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一怒杀人(二)
    ,!

    沉闷的巨力之下,几个恶汉惨哼着砸在身后的船舱壁上,而后饺子下水般噗噗落在地上,却是再也爬不起来。

    老狼眼睛一缩,凶悍的抬腿,一个凶狠的侧踢……

    “砰!”一声闷响,一只手已经出现在老狼脚腕,那一瞬间,老狼感觉抓着自己脚的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副铁钳,骨裂般的剧痛之中,老狼甚至来不及反击,一股巨力传来,老狼的身子不收控制的凌空而起,被对方丢垃圾一般随手的丢出。

    “轰!”

    钢铁舱壁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老狼的身子还没有来得及从舱壁上跌落,一只脚出现在了老狼的胸膛上,于是钢铁舱壁诡异的扭曲,而满脸凶狠的老狼如同挂历一般,黏在了凹陷的舱壁上。

    黄毛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这家伙还是人么,看着对方冷漠的眼神向着自己瞟来,黄毛那一瞬间福至心灵,立马乖乖的趴在地上,一脸与我无关的表情。

    解决了船舱里的众人,苏灿才打量着整个船舱,这只是一艘小型的渔船,狭小的船舱只是一眼便可收入眼底,苏灿上前踢开几个倒地哼哼的恶汉,打开船舱角落那些看似不起眼的木箱子,落入眼底的就是一块块白色的如同军用压缩饼干的物品,密密麻麻的呈现在眼前。

    苏灿只是一眼就看的出来,这是高浓度海洛因。

    之所以认得,那还要从五年前说起,当年,他带着人刚逃出国境的时候,为了躲避那群神秘人的追杀,穷困潦倒的他们甚至被迫给给一个金三角的毒枭当过保镖,他亲眼见过那个毒枭掌控的毒窝制作这种‘压缩饼干’,一公斤一块,纯度媲美万足金。

    那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家伙,他看过那个毒枭对着平民开枪,看过对方光天化日之下抢女人,所以,当仇家找上门来,苏灿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把那个家伙动脉给割断了,对着那个捂着喷血的脖子,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苏灿很内疚的以保护雇主不力为由,引咎辞职了,至于最后那个家伙被人剁成几块喂狗,跟他无关。

    像这种‘压缩饼干’,一块一公斤,一箱足有百十公斤,苏灿扫视了一下船舱,像这种木箱子,堆满了船舱四周,细数下来,足有几十个,这得有多少货?这还是高纯度的货色,一般下家购入后,会往里兑面粉石膏粉老鼠药之类的,‘增产’一番,最起码还能翻倍,客户吸的更嗨皮,还能增收一番。

    苏灿吸一口气,扭头看着倒在地上装尸体的黄毛:“有电话吗?”

    “有……有……”黄毛哆嗦着从兜里摸出一个爱疯,苏灿接过,准备给焦小娇电话,人家今晚上帮了自己一把,自己也该给人家回礼了,这份礼应该足够了吧。

    响起那个野蛮女警,苏灿嘴角也是勾起一个弧度,不过就在这时,他眼睛却是一眯,被阴暗角落一个金属的箱子吸引住了目光。

    跟那些装毒品的木箱子不同,那个金属箱子虽然处在角落,却似乎有缕缕寒气飘散,金属表面也浮现着细密的水珠,这是极冷之下的雾化……

    苏灿停住了打电话的动作,来到了铁箱前,伸手轻轻的抚在箱子表面,一股刺骨的寒意,顺着指尖传来,打开两侧的锁扣,浓郁的寒气扑面而来,箱子里,湛蓝色的液体闪动着妖艳的色彩,然而当寒气散尽,液体内的事物落入眼底的那一瞬间,原本懒散随意的苏灿眼睛却是微微一缩……

    “你***去死吧。”一声凶狠的狞笑响起……

    卡在舱壁的老狼满嘴是血,一双眼睛之中满是嗜血的疯狂,努力的举起手,黝烟的枪口瞄着对方的后心,凶狠的扣下了扳机……

    他明白,今天不是对方死,就是他亡,今天船舱里的一切,任何一件事,都能让他脑袋掉上十几回。

    刺耳的枪声中,子弹呼啸而出,然而就在那一瞬间,原本背对着他的面具男凶悍的扭过头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神?

    老狼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眼神,好似要噬人魂魄,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必杀的子弹,却在视线中诡异的拐弯,冲破舱壁的铁壁,呼啸而去,舱外昏黄的灯光透过弹孔,投入暗淡的光线,也照亮了蓝色液体中,封存的几枚心脏,!

    “你们……都该死!”森冷的声音好似传自九幽,原本他准备将这些人交给警方处理,可是他改变主意了,这些人渣,都该死!

    本以为他们只是贩毒,可是,这些人居然贩卖人体器官。

    如果是肾脏,也情有可原,毕竟人有两个肾脏,少一个也要不了命,可是人只有一颗心脏,没有了心脏,那命也没有了,每一颗心脏都代表着一条命的陨落。

    苏灿狠辣的出手了,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手下留情,一拳狠狠的砸在老狼的胸膛上,他甚至来不及第二次开枪,整个胸膛就诡异的塌陷,暗红的鲜血不要钱似的从七窍溢出,双眼如同死鱼眼一般突出,死不瞑目。

    而苏灿猩红的双目已经冷酷无情的看向了到地的那群恶汉,有些罪不可饶恕……

    ……

    焦小娇今晚很忙,今晚将宋破军和林斌良‘请’回局子里,整个局子里都顶着难以想象的压力。

    不说求情的电话已经打爆了张局的内线电话,就是她也不记得已经接听了多少个电话了,那些动辄明珠政界的大佬,亲自电话过问,有表示关注,更有蛮狠的直接要求放人。

    如果有证据,她可以理直气壮的将人家挤压,而他们却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宋破军和林斌良涉案,即便将人家带回了局子里,相比他们的焦头烂额,那两个人却享受着大爷的待遇,喝茶聊天看报纸,顺便接听一下慰问电话。

    虽然警方有权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羁押嫌疑人48小时再放人,但是在华夏这种官本位的社会,有时候,领导一句话往往驾驭法制之上。

    就在焦小娇再次扣掉一个求情电话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急促的响了,这让她不胜其烦,再次烦躁的接通,电话中却传来一个惊惧的声音:“我……我要报案,杀……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