。

    苏山午餐拍卖得主,电商平台的构建,以及比明星还要娇艳的美女总裁被好事者挖出,都让佳人服饰赚足了眼球,也保证了在公众面前的曝光率。

    几天的磋商筹划,苏山的午餐,终是开始了。

    清晨,黄浦江上的薄雾还没有散去,外滩已经开始了一日的喧嚣,不过今日却显得格外不同,少了一些游客,多了那些架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狭长的红地毯从路边一直延伸向不远处一座当年德国留下的古老厚重的建筑大门前,红地毯四周是各路记者。

    木槿带着佳人服饰的管理团队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被眼前的景象吓着了,不过紧接着就恢复了淡然神情,走上红地毯,享受着四周无数的闪光灯,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明星争着抢着要走红地毯,原来被人瞩目的感觉,居然这样的爽。

    木槿觉得,就算这顿午餐没有一点点收货,仅仅今天之后,明天各大金融媒体的头版头条都收回了之前的投资。

    木槿身后,钱秧秧只是百无聊赖的左右四顾,而在钱秧秧身边,苏灿却是耷拉着一张脸,你说你们都是公司的领导,来凑热闹也就罢了,自己一个公司底层p民,也被拉过来,完全是抓壮丁!

    “咦,你看,那个标志好眼熟哦。”眼珠子乱飘的钱秧秧忽然眼睛一瞪,而后碰碰一旁的苏灿道,“1990?这会所这么起这破名,啥意思?”

    “我哪知道。”苏灿有气无力的道,抬头瞟一眼举办今天午餐的会所,会所门脸全部是花岗岩挂壁,欧式环形的大门上,1990的名字,显得格外怪异,显然店老板可能小学没毕业!

    而让原本满脸无所谓的苏灿身子一僵的是,会所名字下方的会所logo!

    那是一条造型古朴的龙,呈现一种古拙的s型。

    像这种浮雕,只有在古书上可见,春秋时,雕龙常用卧蚕纹,纹饰凸起,立体感强,其双线雕手法是外圈线细,内圈线粗,使眼睛突起,更显有神,形成浅浮雕。

    苏灿之所以这么了解,那是因为他身上也有同样的玉佩,确切说是半块,只有龙首,没有龙尾。

    “哦,我想起来了,你身上那个龙首,跟这个logo好像哦。”一旁的钱秧秧大惊小怪的道。

    “你认错了。”苏灿脸色莫名的阴沉了下来,语气冰冷的道。

    在钱秧秧的记忆中,眼前这家伙从来都是嬉皮笑脸没正经的,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苏灿这幅表情,那种冰冷的神态,让原本还准备分辨的钱秧秧忍不住瘪瘪嘴:“认错就认错了嘛,这么凶干嘛。”

    木槿带着一群人刚上台阶,就看着门口,带着金丝眼镜的苏明月满是笑容的迎了上来:“槿儿,欢迎欢迎!”

    “苏学长?”木槿一脸错愕,她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碰到苏云明。

    “哦,忘了告诉你,苏山是我的小表妹,苏山的妈妈是我长辈。”苏云明一脸矜持的道,“所以,今天我就自告奋勇的来接待你了。”

    “难道今天这都是你安排的?”木槿表情明显一愣,接着满脸感激的道,“真的太谢谢苏学长了。”

    怪不得,今天来了这么多媒体记者,其中不乏国家级金融杂志的记者,以前像佳人服饰这样的小公司,可是入不了人家的眼,今天却全都齐刷刷的到了。

    “应该的。”苏云明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笑的温文尔雅,于是,木槿身边,那些佳人服饰的高层,一个个看向苏云明的眼神中,都多了一丝丝谄媚的味道。

    苏灿眼睛微微一眯:“听说苏学长上学的时候不是个穷光蛋?怎么还有苏山这样的豪门亲戚?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不会是苏家失散在外的私生子吧?”

    “……”原本笑的一脸矜持的苏云明表情明显一僵,不过只是一闪而逝,脸上又恢复了笑容,“苏先生开玩笑了,家母很早前就离开了苏家,所以我们之前联系不多。”

    “哦,之前联系不多,之后你就抱上了苏家的大腿,也是,这样最起码可以少奋斗几十年。”苏灿摸着鼻子,“不过,你妈比你有骨气。”

    “苏灿。”木槿眼皮子老跳,“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苏学长,你别介意,苏灿他不是有心的。”木槿紧张的道,她绝对不允许今天的午餐出现意外,因为任何一丝意外,对于进入快车道的佳人服饰,都是致命的。

    “不介意,槿儿的面子,我怎么也要给嘛。”苏云明一脸不介意的道,“好了,大家随我来吧,苏山以及东电的精锐团队,已经在会所会客室准备就绪。”

    于是苏云明领路,木槿一群人紧随其后,虽然他们在明珠也算是金领阶级人物,可是此刻,他们居然感觉到一丝紧张,因为他们所见的,可是金融领域绝对领头的大鳄级存在。

    “虚伪。”钱秧秧看着苏云明的背影,不屑的瘪瘪嘴道。

    苏灿一脸诧然,恩,君之所见略同,这货一看就是一个十足伪君子。

    没想到钱秧秧这丫头片子居然还有这眼光,原本看这八婆不顺眼的苏灿,这一刻,居然看着她格外的顺眼,其实细细一看,这丫头还是很漂亮滴。

    咦,几天不见,胸部居然见长?

    “看什么看,在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钱秧秧可没有感觉到紧张的氛围,凶狠的瞪一眼苏灿道。

    “不看就不看,垫了胸垫,有啥好看的。”

    “谁……谁垫那玩样儿了。”钱秧秧怒了,不过此刻也只能压低声音,“老娘只在年龄上造过假,还从来没在胸上造假!”

    “……”

    苏灿嘴角微抽,也是,就这豆包点儿大,还至于造假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