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无耻之尤
    ,!

    苏灿和木槿刚到会议室外,就看着蔓玥带着手下急匆匆的赶来。

    看着出门的苏灿,蔓玥神情一愣,接着满是惊喜的迎了上来:“怎么样,都解决了?钱叔呢?”

    苏灿沉默以对,这让蔓玥心中一沉,而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更让她脸色大变,下一刻已经焦急的冲进了会议室内……

    没过几分钟,一群早就等候在现场的白大褂也抬着担架急匆匆的冲进会议室,之后就是一群脑满肠肥的家伙,一个个神色焦急,好似死了妈似的哭丧着脸,挤进原本混乱的会议室,不过一个个又争先恐后的挤了出来,脸色煞白的扑在走廊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

    他们平日里出入的都是高档会所,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血腥的场面,那脑袋简直跟烂西瓜似的,看一眼都能让人把隔夜饭吐出来……

    这里面,吐的最狼狈的赫然是那个韩建国,就这样的人,居然是明珠政法委的一把手,苏灿嘴角只是扯起一抹轻蔑的讥笑,感觉到身边握着自己的那只手微微的颤抖,苏灿也是准备带着木槿离开这里。

    虽然至始至终,她都一脸镇定,但是苏灿明白,任何一个人突然遭遇了这样的危险,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凋零,脑袋跟烂西瓜似的炸裂,这样还能当做没发生的话,这个人的心理肯定扭曲成麻花了。

    不过,苏灿身子刚刚转身,一个阴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站住!”

    苏灿脚步一顿,斜着眼睛就看着一个戴着眼镜,衣冠楚楚的男子,只是此时脸色还带着煞白。

    苏灿认识这个家伙,正是一旁此刻正吐的昏天暗地的韩建国的秘书,只见他眉头深锁,煞白的脸一阵哆嗦:“恐怕你现在还不能走。”

    苏灿眉头微皱,看一眼依旧‘旁若无人’的大吐特吐的韩建国,嘴角也是勾起了一抹冷笑:“怎么,你家的主子不上来找事儿,派你一条狗来咬人?”

    “你!”余军脸色大变,一股怒火在心头涌动,他虽然只是一个秘书,平日里就是领导的一个狗腿子,但是在明珠,还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眼前这个家伙算什么东西,能打又怎么样,在华夏这个社会,可不是你能打,就可以目中无人的。

    余军脸上闪过一丝阴郁,声音低沉的道:“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刑事案件,而且,这里面十几条的人命,在没有查清之前,我想你需要跟我们走一趟。”

    余军说着,对着一旁的几个身着警察制服的家伙微微一使眼色,几个警察立马神色戒备的盯着苏灿,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的恐怖,几个浑身肥肉的家伙又紧张的伸手摸向腰间的枪套。

    一时间,整个走廊气氛剑拔弩张。

    “你……你们干什么!”木槿近乎崩溃的叫到,经历了那惊恐的绑架,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结果却会被‘自己人’争锋相对。

    苏灿轻轻的揽着木槿的肩膀,安抚着她近乎失控的情绪,一双眼睛却是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家伙:“你应该明白,死去的那些事恐怖分子,我这算是为你们服务吧?如果没有我,你们这群警察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尿活泥巴!”

    苏灿话语刚落,一群警员都是敢怒不敢言,太欺负人了,他们之前那是在部署作战计划来着……

    而余军瞳孔微微一缩,声音冰冷的道:“是不是恐怖分子,现在还轮不到你下定论。”

    身在官场,自然有他们的潜规则,凡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这件事情靠上‘恐怖分子’这四个字,那恐怕就要上达天听了,后果就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了了。

    “我现在很疑惑,为什么之后监控器没有室内的画面,而且你们的对话,为什么换了语种,你是不是心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苏灿瞪大眼睛,一脸惊奇:“难不成,你还想现场直播?让明珠所有民众都看看他们有一群废物警察?”

    “你!”周围,一群警察,只能在一旁画圈圈诅咒了。

    余军脸色愈发的阴沉下来:“那为什么之后,钱氏财阀的董事长中弹!还有……我怀疑,这群人抓了钱氏财阀的董事长,制造这么一起绑架案,目的就是为了你,你难道就没有想要解释一下的。”

    “解释?解释什么?”苏灿瞳孔微缩,面不变色的道,“你想多了,我根本不认识这群人。”

    “是不是想多了,跟我们回局子里,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余军一脸阴险的道,“当然,你不想去,我就认为你做贼心虚!”

    “让开。”苏灿面无表情的拉着木槿向前走去,看着挡路的余军冷声的道。

    “我说了,你必须跟我们走一趟,怎么,你还想抗法?”

    “滚!”苏灿一抬腿,余军瘦弱的身子就凌空飞起,惨叫着摔倒在地上,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咳,他可不是先前的面具男,就是那个面具男也经不住苏灿的脚丫子。

    余军一边干咳,一张脸却是一点点的涨红,恼羞成怒的咆哮着道:“混蛋,这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将这个混蛋拿下,上拷,我怀疑先前那群家伙是这个混蛋引来的,这次的事件,这个家伙应该付全责。”余军气急败坏的道。

    一群警员虽然心里发憷,不过还是掏出了手枪,颤巍巍的指着苏灿,看着这一幕,苏灿脸色一点点的冰冷了下来……

    “你牛逼,再让你牛逼,你不是很能打么,继续啊,来啊。”余军满面狰狞,能打又怎么样,他就不信这家伙的血肉之躯能够挡得下子弹!

    苏灿眉头一皱,而这时一个怒不可及的声音响起:“住手,你们想要干什么。”

    蔓玥从会议室出来,脸色阴沉的可怕,脾气暴躁的道。

    此刻,钱宇恒生死未卜,而这群脑满肠肥的混蛋,先前一个个束手无策,缩脑袋装孙子。

    此刻危险解除了,这群人又开始出来蹦跶,居然还将枪头指向了解决这一次危机的苏灿,这让她原本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

    “干什么?”余军一手护着依旧火辣辣的剧痛的肚子,面目狰狞,语气却很是正义凛然的道,“眼前这个家伙可是杀人犯,房间里十几条人命,可都是这个家伙的杰作,而且居然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这分明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才杀人灭口,像这样的危险分子,绝对不能任其离开,而危害明珠的普通老百姓生命安全!护一方安宁,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所以要将一些危险扼杀摇篮之中!”

    原本气恼的蔓玥也是瞪大了眼睛,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四眼男,这家伙要脸皮厚到何种程度,才能这么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