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虚惊一场
    ,!

    心不甘情不愿的掏了挂号费,在收费护士鄙夷的目光下,苏灿又带着钱秧秧开始在众多科室中寻找传说中的妇科。

    好不容易找到妇科,当然,看医生还是要排队的,而且队伍颇为壮观,里面居然还有穿校服的中学生。

    “咦,怎么是你。”正在苏灿乖乖排队的时候,一个惊讶无比的声音响起,吓得苏灿浑身一哆嗦,抬头就见身边一个脸被纱巾包的严实的阿拉伯妇女,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看。

    苏灿就是一哆嗦,难道又是一个让自己负责的?自己这些年接任务虽然也留恋各国酒吧,但是貌似没玩过阿拉伯的女人吧。

    “是我。”女人很是生气的瞪一眼苏灿,接着小心翼翼的左右四顾,而后飞快的展开裹在脸上的纱巾,随后又紧张的飞快捂上……

    “是你!”苏灿瞪大眼睛,嘴巴都长成了o型,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而且还是妇科外碰见那个被自己看个精光的大明星夏雪!

    看着人家这副比大小姐‘武装’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面孔,苏灿几乎脱口而出:“你也是来打胎的?”

    “去你的。”听着苏灿的话,夏雪就恨的牙痒痒,“我只是亲戚来了,肚子疼,想哪儿去了,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呃……”苏灿就忍不住用鄙夷的眼镜瞄着眼前这女人,还黄花大闺女呢,糊弄鬼呢,现在这年头,黄花大闺女就只能幼稚园找了……

    “你们呢?”夏雪目光扫一眼苏灿身边的钱秧秧,好奇的看着苏灿道。

    “我也是大姨妈来了,肚子疼。”苏灿一旁,钱秧秧紧张的张嘴到,“嗯,所以就来看医生。”

    “从明珠驱车一百多公里,来苏杭就为了看大姨妈疼?”夏雪眨眨眼睛,一脸天真的模样。

    “我乐意,你管得着么。”钱秧秧气鼓鼓的道,“而且,你不也跑到这里来了?”

    “不好意思,我家就在苏杭。”夏雪笑眯眯的道,“他不是说来打胎?钱家的大小姐……打胎,这个可以上娱乐版头条!”

    “你……你听错了,是……”钱秧秧鼓着眼睛道,“对了,来苏杭的时候,汽车爆胎了,是补胎!”

    “是吗?”下雪不置可否,接着一双美目瞟着苏灿,飞着媚眼儿,“帅哥,都是熟人,我能插你前面么?”

    “插……插前面?”苏灿惊讶的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吧,就要插前面,也故事情节进展的也太快了一些,自己可不是随便的人,当然,随便起来不是人!

    不过就在苏灿犹豫着是不是等一下开个房,任由她蹂躏的时候。

    就看着人家香碰碰的小身子挤进了自己身前的队伍,还不忘扭过来对着自己笑的人畜无害:“谢了!”

    原来是插队?

    苏灿松一口气,接着就暗自恼怒,太可恨了,就不能说清楚点儿,不就是插前面嘛,多大点儿事,搞得抛媚眼,跟要以身相许似的!

    队伍缓慢的行进,好不容易轮到钱秧秧,让苏灿松一口气的是,妇科有几个诊室同时应诊,所以他们并没有跟夏雪同一诊室。

    要不然,他还真怕明天娱乐头条就爆出豪门千金跟男秘书偷偷到医院打胎的爆尿新闻,自己估计会被钱宇恒装麻袋沉黄浦江了不可。

    苏灿带着钱秧秧缩头缩脑的进诊室,进妇科诊室,对于苏灿来说,还真是宝贵的第一次,看着坐诊椅子上的中年妇女,苏灿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慢了半拍。

    钱秧秧就更加的不堪了,整个人都缩在苏灿的身后,两人好不容易磨磨唧唧的来到医生跟前,还没等他们开口,人家就很是淡定的开出单子,丢给苏灿:“去做b超吧。”

    “你……你还没问,怎么就知道做b超?”苏灿大奇,这难道遇到神医了?看一眼就看出钱秧秧怀孕了?

    医生是一个中年妇女,明显处于更年期,一副灭绝师太的嘴脸:“怀孕了吧?而且还没结婚?第一次来这里吧?”

    “……”

    “你们这些小年轻呐,一点防护措施都不懂,真是乱来!”

    “……”苏灿带着钱秧秧落荒而逃,太丢人了,这位大妈当妇科医生简直屈才了,该去当心理医生!

    好不容易磨磨蹭蹭的弄到b超单,回到妇科诊室的时候,已经不见了夏雪的身影,这让两人都做贼心虚的松一口气。

    再次硬着头皮来到灭绝师太跟前,将b超单送到办公桌上,两人就等着灭绝师太最后的发落,反正现在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医生带着老花镜,举着b超单,看看b超单,又抬起头看看两人,两人提心吊胆十几分钟后,对方才放下了那张纤薄的纸:“大姨妈没准时来?”

    “恩!”钱秧秧羞涩的道。

    “这几天天天熬夜的吧?”

    “咦,你怎么知道?”原本羞涩的钱秧秧已经瞪起了眼睛,自从离家出走之后,加上酒吧醉酒事件,让她心情极度不好,玩游戏又遇到那个该死的王中王,所以都是加班加点的升级,熬夜在所难免。

    “而且心情也不是很好吧。”

    “这你都看得出来?”钱秧秧都快顶礼膜拜了,“神医呐。”

    “当然看得出来。”灭绝师太几乎使出了河东狮吼,“你这是典型的内分泌失调。”

    ……

    当苏灿从医院出来,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还忍不住抱着肚皮直乐,内分泌失调,能玩游戏玩出内分泌失调,这位大小姐也是独一份。

    相比苏灿的畅快,钱秧秧可是老大不爽,烟着一张脸,凶巴巴的瞪着苏灿:“不准笑。”

    她觉得今天自己的脸简直都丢尽了,她分明那验孕棒侧过的,那玩样儿怎么就好死不活的出问题了。

    钱秧秧很生气,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那个医生告知的结果,钱秧秧心中并没有多少的开心,反而有种难以形容的失落,那种情绪让她说不清道不明。

    “嗨,两位这是打完胎,噢,应该是补完胎了?”就在苏灿畅笑,钱秧秧烟脸的时候,一个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怎么还不走。”苏灿表情一僵,抬起头就看着自己的奥迪tt旁边,夏雪俏生生的站在那道,“看你这么开心,显然没有中标咯?又逃过一劫。”

    “呃……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灿已经打开车门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溜为妙。

    “我要开车。”钱秧秧气呼呼的一把推开准备往驾驶座坐的苏灿,一屁股坐了进去,她现在只想发泄发泄,再发泄。

    苏灿只能回到副驾驶座,不过还没等他做进去,身边的夏雪就老大不客气的挤到了后座,“恩,我也正好要回明珠,搭便车,两位应该不介意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