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丈母娘??
    ,!

    苏灿觉得宋家这段时间肯定是走了背字了,杜家那个女人狮子大开口,要宋家一般的财产,今天龙家这瘸子更狠,明显吞了宋家还不满足,还想连钱家都吞了。

    不过这死瘸子可真不是个玩样儿,想要见自己的时候,亲自找人将自己接来,现在自己离开了,居然没有人鸟自己。

    不知道明珠打车很贵么!

    苏灿回到公司,还在琢磨着下次见面,是不是让那个死瘸子给自己报销车费。

    苏灿琢磨着下次见面,一定要让那家伙给自己报销车费。

    公司大堂里,依旧如同往常一般人来人往,不过苏灿眼珠子一扫,就注意到角落里,肥波三个鬼鬼祟祟的样子,特别是肥波,满脸愁容。

    “怎么了?又泡妞泡到鸡了。”苏灿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凑上前道。

    “唉,快别提了。”肥波一脸伤感,“前几天,终于找到一个女人,两人聊得还不错,她还答应可以考虑做我的女朋友。”

    “这是好事儿啊。”苏灿狐疑的看着无精打采的肥波道。

    “咳咳,她让我满足她九个愿望。”肥波一张肥脸都皱了起来。

    “九个愿望?这女人心也忒贪了吧。”

    “重点不是这里。”肥波恶狠狠的拍一把大腿,“这九个愿望,我都满足了她八个了,现在就差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是啥,说出来,看哥们儿能不能帮助你。”苏灿很是同情的看着肥波,听说这货经常出入各种万人相亲大会上,每次都是折戟而归,好不容易有那么一个还算靠谱的,能帮一把是一把嘛。

    “咳咳,最后一个要求是,她站在离我18cm远的地方,我不准动手动脚,只要我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能够碰到她,她就当我女朋友。”肥波苦着一张脸,“这可难死我了。”

    苏灿表情僵住了,而一旁的强哥和黄大仙早就已经笑的直不起腰,光头强更是笑的眼泪花子都出来了,很是同情的看着肥波那像怀了三胞胎似的滚圆肚皮:“唉,兄弟,看样子你女人那方面挺饥渴的啊,离你肚皮18cm,你二弟还得碰着人家,那得长多长啊!”

    “滚,咱们以后还能不能做朋友了。”肥波怒了。

    苏灿拍拍肥波的肩膀:“你丫傻吧,直接尿她啊!”

    肥波三人表情都僵硬在了脸上,傻愣愣的看着苏灿,许久之后,肥波才一拍大腿,他娘的,自己咋就没想到。

    肥波转身就往公司外跑,显然是准备实际行动去尿那女人了。

    苏灿一脸过来人的表情,鄙夷的看一眼身边还神经错乱的黄大仙和光头强,接着摇头晃脑的向着大堂服务台走去,留给光头强和黄大仙一个骚包的背影:“18cm,可不是谁都能像我这般天赋异禀。”

    光头强和黄大仙很是鄙夷的对着这货竖起了中指。

    前台美女朱佩佩,依旧让人赏心悦目,淡淡的妆容,还有那深开的v领内深邃的沟壑,都让苏灿直流口水,不过对方的一句话,就给苏灿当头淋了一盆冷水。

    木槿的老娘来公司了!而且还是领着人来的。

    木槿的老娘?那岂不是自己的丈母娘?

    丈母娘找上门,难道自己跟木槿的事情东窗事发了?

    苏灿心里还真有点儿怵,跟木槿交往这大半年里,只知道她有个倒霉蛋弟弟,从来没听她提起过老娘,既然未来的丈母娘上门,苏灿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见一见。

    苏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见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老女人,居然会心里忐忑,当他偷偷摸摸的来到木槿的办公室外,刚敲门,原本紧闭的房门就被飞速的打开,里面就冒出一张苏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

    “姐夫,您来了。”木晨满脸欢喜的表情,特别是那一声姐夫,真诚的让苏灿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苏灿狐疑的看着木晨,难道派出所铁笼子把这货关的智商归零了?往日里跟自己可是很不对头来着,今天居然主动叫自己姐夫?还有,这货看自己那什么眼神,那含情脉脉的眼神,让苏灿一个激灵,满脸戒备的看着这货,这货不会是在铁笼子里净捡肥皂了吧!

    “姐夫,你来的正好。”木晨一把拉住苏灿的胳膊,就往办公室里拉。

    苏灿赶紧抽回胳膊,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么!

    不过苏灿终是走进了办公室,只是瞄一眼,就感觉到今天办公室的氛围有些不对头,办公桌后,木槿的脸色冷漠,而在会客室方向,一张沙发上,端坐着两个神情倨傲的女子,在两个女子身边,还坐着一个西装笔挺,满脸公子哥傲气的男子。

    年纪大的不用说,肯定就是自己那从未谋面的丈母娘大人了,而在中年女子的身边,坐着一个年轻女子,面容跟中年女子有七八分相似,却不知是什么身份。

    而此时,两女一男目光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苏灿明显感觉到两女打量自己的眼神中透出的鄙夷,不屑,特别是那个年轻的女子,上下打量一番苏灿,就兴趣乏乏的嘴角轻蔑一勾:“穷鬼!”

    接着就低头玩着自己黄金色的爱疯六……

    “姐夫,我给你介绍。”木晨很是勤快的凑到苏灿身边道,一边说着,一边还不爽的瞪一眼沙发上那个男子,“这位是我妈,这个是我二姐。”

    “二姐?”苏灿一脸愕然,看看木槿,再看看身边的木晨,“你家二姐是捡的?”

    这三人完全看着不像啊,木槿漂亮的过分,就连木晨,虽然看这小子不爽,怎么着也是眉清目秀,就差一点点就赶上自己的帅了,可是眼前这个年轻女子,虽然看得下去,但是比起木槿和木晨,那差远了,漂亮就不搭边了,连酒吧的庸脂俗粉,都比她强点儿。

    这基因突变的厉害啊!

    “你才是捡的呐,我可是我妈妈亲生的。”年轻女子怒了,一脸刻薄的瞪着苏灿,“妈,你看这个乡巴佬,那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人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灿表情一僵,直勾勾的看着她?

    好吧,苏灿感觉自己先前在富春江喝的龙舌兰都要吐出来了。

    还有,这女人说‘我可是妈妈亲生的’,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好似木槿和木晨就不是一个娘生的?

    难道……苏灿心中就是一动,视线再次落在了木晨和木槿身上,果然,被自己欺负无数次都屡败屡战的木晨,脸上都泛起了一丝阴郁,而木槿,脸色更是阴沉的好似能挤出水来。

    而此时,中年女子脸上也明显带着一丝不喜:“木槿,这里可是总裁办公室吧,怎么随便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

    苏灿眉头一皱,而原本阴沉着脸的木槿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他不是阿猫阿狗,他是我木槿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