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一怒杀人(一)
    ,!

    “对了。”苏灿站住脚步,扭过头来,好似没有看到焦小娇咬牙切齿的不忿模样,“今晚这么大的事情,你们警方明天一定要开个记者招待会啥的吧。”

    “你又想干什么。”瞅着苏灿明显一副不怀好意的表情,焦小娇立马一脸警觉起来。

    “那个什么柯栋,你们帮我多关照一下,恩,今晚拍的小视频,回头我传网上……”苏灿笑眯眯的道,小样,敢放自己女人的鸽子,自己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瞅瞅,那就对不起自己今晚这么大的阵仗。

    听着苏灿的话,焦小娇不由瞪大了眼睛:“我好像听你以你父母的人格担保,你要是把视频上传,他们妻离子散,孤苦一辈子。”

    “别开玩笑了,这话你都信?而且你没看人家,最后还不是想要反咬我一口?”苏灿一副看白痴似的瞅着焦小娇,“再说了,我连我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妻离子散,跟我有什么关系,孤苦一辈子那是他们的报应。”

    “……”焦小娇表情一僵,直到苏灿那懒散的背影慢慢的在视线中远去,她才回过神来,他难道是孤儿?

    ……

    黄毛很幸运,先前趁着警方抓人混乱的空隙,借着加勒比的暗道溜了出去,像他们这些娱乐场所,有几家不涉黄涉毒的?虽然他们在警方都有内线,但是为了以防万一,都会有隐秘的暗道。

    黄毛本来不叫黄毛,不过因为他头顶染着一撮黄毛,就有了这么一个外号。

    从刚出来混,别人一口一个黄毛,之后跟了狼哥,手底下那些马仔,谁见了自己不得在黄毛后面加个哥,以示尊敬,当然,他并不满足一个哥字,他的目标是以后有朝一日,别人见了自己,都要恭恭敬敬的叫自己一声爷。

    黄毛绕过了几个阴暗的小巷,就进入了车水马龙的主干道,警觉的左右四顾,确定没有跟踪者之后,随手招下一辆的士,身子灵活的钻进车内……

    的士缓缓的融入车流之中,许久之后,一根电线杆后,才闪现出一个疲懒的身影,懒散的靠着电线杆,随手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湛蓝的烟雾中,一双眼睛随意的盯着手机。

    屏幕上,是一副工整清晰的城市地图,一个暗红的点,正在地图上缓慢的移动……

    明珠宝山,是明珠几个工业码头之一,主要靠泊集装箱船舶和一些小型货船,夜幕下的码头,除了几盏昏黄的灯光,映射下的是高大的龙门塔吊和整齐的集装箱阵。

    黄毛在码头外下了车之后,一路七拐八拐,确定身后无人,才小心翼翼的上了一艘摇曳的小型货船。

    相比周围寂静的船舶,小货船灯光摇曳,船厢内,几个面目凶狠的大汉中央,坐着的是一个帅气的西装男子,满头烟发一丝不苟的束拢,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鹰目时不时似有凶光闪动。

    不亲眼见,任谁都想不到眼前这个帅气的男子,居然会起一个粗狂的名字。

    老狼!

    黄毛恭敬的站在门口位置,脑袋微低,他最崇拜的就是狼哥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势,仅仅那一个眼神,每次都让他有种胆颤的感觉。

    “来的时候没有被跟踪吧?”老狼表情冷漠的道。

    “放心吧,狼哥,我专门让那个的士在这里绕了七八圈,确定没有人之后,再用你教我的那种反跟踪的手段,绕了码头好几圈才过来,绝对没有被人跟踪。”黄毛满脸讨好的道。

    “没有被跟踪就好,现在是关键时期。”老狼神色稍霁,“事情怎么样了?”

    “加勒比被封了,警方逮捕了加勒比所有的马仔和鸡,连宋大少都被带到局子里去了。”黄毛毕恭毕敬的道。

    “看来,散完这批货之后,我们也该避避风头了。”老狼脸色阴郁,不过紧接着,那双冷厉的目光一凝,接着呼的一声,站起身来,一个跨步就冲到了黄毛的面前。

    黄毛身子止不住的一颤,就惊恐的看着狼哥手在自己胸前一拂,两指间已经多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电子元件!

    “电子定位器。”老狼脸色大变,“混蛋,你***被人跟踪了。”

    老狼怒不可及的一脚踹翻黄毛,就向着船厢门口走去:“快撤!”

    “轰!”

    船舱里一群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原本紧闭的船舱门轰然声中扭曲爆裂开来,百十斤的铁门径直向着老狼轰去……

    老狼神色一凝,身子飞快的后退,几乎同时,一把抓住扭曲的舱门,一个巧劲,卸掉舱门的冲力,抬起头就注意到门口位置,一个带着京剧丑角脸谱的男子高大的身影。

    “杀!”老狼面目凶狠,一甩手中的舱门,狠狠的向着门外的男子撞去,身子已经紧随其后,凶狠的向着眼前这个面具男冲去……

    “轰!”

    又是暴力的一声沉响,急速飞行的舱门一滞,接着诡异的扭曲,而后携带着巨力狠狠的印落在老狼的身上。

    那一瞬间,老狼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辆急速行驶的卡车冲撞一般,胸骨欲裂,一声闷哼,身子踉跄后退的同时,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溢出……

    此刻的老狼,眼底已经被惊骇取代,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人型坦克……

    “你就是老狼?”苏灿冷漠的看着船舱里的老狼,“鸭子就是你的马仔?”

    “弄死鸭子的是你!”老狼眼睛一缩。

    “你们是自己趴下?还是等我把你揍趴下?”苏灿好似没有看到船舱里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声音冰冷的道。

    “趴你娘。”老狼满脸暴虐的凶狠,“给我杀了这个混蛋。”

    船舱内,一群恶汉神色凶悍的摸出腰间的手枪,不过就在这时,空气中,似乎响起一丝嗡鸣,透过船舱投入的昏黄灯光下,一群人只见一道光芒闪过,接着,他们甚至没有开枪的机会,手腕间已经多了一柄柄薄如蝉翼的匕首,那种撕心裂肺的剧痛,才后知后觉的透过神经元传入大脑……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见原先还在船舱口的面具男,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众人眼前,那只有力的臂膀已经凌厉的印落在他们的胸膛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