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一怒杀人(三)
    ,!

    仅仅半个小时,焦小娇就带着重案组的手下来到了宝山港口。

    一群全副武装的重案刑警冲上了港口停泊的一艘渔船,还没等他们发难,瘫在船头的一个黄毛,见了他们就跟是见了亲人一般,嚎啕大哭的扑上来,抱着他们的大腿就不松手。

    他们定睛一看,发现居然认识这黄毛,赫然是先前加勒比的漏网之鱼,不待他们开口询问,这家伙就开始滔滔不绝的将他这些年干的坏事儿都交代清楚,甚至主动承认自己参与贩毒,并且申请大量特警二十四小时保护。

    是什么能将他吓成这样?而且,眼前这一幕,何等的熟悉?

    一群重案刑警看向了半开着门的船舱,几个男警先冲了进去,不过紧接着就以更快的速度冲出了船舱,然后趴在船头干呕。

    太凄惨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人居然能被折的奇形怪状,剩下几个不明所以的男警踏进船舱,紧接着就比先前那群人更不堪的趴在船头翻苦水……

    焦小娇想要进入,就被脸色煞白的老李拦住了,进里面,绝对会做噩梦的。

    焦小娇霸气的推开老李的阻拦,踏入船舱,不过眼前血腥的一幕,却让原本神经大条的她也是脸色瞬间苍白,接着翻身冲出船舱,扑在船头大呕特呕……

    一群人大呕特呕,最后直到隔夜饭都呕的干净,才一群人面面相视,最后只能一群人组团刷经验,硬着胆子踏进了不算大的船舱。

    船舱内,一股血腥气息扑鼻,众人强忍着胃部的翻腾,十几双眼睛努力的从那些身体扭曲,明显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大汉身上收回视线,才注意到舱壁四周敞开的木箱,那一块块整齐堆砌的海洛因,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撼了。

    前几天他们查获的那几百斤海洛因,跟眼前这一船舱的毒品相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怪不得他们在明珠各个主要路口设卡,这些天全都一无所获,这群人居然走的水路!

    眼前这次的收获,绝对是震惊全国的大案了,只是这功劳也来的太突然了一些,会是谁将这功劳‘送’给了他们呢?那个黄毛怎么会知道他们大姐大的电话?

    所有人心头都泛起了一丝疑惑,而当他们将目光从那一箱箱海洛因上转移,视线已经落在了不远处,那扭曲变形的舱壁上,一具完全已经开不出人形的家伙。

    不过很快,他们就被舱壁上那一道道痕迹吸引住了目光,或是爪印,或是拳痕,清晰的呈现在精钢舱壁上,即便是看一眼,他们都能够感受得到那恐怖的力道。

    焦小娇看着那些痕迹,她脸色凝重:“老李,你说人的力量真的可以恐怖如斯?”

    焦小娇伸手抚过一个深陷的拳痕,那精钢的舱壁上,拳痕清晰可见,甚至能够看到拳面细密的皮肤纹路,那拳头好似不是砸在铁上,而是砸在烂泥中一般。

    这个人的骨头难道是钢铁打造的么,就不知道疼?

    “这……应该是假的吧?”在场的一众男警都是艰难的吞吞口水。

    “大块头,咱们局里,你力气最大,打一拳试试看?”焦小娇转身,对着一个肌肉男道。

    “好嘞,大姐大。”人群中,一个大块头男警满脸憨厚的道,接着上前,深吸一口气,在所有人紧张的注目礼中,一拳狠狠的轰向舱壁!

    “轰!”

    整个渔船都是一阵晃动,钢铁铸造的舱壁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声,众人眼睛一亮,看着凹陷的舱壁,不过等着大块头收回拳头,一群人又是忍不住失望。

    虽然舱壁明显变形,但是却无法像那个拳印一般,连整个拳头都清晰呈现。

    “大姐大,我不行。”大块头不好意思的道。

    对于自己手下拳轰的结果,焦小娇并没有觉得意外,而就在这时,一个结结巴巴,充满惊恐的声音传来……

    “大……大……大姐大,快……快来这边……”

    船舱角落,一个男警脸色苍白如纸的盯着角落敞开盖子的铁箱。

    一群人好奇的凑上前,结果一个个都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一双双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冒着丝丝寒气的液体中,沉没着的东西……

    “妈的,我要宰了这群混蛋。”焦小娇囔囔着,接着一把摸出身上的枪,就准备毙了那群混蛋。

    “别……别冲动。”几个男警慌张的拦住暴怒的焦小娇,他们知道,今晚的他们摊上大事了。

    仅仅这一船舱的毒品,就是震惊全国都不为过,而这其中,居然还涉及无比烟暗的器官买卖,如果曝光,这就不是震惊全国那么简单了,那绝对是一场超级大地震!

    他们此刻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下场如此凄惨了,如果是他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恨不得要了这群人渣的命!

    “那个黄毛呢,给我狠狠的突击审查,我要知道今晚所有的事情。”焦小娇咬牙切齿的道,“如果敢不配合,就给老娘丢海里喂鱼。”

    “大姐大,放心,看我的。”一个满面震怒的男警咬牙切齿的钻出船舱,不多时,外边就传来不似人声的惨叫,不过在场所有人再也没有了一丝的同情,他们是警察,但是他们同样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这群人渣,简直死一百次都不为过。

    而这时,外边的惨叫停歇,先前满脸震怒的男警已经钻进船舱:“大姐大,那家伙招了,这群人都是老狼的手下,而……舱壁上的这个家伙就是老狼,也就是今晚我们查的那个加勒比的法人代表,那个黄毛只是一个小喽啰,只知道老狼贩毒,却是不知道人体器官的事情,也不知道来路,我看那个黄毛也不像是作假,可能真不清楚。”

    “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那个小子透漏,老狼就是宋破军的手下,宋破军很多时候没法出面解决的事情,都是道上的老狼解决。”

    “是那个混蛋。”焦小娇气愤的一拳轰在舱壁上,“老娘一定要让这人面兽心的混蛋把牢底坐穿。”

    “你们,二十四小时保护那个黄毛,他现在可是指认宋破军这个人渣的唯一人证。”

    “大姐大,您放心,人在我们在,人亡我们亡!”

    “还有,大姐大,那个黄毛说……”男警一脸古怪的表情,“老狼是一个脸上戴着京剧脸谱的男人杀的,黄毛拨打您的电话也是那个面具男给的。”

    “……”焦小娇眼神一凝,难道是前几天那个逮着光头佬的面具男?

    可是,对方为什么会有她的电话?

    难道……是熟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