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我不怪她
    ,!

    而那道虚幻的刀芒,在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之后,又似长了眼睛一般,回到了苏灿的手中。

    面具男想要惨叫,又似想到了无比恐惧的事情,一双眼睛如同死鱼眼一般的突出,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正在涌动献血的断臂,声音尖锐的叫道:“居然是你,怎么会是你……”

    “你既然知道是我,那么应该明白我的为人,只要你告诉我幕后之人,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苏灿一脸漠然的道。

    “哈哈,生路?哈哈哈……”面具男笑的前仰后合,“你知道么,我从参与这件事开始,就已经没有生路了,你不是无所不能的joker么,你可以尽情的去挖掘幕后的烟手。”

    苏灿眉头一挑,而就在这时,一股危险的气息,让苏灿浑身寒毛战栗,对于危险的直觉,苏灿脸色大变,下一刻,身子已经狠命的向着此刻已经宛若木头人一般失魂落魄的钱秧秧扑去:

    “小心,狙击枪!”

    “轰!”

    尖锐的破空声中,夹杂着钢化玻璃的爆裂,晶莹的碎玻璃四溅中,苏灿带着钱秧秧滚落地面,然而不待苏灿松一口气,怀中呆愣愣的好似丢了魂魄的钱秧秧却歇斯底里的尖叫着,推开苏灿,扑向不远处的钱宇恒。

    苏灿扭头,只见钱宇恒的胸前晕染开一朵妖艳的血花,子弹强大的穿透力将钱宇恒连人带椅凌空飞起……

    苏灿一凛,他没有想到对方的目标不是钱秧秧,而是钱宇恒!

    苏灿眼神冰冷的看着佳人大厦对面林立的高楼,他能够感觉得到,在对面的大厦某一个玻璃窗后,正有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眼神盯着这里!

    看着这一幕,一侧脸色煞白的面具男脸上却满是诡异的笑:“你看,现在的游戏越来越精彩……”

    “砰!”

    又是一声枪响,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原先还在那里诡笑的面具男整个脑袋,就如同炸裂的西瓜一般,红白之物涂满了身后整面洁白的墙面!

    “趴下……快,都趴到障碍物后面。”焦小娇此刻才从这突然的变故中回过神来,紧张的呼喝着。

    先前那电光火石间的配合,太令人震撼了,真的只是眨眼之间,那些令他们警队精英都束手无策的恐怖分子,居然如同土鸡瓦狗般被消灭。

    危险警报解除,而还没有等她松一口气,却又发生了狙击事件,眨眼间,钱宇恒倒在了血泊中,而面具男却脑袋成了豆腐花!

    “不用躲了,他已经走了。”苏灿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危险的解除,那个狙击手已经离开了。

    于是,原本紧张的会议室又轻松了下来,死里逃生的一群人,再也不敢在这里多呆片刻,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向着门口涌去。

    人群中,焦小娇却是紧张的来到钱宇恒身侧,看着钱宇恒胸口触目惊心的伤口,也是满脸焦急:“呼叫总部,这里有伤员,快上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周围的混乱,苏灿已经不放在心上,此时只是低头看着哭成一团的钱秧秧,还有越来越虚弱的钱宇恒。

    钱宇恒胸口位置,暗红的血显得触目惊心,不过那张苍白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颤巍巍的伸手摸着钱秧秧的发丝,声音慈祥的道:“本来还想看着你结婚,将来老了,帮着带带外孙,可惜,我恐怕再也看不到了,我真的好不甘心。”

    “不……不会的,老爸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钱秧秧摇着头,整个人都哭成了泪人。

    她真的好后悔,如果她不闹脾气,如果她不离家出走,父亲也不会借着视差佳人服饰的名义来看自己,如果他不出现在佳人服饰,那么他也不会有今天的意外,一切都是他的错。

    “傻丫头。”钱宇恒无限慈爱的看一眼钱秧秧,嘴角已经开始溢血,“我只想你平平安安的活着,我留给你的钱,足够你过上富裕的生活,记住,不要再回钱氏财阀,我只希望你过的安安稳稳!”

    “不要,我已经没有妈妈了,不能再没有你。”

    钱宇恒只是贪婪的伸手摸着自己女儿的发丝,一双眼睛却已经落向了苏灿,脸上却是带着哀求的味道:“我们之间的合作还能继续么?”

    原本哭嚎的钱秧秧哭声在这一刻也似乎弱了一丝,而面对钱宇恒惊呼哀求的话语,苏灿沉默不语。

    钱宇恒脸上带着一抹惨然的笑:“不要怪她,算我求你,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那件东西,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不会怪她的。”看着钱宇恒的声音一点点的弱了下来,苏灿开口道,而钱宇恒怀中,钱秧秧再次嚎啕大哭起来,一双泪眼转身直勾勾的盯着苏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一定会陪着你……”

    看着哭成泪人的钱秧秧,苏灿并没有生气,换位思考,她当时做出那样的抉择,心中遭受的是何等的煎熬折磨。

    苏灿想要替她抹去脸上的泪水,而这一刻,一只温暖的手挽住了自己的手腕。

    木槿站在了苏灿的身边,虽然此刻脸色苍白,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淡漠的盯着钱秧秧,她能够理解钱秧秧最后抬起枪所受的煎熬,但是理解不代表原谅,如果,苏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秘书保安之类,恐怕此刻倒在血泊中的就是苏灿了。

    看着两人紧握的手,那亲昵的姿态,钱秧秧眼底瞬间灰败,她忽然想起来,当初第一次来公司时,苏灿就在木槿的办公室,也想起来,当初在苏灿家里,木槿熟悉的好似自己家一般,钱秧秧心如刀绞,豆大的泪珠却是扑扑的滚落。

    一直以为这是她们两人的事,现在才发现,至始至终她都只是一个局外人,到最后却一无所有。

    苏灿心有不忍,最后还是轻轻的叹一口气,不理会一侧,焦小娇一副见鬼的嘴脸,苏灿拉着木槿转身向着会议室外走去。

    或许这样做,暂时对她残忍,但是,他是该反击了,幕后之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那么他就将计就计,用钱秧秧来布一个大大的局。

    既然游戏已经开始,那么他要做的是制定游戏规则的那个人!

    在路过张国胜身边的时候,张国胜身板挺得笔直,如同一个军人一般,满是拘谨的盯着苏灿,眼底还带着一丝丝的期待。

    苏灿脚步终是一顿,扭头看着张国胜,表情冷漠的开口:“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以龙刺自称!”

    “我……”

    “不需要解释,因为……你……不配。”

    “……”

    原本满是期待的张国胜脸色黯然,直到苏灿消失在会议室,嘴角唯有淡淡的苦涩在溢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