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龙图相请
    ,!

    “你是钱家的丫头吧。”苏明珠忍不住轻笑,“当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在襁褓里,没想到已经出落的这般标致。”

    “你……你认识我?”钱秧秧一脸诧异的道。

    “当然,我跟你妈妈可是好姐妹。”苏明珠点点头,“你可以叫我苏姨!”

    似想起了什么,苏明珠脸上浮现一丝黯然:“你妈妈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国家不会忘记她,相信我,很快,你会以自己的母亲而骄傲。”

    嘴里还有未吞下的牛肉,从来一副没心没肺吃货嘴脸的钱秧秧手中的刀叉一顿,眼睛却是红了,而一旁的苏灿心中却是一动,听钱秧秧说,她妈妈不在了,他爸就急不可耐的给她找后娘,难道钱秧秧母亲的死,其中有什么隐情?

    一个可以上升到国家不会忘记的女人,那女人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想到钱宇恒的神神秘秘,以及身边跟着的龙隐的成员,还有发生在钱秧秧身上的那次袭击,那些人都是为何而来?

    看着钱秧秧泫然若泣的眼神,再看看一旁的苏灿,苏明珠一脸长辈的慈祥:“你应该回到你父亲的身边,那样才是最安全的。”

    “我才不回去。”钱秧秧噘着嘴,一脸气恼的道。

    “我想……你误会你爸爸了。”

    “我才没有误会。”钱秧秧再也抑制不住委屈的抹了一把泪,推桌起身就向着会客厅外跑去……

    “对不起,先失陪一下,我……我去陪陪秧秧。”木槿一脸歉意的对着眼前苏明珠道,接着也是急匆匆的跟着钱秧秧出了会客厅。

    看着钱秧秧离开的背影,苏明珠微微一叹,而后目光落在了苏灿身上:“秧秧是个单纯的好姑娘。”

    “你想说什么?”苏灿晃着手中的红酒,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意,“是不是准备再给我一张空白支票,让我离她也远点?”

    “苏灿,不知我今天哪里做的让你这么不满意,以至于你火气这么大。”苏明珠脸上带着狐疑,“如果是因为我今天的擅作主张,让你心里不舒服,我在这里向你道歉,不过,今天我真的是一片好意。”

    “对不起,是我失态了。”苏灿推开椅子,站起身来,他忽然对今天的午餐失去了最后的一丝兴趣,走了几步,苏灿又停住了脚,扭头看着餐桌旁的苏明珠和苏山,“如果可以,我想知道这间会所的主人。”

    “怎么?难道你是对这家会所的主人不满?”苏明珠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苏灿。

    “不能说就算了。”苏灿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转身就准备离开。

    或许,那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龙纹图案,随便翻翻那些古书,哪怕是百度一下,都会出来一大片,也许会所的主人也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龙纹而已。

    “这间会所是我开的。”看着苏灿的背影,苏明珠鬼使神差的开口道,“因为,它对我有特殊的意义。”

    “……”苏灿愕然的转身,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最终僵硬的转身,一步一步的向着大门方向走去,而拳头却一丝一丝的握紧,那一刻,他的心很乱。

    这会所是她开的?

    苏云明端着血淋淋的牛排进来,正好看着苏灿推门出去,不由满脸狐疑:“不吃了走?”

    “留给你吃吧!”苏灿脸色难看的道。

    “他这是怎么了?”苏云明好奇的转头看着苏明珠和苏山,虽然两女强自镇定,但是苏云明还是从两人脸色看出了一丝异常……

    苏灿不知道怎么离开会所的,站在会所外,苏灿扭头,看着龙纹上的1990,脑海中乱成一团浆糊,1990年4月5日,这是他的生日,是老爹在外滩捡到自己的日子。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一定是!

    苏灿发觉自己的双手居然抑制不住的颤抖,努力的想要从身上摸出香烟,居然接连几次都没有摸出烟盒,最后烦躁的双手插兜里,抬腿漫无目的的向着外滩就去。

    “吱!”

    刺耳的刹车声在身边响起,一辆路虎揽胜停稳在路边,车窗放下,露出一张陌生的脸:

    “我们少爷要见你。”

    苏灿斜着眼睛瞟一眼开车男子:“你少爷算什么东西,他想见我让他自己过来。”

    “我们家少爷是龙图。”

    “我管他龙图还是狗图。”苏灿一脸不爽的道,“想见我,让他自己滚过来,他断了一条腿,又不是断了两条!”

    开车的男子额头已经见汗:“我们家少爷让我告诉你,他查出那天的幕后凶手了,想请你过去一同商量之后的事情。”

    原本准备离开的苏灿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开车的男子:“你应该知道,欺骗我的代价!”

    富春江,

    同样是一个会所,好似只要带上会所两个字,在普通民众就透着高不可攀,出入无白丁,往来皆巨贾。

    不知何时起,会所就成为了商人官家资源共享的场所,在明珠也有着大大小小,或有名气或没名气的会所,或隐藏高楼大厦之间,或建在穷山碧水之中。

    富春江会所,不在高楼大厦,也不在群山碧水,而在明珠城市公园绿树环绕之间,远处高楼勾勒出明珠的城市轮廓线,别有一番意趣。

    苏灿被开车的男子带到了富春江,而后穿过充满古意的廊亭水榭,来到了一个包厢外。

    苏灿抬头,门楣上,洞庭湖三个飞白大字张牙舞爪,显然出自名家之手。

    “少爷仔包厢等您。”男子一脸恭敬的道。

    苏灿推开房门,说是包厢,却是一个院落,不过名叫洞庭湖,院子里也没有湖,不过精致的小院落花团锦绣,太湖石堆砌的假山之上,一座古香古色的四角尖顶亭子,龙图正悠闲的坐在亭子中间的石凳上,另一侧,一个古装丽人正动作优雅的施展粤式茶艺,而在太湖石假山四周,一个烟衣大汉戒备四周,居高临下,神情冷冽的盯着苏灿。

    苏灿脸上一丝不快一闪而过,是你丫的请我来的,座这么高,还找这么多保镖,这算什么意思?给自己下马威?

    苏灿没有沿着山石堆砌的石路上凉亭,只是脚尖一点,身子轻飘飘的跃上半山腰,借着突出的山石,身子继续提升,已经落在了凉亭外。

    动作说不上潇洒,但是却只有一股气势,看着凉亭里的龙图,苏灿也没等人家招呼,径直在龙图对面的石凳坐落,一双眼睛看着在眼前装逼的龙图,冷漠的道:“今天请我来,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生起气来,可是连我自己都怕!”

    “放心,先喝茶,咱们边喝边聊。”龙图笑眯眯的一挥手,“姑婆,上茶!上好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