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游戏开始
    ,!

    看着那溅着血花的画面,看着一条活生生的命就这样凋零,在场所有人都僵住了,而韩建国更是身子一软,如果不是身边还有秘书扶着,恐怕早就瘫在了地上。

    这下,事情闹大了!

    如果没有这些led屏,最后哪怕这次的恐怖袭击死几个人,他完全可以在新闻发布会,告诉他们佳人服饰发生火灾、煤气泄漏之类的理由,随便就可以掩盖一切的真相,这是华夏官府常用的手段。

    可是现在所有一切都在无数双眼睛下发生,那么一切都掩盖不了了。

    原本满脸戏虐的苏灿在这一刻,表情也是瞬间阴沉了下来,那个喜欢跟在焦小娇身边,满脸和善的警察,此刻却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既然找到了,那么游戏开始了。”面具男得意的声音在回荡,“苏灿,听说你很厉害,从现在开始,我每隔十分钟,杀一个人,当然,如果你十分钟内,能出现在我面前,或许他们就不用死哦,我很期待与你的会面。”

    接着,画面一转,另一个面具男从角落里拎出一人,随手丢在先前死去的那个老李面前,黝烟的枪口指着对方,而注意到那张熟悉的脸,苏灿心中莫名的一揪,因为被枪指着的赫然是焦小娇。

    此刻的她俏脸煞白的让人心疼,一双眼睛只是直直的盯着倒在血泊中的老李……

    “禽兽,你们这群禽兽,我要杀了你们。”焦小娇发疯了一般的转身想要拼命,可是厚重的枪托狠狠的砸在她的后颈,让她无力的软到在地上。

    “现在计时开始!”面具男得意的笑着,“十分钟,如果你十分钟还没有出现在这里,那么你就不配做我的对手,而这么一个娇滴滴的警察,就要在所有人面前……砰……然后变成烂西瓜。”

    苏灿拳头一丝丝的握紧,再也没有了先前调戏韩建国的心思,抬腿就向着大厦走去……

    “跟我说,那个暗道在哪里!”蔓玥一把抓住苏灿的衣角,满脸紧张的道。

    苏灿脚步一顿,扭头看一眼蔓玥,面无表情的道:“自己去找。”

    “你!”蔓玥暗恼不已,一双眼睛凶巴巴的瞪着苏灿。

    苏灿看一眼蔓玥怀中忽闪着大眼睛的小丫头,目光再次落在蔓玥那张精致的俏脸上,眼底却带着思索之色:“记得咱们见面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蔓玥没有想到苏灿会突然说到这点上,脸上还因为对方先前的回答而表情不善:“不记得了。”

    “你真的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

    苏灿一脸郑重的道,接着径直转身,头也不回的向着大厦走去……

    蔓玥呆愣愣的看着苏灿的背影,接着却是气呼呼的撅起嘴巴,注意到身边李毅怪异的目光,忍不住恼羞成怒的一瞪眼:“还愣着干什么,十分钟内,找不到进大厦的暗道,看我不一枪毙了你。”

    李毅表情一僵,接着一张脸就郁闷的耷拉了下来,自己貌似没有得罪这位母老虎吧,不过他还真不敢轻触虎须,只能扭头恶狠狠的瞪一眼一侧的城建官员:“还愣着干什么,五分钟之内,我要看不到图纸,你就死定了。”

    “……”

    苏灿轻轻的推开大厦的玻璃大门,如同曾经无数次上班一样,懒散的踏进公司的大堂。

    此刻的大堂虽然如同往日一般干净整洁,每一处的装饰都是如此的熟悉,可是却没有往日的喧嚣,安静的有些过分,偌大的大堂,唯有他的脚步声在回荡……

    突然,苏灿脚步一顿,视线落向大堂一角,在那里,他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朱佩佩,肥波,光头强,黄大仙……

    此刻,他们蜷缩在角落,簌簌发抖,脸色苍白,不过当他们看到苏灿的时候,没有欣喜,有的却是惶恐:

    “苏灿,快……快出去,别进来。”

    肥波本能的开口道,身边光头强和黄大仙也是满脸紧张,连连对着苏灿使眼色。

    看着三人的表情,苏灿心底也是涌过一丝暖流,脸上冷峻也是温和了下来,平日里跟他们是狐朋狗友,可是这一刻,他们是他的兄弟!

    苏灿抬腿一步步的向着众人走去……

    注意到苏灿的动作,肥波三人脸上的表情愈发的紧张了:“站住,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我……我们身上被捆满了炸药。”一侧的朱佩佩声音中都已经带上了哭腔。

    她只是普通小白领而已,平日里按点上下班,哪里会想到有一天,她会遇到只有电视里才会出现的这种恐怖袭击?

    苏灿的脚步没有停,一直来到了众人面前,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拉开几个人的衣领,衣领下是一排排高浓tnt,以及各种缠绕的引线,炸药中间,猩红的数字在不断的跳动,这是定时炸弹,看着时间正好只有10分钟!

    恐怕当时间归零,如此巨量的炸药,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

    这显然就是先前那个面具男有意为之,这是在让他选择,到底选择救肥波他们,还是选择救焦小娇!

    “我……我要死了,我还不想死,我还没有结婚,都还是处呢。”肥波满脸肥肉哆嗦,哀嚎着道。

    一旁的光头强满脸强颜欢笑:“去你的吧,你还是处,昨晚上你丫的差点没把那妞屎给压出来……”

    “那我也当了24小时的处了。”肥波刮不知耻的道。

    坐在地上的光头强就忍不住抬腿踹这家伙,接着满脸无所谓的表情,盯着苏灿:“没事儿,不就是死嘛,我不怕,就是……等我走了之后,看在咱们半年同事的份儿上,以后照顾一下你嫂子,还有你侄女……”

    光头强说的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那两条簌簌而抖的大腿却是出卖了他。

    只是这一刻,苏灿并没有看轻他们,他们只是小保安,连退伍军人都不是,上班对他们而言就是养家糊口而已,凭什么让人家为了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连小命都没有?

    救还是不救?

    苏灿咬咬牙,翻手间,手中已经多了一柄薄如蝉翼的利刃,一把扯开肥波的衣服,锋利的匕首已经挑起连接计时器的三根电线上……

    肥波一双绿豆眼惊惧的瞪大滚圆:“等……等,你……你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