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你不能走
    ,!

    苏灿觉得,眼前这个小妖女在挑拨自己的底线,感觉到手臂间惊人的柔软,苏灿就忍不住一个劲儿的吞口水,不过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目光投来……

    苏灿扭头,就见钱秧秧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那双往日透着刁蛮霸道的眼神,此刻有的只是发自骨子里的冷漠,还有被人背叛之后的灰暗,让苏灿心底也是忍不住一颤。

    “你从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接近我的!对不对。”钱秧秧只是直勾勾的盯着苏灿,“从酒吧的醉酒,到之后住对楼,再到后来我们赶出租房,被迫住进这里,都是你算计好的,对不对。”

    不知道为什么,钱秧秧心好疼,不是因为老爸对自己的设计,而是眼前这个家伙对自己的隐瞒和欺骗,而挽着苏灿手臂的杜贝贝,却是眼珠子乱转,八卦之心顿起。

    酒吧醉酒?一定就貌似很有故事的样子!

    “如果,我说你想多了,你信吗。”苏灿心中的愧疚一闪而过,脸上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姿态,笑眯眯的道。

    “给我一个说服我的理由。”钱秧秧想要说不信,可是内心深处,却又忍不住想要听听他的解释,哪怕那是善意的欺骗……

    “酒吧那个啥,咳咳,真的是意外,之后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住到我对楼了,那是巧合,至于之后你被赶出租房,好吧,那都是你老子算计的,跟我无关。”苏灿赶紧撇清关系,反正自己只是当保镖,保镖守着里面可没有帮雇主背烟锅的道理,“虽然我答应了你老子保护你周全,可是我可没有答应你住进我家里,明显干扰我丰富多彩的私生活。”

    “你……你混蛋。”钱秧秧眼睛一红,眼泪却是再也忍不住的溢出眼角,与其说是因为他的欺骗而气恼,更不如说是因为对方连一个善意的谎言都懒得编织而心碎,自己在这个家伙心中,难道就无足轻重到这种程度么!

    “咳咳,好吧,我混蛋。”苏灿笑眯眯的摸摸鼻尖,对于这种一个月大姨妈来七天都死不了的逆天生物,在气头上的时候,苏灿从来没有想过去争辩。

    “我……我现在就走。”钱秧秧气的咬牙切齿,本以为自己会恨死这个混蛋了,可是看他那嬉皮笑脸的样子,丝毫没有一丢丢愧疚的姿态,却反而让原本伤心欲绝的钱秧秧满脸无力。

    “走?”苏灿瞪大了眼睛,“这可不行,你不能走。”

    钱秧秧动作一顿,嘴角却是忍不住隐晦的一勾,看来这混蛋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嘛,哼,做了那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自己绝对不能饶了他,最起码要先给自己诚挚的道歉,自己勉为其难的饶了他,对了,顺便能够跟这家伙讨价还价一番,厨房的方便面怎么着也该恢复市场价了吧?

    不过眼前这个混蛋接下来的话,却让原本缓下来的钱秧秧气的差点儿没有背过气去……

    “你走了,怎么着也先把欠我的欠条清了。”苏灿一脸严肃的道,接着又是满脸财迷的神态,“再说了,你老子可是给我了一张支票,上面数字有我填,啧啧,你可是我的金主,你走了,我这么大一单生意不是黄了?”

    “你……你……”钱秧秧气的俏脸煞白,自己怎么就认识这么一个无耻的混蛋,明明是他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还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钱秧秧气呼呼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卧房,狠狠的关闭房门,她决定了,那个混蛋不给自己道歉,自己就再也不理他!

    看着卧房门被关的震天响,杜贝贝缩缩脖子,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看着苏灿:“我觉得她这次一定是真生气了。”

    “她生气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保镖守则第一条,保证雇主生命安全,那人钱财,与人消灾。”苏灿理直气壮的道。

    杜贝贝就用一双大的过分的眼睛直直的打量着苏灿,然后还不忘啧啧有声……

    “你这是什么表情?”

    “啧啧,秧秧姐虽然胸小了点,不过不得不承认她还是个大美女吧?你将她气的半死,明显是故意的,据本姑娘这么多年对你们男人的研究表明,你这样做,第一种可能,你想反其道而行,想要以此来吸引秧秧姐对你的注意,然后想要将秧秧收入胯下。”

    “咳咳,你想多了。”苏灿被眼前这个小屁孩看的浑身不自在。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咯。”杜贝贝的表情就有那么点怪异起来,甚至身子都离苏灿远了一些,“第二种可能就是你是有意气秧秧姐,想要让她离你远些,秧秧姐明显对你有意嘛,你却拒人千里之外。”

    苏灿一惊,扭头第一次诧异的看着杜贝贝,这丫头难道是学心理学的?这都被看出来了?说实在,他确实在有意无意的决绝身边人的靠近,他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他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怎么样。

    “天哪,居然被我猜对了。”杜贝贝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双眼睛瞪大的滚圆,“你拒绝秧秧那样的美女,那是因为你其实是喜欢男人么!”

    “噗!”

    苏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扭头震惊的盯着杜贝贝,我累个擦,这丫头是个什么神逻辑呀!

    “怪不得,怪不得。”杜贝贝依旧在喃喃自语,“怪不得我这么一个天生丽质,比秧秧姐那个飞机场漂亮几条街的大美女住进来,你都不来祸害,唉!”

    “……”苏灿额头已经开始发烟了,“我对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没兴趣,亲一口都满嘴奶水味。”

    “我长齐了,不信给你看哟。”杜贝贝露出一个妖精似的诱惑十足的表情,嗲嗲的道。

    “¥%#……”苏灿感觉鼻端一阵热流飞流直下,这个女牛虻,居然调戏人家,还知不知道尊老爱幼了,真讨厌……

    “咯咯。”杜贝贝笑的没心没肺,“哈哈,太好玩了,好吧,我承认我误会你了,你的取向算是正常的。”

    “什么叫算是,我本来就是纯爷们。”苏灿青筋直冒,接着就一脸大奇,“你怎么知道的?”

    于是杜贝贝笑的更乐呵了,胸前两团雄伟恐怖的乱颤:“苏哥哥,麻烦低头看看。”

    苏灿低头,于是就看着硕大的帐篷高高隆起……

    苏灿老脸涨的通红,转身就狼狈的往自己的卧房跑,只留下杜贝贝肆无忌惮的娇笑。

    讨厌,讨厌,太讨厌,尺码都被看光了,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