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残忍的抉择
    ,!

    被从人群中拎出来的钱秧秧,此刻因为害怕而簌簌颤抖,不过当看到自己老爸腿部中枪,却是忘记了所有的恐惧,忘记了之前跟老爸的冷战,发疯了一般的向着自己的老爸扑去。

    不过身子却被身后大汉一把拎住,难以挣脱……

    “混蛋,你们这群混蛋,放开我。”

    “老实点!”面具男满脸邪魅的笑着,一边晃着手中的手枪,“不然说不定我一不小心,手枪又走火了。”

    “不……不要!”原本拼命挣扎,歇斯底里尖叫的钱秧秧一个激灵,放弃了无力的反抗,紧张的瞪大眼睛,颤巍巍的道。

    “听话就对了嘛。”看着钱秧秧因为紧张而煞白的脸,面具男却是兴奋的满面发光,接着又扭头看向苏灿,“你看,现在游戏是不是越来越精彩了?”

    “好吧,你赢了。”苏灿最终还是停住了脚步,无奈的耸耸肩膀。

    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不过看着钱秧秧因为害怕而簌簌而抖的身子,苏灿眼底也是闪过一丝怜惜。

    目光再次落在面具男的脸上,苏灿淡漠的道:“说吧,你们的条件是什么?”

    “条件?”

    “你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别跟我说你们只是为了玩游戏。”苏灿沉声的道。

    “当然不是!”看着眼前苏灿服软,面具男很是得意的眯着眼睛,我枪的手却是紧了紧,死死的抵在钱宇恒的脑袋上,“我想要他死!”

    “那就是没法谈咯?”

    “不,可以谈,为什么不能谈。”面具男一张脸因为兴奋而扭曲,“你既然舍不得他死,那么你就替他死,怎么样?”

    苏灿看傻逼似得看着眼前这个外国佬:“你认为我傻么。”

    “我……我愿意,求你放过我老爸,我愿意代替我爸爸。”苏灿话语刚落,一旁的钱秧秧泪如泉涌,在壮汉手中挣扎着叫到。

    “你给我闭嘴,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钱宇恒气急败坏的吼道。

    “啧啧,你看看,你看看,多么父慈女孝的一幕。”面具男得意的笑着,扭头看看苏灿,“怎么样,这画面是不是很精彩?”

    “我并不觉得精彩。”苏灿面无表情,“杀了他,你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且,我保证,你们这些人绝对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不如你们开个价,放过他们,我保证送你们离开明珠,怎么样?”

    “价格随便你开,你背后的人给你们多少佣金,我们翻倍的给,你手里那位可是有钱人,啧啧,随便几十亿,不在话下。”苏灿满脸蛊惑的道,“国内的银行你们一定信不过吧?现金这么多,估摸着要卡车运,又太明显了,瑞士银行怎么样?”

    钱宇恒听的嘴角直抽抽,说的自己好似印钞机似的,不过此刻小命捏在对方的手里,也只能小心的开口道:“对,条件随你开。”

    “你们的条件很吸引人。”面具男得意的笑着,接着脸色一冷,“不过我们这次来了,就没有准备活着离开!”

    “……”

    “现在游戏开始了。”面具男面目狰狞的道,接着扭头盯着花容失色的钱秧秧,“想不想你父亲活着?”

    原本绝望的钱秧秧好似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飞快的连连点头。

    面具男示意手下将一把手枪塞到钱秧秧的手里,接着满是戏虐的尖笑,一只手指着苏灿:“那你就杀了他。”

    原本满脸期待的钱秧秧呆愣当场,模糊的泪眼死死的盯着手中黝烟的手枪,身子却是忍不住微微的颤抖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让自己把枪对着他?

    “放心,只要杀了他,游戏就结束,我不会伤害你跟你父亲的,我保证。”看着内心痛苦挣扎的钱秧秧,面具男满是蛊惑的道。

    “不……不要。”钱秧秧摇着脑袋,哭泣着道。

    老爸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可是他也一样,他是自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她怎么能将枪对准他?

    砰!

    又是一声枪响,钱秧秧浑身一个激灵,惊恐的瞪大眼睛,只见面具男冷漠的收回冒烟的手枪,而钱宇恒另一条腿再次中枪!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数三声,你可以不开枪,那么你老子死!”

    “一!”

    “不要,我……我用我自己的命换我爸的命……”

    “二!”

    “不要逼我,真的不要逼我!”钱秧秧崩溃了。

    老婆和老妈落水,你会先就谁?

    曾经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可是真的身临其境,她才知道这有多难!

    看着近乎崩溃的钱秧秧,再注意到面具男越发浓郁的狞笑,苏灿面无表情,不过垂落腿侧的手微微的做出两个手势……

    在苏灿身边,焦小娇敏锐的注意到了苏灿这两个手势,虽然她在警校也专门培训过各种常用手势语言,可是却没有看出苏灿两个手势是什么意思,而软到在一侧墙角的张国胜眼睛却是一亮,接着似想到了什么,脸色黯然,不过,一只手已经悄悄的摸向腰间……

    “三!”

    “不要!”钱秧秧尖叫着,飞快的抬起枪对准了苏灿。

    那一刻,她一双眼睛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灵动,灰白的没有一丝神采……

    而也就在她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苏灿动了,矫健的身躯宛若猎豹一般窜出,向着办公室右侧的几个恐怖扑去。

    led屏前,看着这惊险的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惊呼,出手了,终于出手了,不动则已,一动则如雷霆万钧,让原先窝火的围观者都是兴奋的浑身哆嗦,可是却在这一刻,画面陡转,原本对准会议室的镜头转向了墙角,屏幕上只留下白茫茫的墙面。

    而在明珠,某台电脑前,正看的起劲儿的杜贝贝也是目瞪口呆,监控器的镜头怎么好好的转了方向?肯定是苏灿这家伙干的,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简直太可恶了!

    听着画面中传来的惨哼,杜贝贝只能一阵脑补,却是心痒难耐,这就好比正看岛国小电影,好不容易熬过了前戏,就要上正活了,结果断电了!

    苏灿躲过了钱秧秧射来的子弹,身子却是鬼魅般的出现在右侧持枪男子身侧,一把拧断了对方的脖颈的同时,一翻手,一柄匕首倒握手中,狠狠地划过另一个恐怖分子的脖颈,飙出一窜妖艳的血珠,对方难以置信的双手捂着脖颈,血水却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而苏灿的脚步不停,一甩手,手中的匕首划过一道妖艳的弧度,穿过远处依旧呆愣的一个恐怖分子的眉心,暴虐的力量之下,匕首从后脑爆裂而出。

    几乎同时,刺耳的枪声接连响起,墙角,被所有人忽略了的张国胜对着左侧几个恐怖分子开枪,一枪一命,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

    两人的配合,堪称天衣无缝,完美的没有一丝破绽!

    直到房间里那些恐怖分子都倒下,面具男才从这电光火石间回过神来,想要开枪,却在这时,一道宛若幻影的刀芒一闪而过,接着,只见自己毛茸茸的手腕,忽然炸裂开一道血痕,接着血珠迸溅,在面具男惊惧的目光中,握枪的手齐腕而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