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你中毒了
    ,!

    “啪!”

    清脆的声音格外的悦耳,原本狞笑的龙图呆住了:“你……你居然敢打我。”

    “啪啪!”

    巨力之下,龙图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软绵绵的支着桌角的苏灿。

    剧情不应该是这样演的,怎么会这样,自己手里可是捏着他的死穴,他应该跪在自己身前,痛哭流涕的祈求自己放过他才对,他居然敢打自己!

    他是什么身份,龙家的大少爷,明珠那些公子哥儿巴结的老大,却接二连三的在苏灿手中吃瘪。

    而且,他不是喝下软骨散了么,怎么打耳光还是那么的疼。

    龙图一双眼睛怨毒的看着苏灿,那一刻,心中愤怒,羞耻,怨恨翻腾,让他气急败坏,声音歇斯底里的咆哮:“姑婆,给我废了他,把他五肢都给我折断!”

    龙图一脸狰狞,上次姓彭的被废,现在还在医院里,这次的姑婆可不是那个老东西能比的,不但身手高绝,更恐怖的是这老女人让人防不胜防的毒!

    他就不信这个家伙今天能够全须全尾的走出去,合作是一回事,但是前仇旧恨不报,那也就不是他龙图的性格。

    龙图话语刚落,苏灿眼中,那花色的长袍在飞扬,如果长袍包裹的是一个二八佳人,随着长袍飘飘,或许会有一丝仙气,不过长袍包裹的却是一个老女人,浑身都透着鬼气。

    只是眨眼间,那枯柴般的手爪好似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破空声,突兀的出现在苏灿的眼前。

    原本好似浑身无力的苏灿动了,身子无比迅捷的一个后仰,避开呼啸而来的凌厉一爪,而桌下的脚狠辣照着老女人的胯间撩起……

    事实证明,武功再高,断子绝孙退一脚撂倒。

    而且裆部被踹,不仅仅男人会蛋疼,女人也会,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羞耻。

    “你没有中毒。”老女人退出老远,两腿紧紧夹着,一张老脸上的皱纹更是堆砌的如同沙皮狗一般。

    “不好意思,我也带有解药。”看着龙图嘴巴张的滚圆,苏灿笑的人畜无害,“很显然,你的软骨散对我无效。”

    “不可能,我的软骨散乃是苗疆特有,解药也是独一无二,你怎么可能有,说,你从哪里得到的。”老女人满脸阴鸷的盯着苏灿,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长的这么丑,还这么老,看一眼都要长鸡眼!”

    “……”老女人被戳中了痛处,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我要杀了你,一定杀了你!”

    老女人脚尖一点,瘦小的身子再次向着苏灿扑来,满脸阴鸷的一挥长袍,花色长袍猎猎,呲呲声中,宛若牛豪般纤细的暗影向着苏灿四肢百骸冲来,透过厅外的阳光,居然闪动着湛蓝的光彩!

    那一瞬间,苏灿感觉自己身体每一个要害都被笼罩了一般,眼看着那些细密的针尖就要落入身体,那一瞬间,体内,原本宛若死水的一股力量诡异的从四肢百骸涌出,疯狂的旋转起来,原本急速而来的湛蓝暗器好似受到一只无形的手掌控一般,诡异的凝固虚空。接着噗噗掉落。

    不过苏灿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女人已经鬼魅般的出现在跟前,那宛若鬼爪一般的手爪已经凌厉的向着他的脖颈抓落。

    苏灿心中一惊,眼看着自己就要落入对方手中,几乎在同时,嗡的一声微响,悦耳的风铃声好似天外传来,苏灿眼角一跳,一道白色的匹练划过,紧接着,一声尖锐刺耳的惨叫就传入耳中。

    苏灿瞪大眼睛,就见老女人脸色煞白的飞退,而在原地,一只干枯的手爪落在暗红色的血液中,凉亭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儿。

