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林志坚的委屈
    ,!

    作为一个从穷小子一步步成为腰缠万贯的富豪,林斌良有着所有富一代一样的毛病,年轻时奋发图强,等功成名就,腰缠万贯之后,同样喜欢出入风月场所,喜欢包养小明星,跟手下员工玩暧昧。

    因为你有钱,有身份地位,身边总会有太多的花蝴蝶缭绕,在这花花世界,又有几个人能够守得住本心?

    所以,年近五十的林斌良,偶尔也喜欢出入这些风月场所,在那些年轻的小姑娘身上活动一下筋骨,找回自己年轻时候的雄风。

    不过,今天他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找女人,而是受一位大人物邀请。

    同样是一个包厢,这里却没有其他包厢的灯红酒绿,滢靡骄奢,包厢里,林斌良正襟危坐,即便眼前男子只是一个跟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年纪,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可以随意的玩弄那些荧屏上清纯的大小明星,可以看中哪个女人,随意的用钱砸的对方主动的爬上自己的床。

    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是钱无法买到的东西,他是一个商人,在华夏这个官本位的社会,用某位政客的话说,商人只是他们养着的彘,你再肥,最后也是人家的盘中餐。

    眼前虽然只是这个年轻人,却有着他无法撼动的权势,有着他一个小小商人只能仰视的豪门家族。

    所以,今天眼前这位大少请自己,他推掉了几个猪朋狗友的相邀,偷偷的来到了这里。

    林斌良是一个商人,从小人物摸打滚爬到今天,他虽然小学没毕业,但是却有着商人敏锐的嗅觉,有着底层小人物的狡猾。

    他开出了自己的价码,而对方同样给予了自己想要的一切,最后自然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而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开启,一个西装男脚步急促的走了进来,在年轻男子耳边轻声的耳语着,而原本满脸神态优雅的男子脸色变了:“老狼呢,他是干什么吃的。”

    “事情突然,总经理今晚有其他事情,所以……”

    “大少,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一旁的林斌良享受的咀嚼着柔韧的牛排,笑眯眯的道。

    “林公子也在加勒比,听我手下说,林公子可能出了一点儿意外。”林斌良对面,年轻男子眉头微皱,沉声的道,如果苏灿此刻在这里,一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擦脂抹粉的男子,赫然是宋破军。

    “怎么了?犬子是不是又惹事了。”林斌良心中也是一突,他可是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他可是不止一次的给那小子擦过屁股,而今天可是关键时刻,自己那个混球小子可千万别惹怒了眼前这位大少。

    “我手下说,林少好像跟人起了冲突。”宋破军优雅的擦拭着嘴角本就不存在的油渍,站起身来道,“听说林少吃了点儿亏。”

    “真是胡闹,看我等一下怎么收拾这混球小子。”林斌良一脸怒气的道。

    “年轻人嘛,难免有冲动的时候。”宋破军优雅的向着包厢外走去,“今天林总既然来到这里,那就是客人,林公子是客人,在这里吃了亏,我这个主人面上也无光,我倒是要看看,是谁敢在我头上闹事。”

    既然今天相谈甚欢,他宋破军自然也要拿出点诚意,对于他而言,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在明珠,敢不给他宋大少面子的,还真没几个人。

    林斌良一脸感激涕零的表情,嘴里却依旧对自己的儿子骂骂咧咧,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只是,当他悠闲的陪着宋破军来到自己儿子的包厢时,看着自己儿子被几个公子哥按在沙发上,而一个男人在自己儿子身上,如同野兽一般咆哮着耸动身子的时候,原本骂咧咧的林斌良整个脑袋都炸了……

    他认识那几个公子哥儿,不是跟着自己儿子鬼混的那些个狐朋狗友么,可是这些混蛋现在都在做什么!

    “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

    林斌良怒目圆睁的怒喝着,快步冲上前,一把踹开趴在自己儿子身上的那个公子哥,却见对方神志不清,只是发出一阵阵低吼,明显是被人下了药,却让暴怒的林斌良表情也是一凝。

    林志坚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如果可以,他宁愿选择嘴里被灌酒,那样也好过被人走汗道的屈辱,抬起模糊的泪眼,当看到自己老子的时候,林志坚再也忍不住的抱着自己老子,哭的像个孩子。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林斌良怒了,他自己儿子再没用,再废物,就算是一滩烂泥,那也是自己的孩子。

    自己的儿子居然在这里被人爆了菊,他林斌良好歹在明珠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晚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他那张老脸还往哪里搁。

    “您老如果眼睛还没瞎的话,应该可以看到,当然是被你踹地上的那个家伙‘干’的嘛!”就在林斌良咆哮的时候,一个戏虐的声音响起。

    房间里,众人的目光才第一次落在了那个不起眼的角落,当看到角落里正在举着手机拍大片的家伙的相貌时,宋破军本能的想扭头就走,他也没有想到跟林家那小子起冲突的居然是这软硬不吃的货,如果说要列一个他最不想见的人的名单,这个混蛋绝对是第一个!

    “你……你是什么人。”林斌良满目凶光的道,他从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摸打滚爬到现在这个地位,显然也不是善类,眼前这个年轻人敢对自己儿子做出这种事情,他就敢要了眼前这个混蛋的命。

    “我是什么人?”苏灿摸摸鼻子,接着似笑非笑的看向门口方向的宋破军,“宋大少应该很了解吧?”

    听着苏灿的话,宋破军表情就一僵,脸色也是有些难堪,可是注意到林斌良透过来的眼神,宋破军知道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今天他必须给林斌良一个交代,因为在他的计划中,林斌良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他叫苏灿,佳人服饰副总的小秘书而已。”宋破军眼神淡漠的瞟一眼苏灿,“说起来,人家可是你林总的下属员工!”

    佳人服饰?

    说实在的,他还真不知道钱氏集团还有这么一个子公司,对于市值千亿起的集团,下属子公司不计其数,能入总公司眼的,也就那几个而已,当然,里面肯定不包括佳人服饰。

    而就这样一个子公司的小员工,蝼蚁一般的家伙,居然把自己的儿子弄成了这样?

    如果先前因为不知道对方底细,林斌良还能忍着怒火,那么此刻,他满肚子的火气再也忍不住的爆发了:“今天,如果你不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那么你今天也别想囫囵个的离开这里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林斌良眼神阴厉,“或者从楼梯上摔下去,或者从窗口丢下去,或者进局子里,我有无数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相信我,不要考验我为数不多的耐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