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挟持
    ,!

    这突然的变故,再次刷新了所有人对苏灿的认知,角落里,被扣成人质的木槿和钱秧秧都忘记了此刻的危险处境,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还是那个平日里吊儿郎当,油嘴滑舌,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吗!

    而焦小娇也满是惊骇的瞪大眼睛,虽然两人从认识开始,这个家伙就不止一次嚷嚷着要对自己放绝招,可是结果都是令人啼笑皆非,在她的印象中,苏灿顶多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而已。

    而此刻,她却发现,自己或许真的看走眼了。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注意到焦小娇怪异的目光,苏灿很是臭屁的一捋头顶的乱发,“我就说,我是高手嘛。”

    于是,原先还满是错愕的焦小娇脸色就是一烟,不过此刻,嬉笑没正形的苏灿,目光落在神情狼狈的面具男身上时,脸色却是冷漠了下来。

    “天堂什么时候居然敢把爪牙伸到华夏来了?”苏灿开口的时候,已经换了一种生涩怪异的语调。

    原先还无比屈辱,满肚子怨恨的面具男,在听到苏灿的话语时,却是一脸见鬼的表情:“你……到底是谁!”

    同样是一种从未听过的生涩语调,却让一旁的焦小娇一阵干瞪眼,想她好歹也是警校的高材生,英语那也是过了六级的,不敢自吹能说会道,但是听个**分还是可以的,再说,那些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之类的小语种,她虽然没学过,但是最起码也听过,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两人那种绕舌的语种。

    “我是谁?不是你找我上来,要跟我玩游戏的?”苏灿戏谑的道。

    “你……你们说汉语。”焦小娇很焦急的道,本能的,她觉得两人交流的内容一定涉及很重要的讯息,奈何自己一句都听不懂,让她一阵抓狂。

    “你……就是苏灿?”面具男此刻满目惊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给他无尽压力的男子!

    只有他才明白,这种语种是一种属于近乎消失的拉丁语,是他们那个世界‘共同语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遇到‘同类’,但是他从来没有听过苏灿这个名字,在那个世界,他不敢自吹天下第一,但是能够在横练功夫上压制自己的,屈指可数,但里面并没有苏灿这个人。

    面具男眉头深锁,接着瞪大了眼睛:“我敢保证,你一定隐藏了真实身份,我不相信你只是佳人服饰的一个小秘书,你一定跟我们是同类人,你到底是谁!”

    “看样子你对我了解的很多。”苏灿脸色一点点的冷厉下来,他能够看出来,这次的袭击分明是有预谋的,只是这群人的目标分明是钱玉恒,为什么最后又把自己弄进来?

    “不过……我是谁,还不是你这种小喽啰有资格知道。”苏灿上前一步,抬腿就踹!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面具男一边慌张的抵抗着,一边后退,接着却是瞪大眼睛,“我们前几次任务失败,一定是因为你出手了,是你杀了我的手下!”

    “是又怎么样!”

    “得罪我们天堂的人,都没有好下场。”面具男声音脸色阴郁了下来,“不管你是谁!”

    “切。”苏灿咧咧嘴,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我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气,就算是罗烈那孙子在我面前,也不敢对我这么放狠话。”

    面具男再次一惊,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知道,罗烈,是他们天堂真正的掌控者,是他们组织中神一般的存在,使他们所有天堂刺杀者的信仰!

    在刺杀血榜中,高居榜首的存在,可是听着这个家伙的口气,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苏灿不理会面具男的错愕,抬脚随意的一脚向着对方的面门踹去:“最讨厌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了。”

    看着对方一脚看似风轻云淡,软弱无力,可是面具男却是慌张的双手交错,护在面门前,只是面具男却阻挡不住对方看似随意的一脚,一声沉闷的响声,面具男昂扬的身板再次凌空倒飞而起,精致的面具四裂开来,露出一张西方人特有的面孔,此刻面目扭曲,满眼惊骇!

    面具男身子不受控制的再次狠狠地砸在身后的钢化幕墙玻璃上,钢化玻璃爆裂,面具男半个身子都被踹出了玻璃框,而苏灿的身子如影随形,又是一脚丫子落向对方的胸膛……

    “苏灿,留活口。”焦小娇紧张的开口道,深怕苏灿一脚丫子用力过度,不小心把面具男踹下楼了,这家伙可是这次恐怖袭击的头头。

    苏灿瘪瘪嘴,不过脚下还是一顿,然而也就在这停顿的瞬间,面具男眼底却是闪过一丝阴狠,双手一抓窗框,整个身子凌空一个翻身,就向着房间一端扑去!

    注意到面具男扑去的方向,赫然是被五花大绑的钱宇恒,苏灿暗道不好,想要出手,却见对方身子已经藏到了钱宇恒之后,黝烟的枪口抵在了钱宇恒的脑袋上:“别过来,不然我就一枪毙了他!”

    “呵!”苏灿好似没有看到对方的枪抵着钱宇恒一般惬意的抬腿,“你杀不杀他,跟我何干?对了,你还没开保险栓!”

    “¥%#……”面具男满是血的脸一阵抽搐,“你……你别逼我!你应该知道他的身份,钱氏财阀的董事,新能源的掌控者,你应该明白,核能的价值,他的命比我值钱多了,如果他因为你的失误而死,你认为你能够承受得住华夏国政斧的怒火吗。”

    “是么?”苏灿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抬脚向着面具男走去,“你尽管开枪吧,顶多等一下我拧断你的脖子,就算是给他报仇了。”

    “对,开枪吧。”钱玉恒语气淡然的道。

    “**,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面具男面目狰狞,看着苏灿靠近,丝毫没有忌惮的样子,他真的慌了,近乎崩溃的一把打开手枪保险栓……

    “不……不要,不要开枪。”看着这一幕,躲在人质群中的钱秧秧再也抑制不住的惊呼出声。

    原先面不改色的钱宇恒听到钱秧秧的惊呼,这一刻却是骇然变色,扭头凶狠的瞪着面色煞白的钱秧秧,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紧张:“你给我闭嘴,我的死活跟你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何干!”

    “爸爸。”钱秧秧近乎哀求的盯着苏灿,“苏灿,救救我爸爸,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

    钱玉恒表情僵硬,而苏灿脚步终于还是一顿,脸上的轻笑也是一僵,这个猪脑子的死八婆!

    “爸?”果然,面具男瞪大眼睛,接着好似发现宝藏一般,满脸抑制不住的狂喜,“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个漏网之鱼!”

    “你们想要干什么,有种冲着我来!”

    “nonono!”面具男狞笑着,对着把手人质的手下一挥手,“把她带出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钱宇恒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淡定,神色惶急,脸色狰狞,“混蛋,不是要开枪吗,有种你开枪啊!我眨一下眉头,就不算爷们儿。”

    “砰!”一声刺耳的枪响,面具男一枪击在钱宇恒的大腿上,血花四溅,面具男一脸冷酷重新枪抵在钱宇恒的脑后:“你现在先给我闭嘴。”

    接着,面具男一双眼睛看着苏灿,脸上又泛起兴奋的尖笑起来:“现在,我们重新开始先前的游戏吧!”

    面具男兴奋的浑身都开始止不住的哆嗦:“怎么样,我保证,这一定很有意思,很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