    “你……你是什么人。”老女人满面惊恐的盯着凉亭中突然多出来的一个人。

    原本正幻想着报复快感的龙图也是呆愣愣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苏灿身边的丫头片子。

    即便是龙图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见到这丫头的那一瞬间,还是被她的容颜所惊艳,虽然还带着稚嫩,但是不可否认,将来肯定是一祸水级美女。

    而更另类的是,对方一声古色长袍,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青铜盒子。

    “你没有资格知道是我什么人。”剑侍满脸冷淡的道,接着一翻手,原本跌落地面的那些细如牛毫的湛蓝细针飞入手中,翻手间,湛蓝细针呼啸着飞向老女人。

    隔空摄物?

    老女人惊恐的想要躲,却发现那细针上中下封死了她所有退路,如同先前她对付那个小子一般……

    噗噗噗……

    细密的声响,老女人原本飞起的身子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一只手已经发疯了一般的从胸口摸出一个瓷瓶……

    噗!

    剑侍屈指一弹,对方手中的瓷瓶爆裂,充满恶臭的粉末飞溅在地上,可是那老女人却不要命般的埋头舔着石缝里的药粉。

    苏灿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浑身都是一个激灵,特别是那鸡皮一般的皮肤都附上了一层诡异的淡蓝。

    好烈的毒!

    苏灿心中一惊,如果这针要是沾上自己,那今天真的要着了这瘸子的道了。

    果然这瘸子没安好心。

    苏灿眼神不怀好意的看向一旁已经傻了眼的龙图,嘴角也是勾起一个森冷的笑……

    “你……你想干什么。”龙图一个激灵,满脸恐惧的看着苏灿。

    “恩……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浑身发热,每一根骨头都好似有千万只蚂蚁在上面撕咬?”苏灿笑眯眯的看着龙图道。

    原本满脸惊惧的龙图表情一僵,接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你……你什么意思。”

    “嘿嘿,刚才跟你调换茶杯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多加了一点儿佐料。”苏灿一脸不好意思的道。

    龙图脸色大变,不过感受一下,似乎没有苏灿说那种浑身发烫,每根骨头都奇痒难耐的感觉,心中就忍不住一喜,看来那个老女人给自己的解药还真不错。

    龙图在考虑要不要装的痛苦一点,好蒙骗过这个混蛋,今天明显自己这边战斗力偏弱,择日再战!

    不过龙图还没装模作样哼几声,就看着眼前这混蛋一张讨厌的脸凑了过来,一脸的疑惑的表情:“剑侍,你丫给我的药没效果?”

    “怎么可能。”剑侍皱起眉头,接着从石桌上端起一杯茶汤,顺手丢进去一枚药丸,那茶汤就如同沸水一般翻腾起来,看的龙图脸都绿了,转身就向着凉亭外爬:“救命,救我!”

    凉亭外,一群‘镇守四方’的保镖都被剑侍手中的剑吓住了,一个个不敢上前一步,至于那个老女人,好吧,她现在很忙,砖缝里的解药还没添干净!

    “咱们的合作还没谈完,龙大少这么急着走干什么。”苏灿一脚踩着龙图的瘸腿,一手从剑侍手中接过茶汤,捏着龙图的下巴,就往里灌。

    于是,茶汤下肚,龙图一张脸瞬间涨红的如同红皮虾,细密的热汗顺着额头流下,接着那种发自骨子深处的痒让龙图抓狂一般的浑身乱挠……

    “你看,我就跟你说你中毒了。”

    “……”

    “解……解药。”龙图抓着苏灿的裤腿,一双眼睛中满是哀求。

    他真的后悔了,他狠,可是眼前这个魔鬼比他更狠。

    确切说,他们是同路人,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咱们可以商量一下,我打断你哪条腿了。”如同龙图先前那般,苏灿笑眯眯的抓过一旁跌落的钢管,对着龙图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