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你血口喷人……
    ,!

    “好了,开个玩笑。”看着蔓玥烟着一张脸,急欲暴走的神情,苏灿也不敢再刺激着家伙,万一这女人真的一扭屁股走了,那就玩大发了。

    “咳咳,言归正传。”苏灿眼珠子一转,不怀好意的瞟一眼韩建国等人,而后对着蔓玥阴阳怪气的道,“恩恩,现在我怀疑,眼前这群人,都跟今天这群悍匪有关,很有可能是一伙的,我觉得我们龙隐有必要将他抓进去,严刑拷打一番,保证他招供。”

    蔓玥瞪大了眼睛,而原本还在想着阴毒招数对付眼前这个家伙的韩建国,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一张肥脸更是肥肉直哆嗦:“你……你……”

    “你看看,你看看,看他脸红脖子粗,分明是做贼心虚。”苏灿大奇的盯着韩建国,满脸夸张的道。

    “你血口喷人……”韩建国老脸一烟,差点儿没气晕过去,从来都是只有他往别人身上泼脏水,颠倒烟白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没有想到今天居然被眼前这个家伙反咬一口!

    “血口喷人?这么高难度的活,我可不会,那是女人的事儿嘛。”苏灿笑眯眯说着,让一旁的蔓玥和木槿也是俏脸微红,而这时的苏灿又是开口道,“我只是怀疑,又没有确定你,现在您只能算是嫌疑人,放心吧,我们一定会还你清白的。”

    “……”

    虽然明知道苏灿是在胡搅蛮缠,不过能看到韩建国一张老脸烟如锅底,蔓玥也是忍不住心情大爽,脸上却是满脸严肃的表情,很是配合的道:“恩,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要不……您跟我走一趟?”蔓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韩建国,“来呀,咱们把韩市长请去喝喝茶,当然,只要解释清楚了,我们是不会为难韩市长的嘛!”

    韩建国这一刻,只感觉到一张老脸被甩的啪啪响,这是先前他送给对方的话吧,此刻却被还了回来!

    “好……好,你们很好。”韩建国觉得自己在这里简直没法再待下去了,而此刻看着一群医护人员紧张的抬着担架上,生死不知的钱宇恒急匆匆的离开,韩建国怨恨的瞪一眼苏灿,接着冷冷一哼,转身也准备离去……

    “哟,这就走了?难道不请我喝茶了?”看着韩建国狼狈的背影,苏灿扯着嗓门阴阳怪气的道,“113号,那个啥,回头咱们带着龙隐的人,狠狠地查查他,就算他跟这次的时间无关,还有别的可以查嘛,比如外边养了几个女人,生了几个私生子之类的,又比如国外有多少银行账号,贪了多少万,啧啧……”

    原本急匆匆的韩建国两腿一软,接着一个踉跄,他突然有些后悔先前没事儿去阴那个家伙了……

    看着韩建国一群人狼狈的离去,苏灿脸上的轻笑也是慢慢的消散,眉头微锁,而此刻,蔓玥斜眼瞟一眼苏灿:“本以为韩建国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你也当仁不让,看把人家给吓的……”

    “谁说我是吓他的?”收起了轻笑,苏灿一脸淡漠的道。

    “你的意思是?”蔓玥脸色也严肃了下来。

    苏灿扭头看一眼蔓玥:“这年头真的有不贪的官?”

    “……”蔓玥瞪着眼睛,看着苏灿,许久之后才点点头,“虽然看你很不爽,但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我们走。”说着,蔓玥带着身后几个人离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且,此刻钱叔叔生死未卜,她们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那个……”一侧,张国胜此刻推开了身边搀扶着的护士,作为明珠掌管一方的分局局长,临危不乱,此刻在苏灿面前,却满是拘谨,“如果……我是说……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想请你吃顿饭……”

    苏灿从离开的蔓玥一群人身上收回视线,看一眼张国胜那张脸,还有眼底那满是祈求的目光,一张脸却是冷冽了下来:“我很忙!”

    “好吧。”张国胜扯扯嘴角,接着转身,有些落寞的向着走廊尽头走去,那一刻,他好似瞬间苍老了一般。

    苏灿沉默些许,还是微微的叹一口气,看着张国胜的背影,沉声的道:“以后,咱们还是别再见面了,和尚他们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

    张国胜脚步又是微微的一顿,扭头有些惨然的看着苏灿:“如果……如果我说,当年的事情,我是身不由己,你信我么?”

    “信与不信又有什么意义?”苏灿脸上的表情也是带着落寞,“过去的再也不会重来。”

    苏灿看一眼张国胜,带着木槿向前走去,只留下魂不守舍的张国胜。

    看着苏灿离去的背影,张国胜满脸苦涩,当年发生的那一切,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得到的,五年了,五年的时间,他也想要寻找着幕后的真相,可是当年发生的那一切却疑点重重。

    苏灿带着木槿离开了会议室,一路上,苏灿表情沉默,直到到了木槿的办公室,苏灿才轻声的开口:“你难道没有想要问的?”

    苏灿静静的看着木槿,如果她开口,苏灿不介意将自己不堪的往事全部告诉她。

    经历了惊天惊魂一幕的木槿,此刻依旧脸色煞白,虽然她心中有无数的疑惑,不过最后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此刻的她只想要静一静。

    看着木槿肩膀微微的颤抖,平日里雷厉风行的女强人,此刻透出的那股子柔弱,苏灿心疼的将女人拥入怀中,脸上的脸色却无比阴沉,眼神闪烁不明的光芒……

    “在……在想什么?”在私密的办公室,静静的依偎在苏灿宽阔的胸膛上,木槿紧张的心也是一点点的平复下来,轻声的开口询问道。

    “想先前那群人。”苏灿声音低沉的道,“他们如果目标是钱宇恒,想要钱氏集团混乱,最有效的办法自然是一枪干掉钱宇恒,为什么要闹出这么一出绑架案?还把我给扯了进来……”

    似想起了什么,木槿抬起头来,满是紧张的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当时那群绑匪交谈的时候使用的是英语,我模模糊糊听到对方要将你找出来,而且,从一开始,对方看我的目光不怀好意,好像要我参加什么死亡游戏!”

    “难道……”苏灿眼睛也是一眯,难道说,今天这么一出大阵仗,就是要将自己扯进来?

    雇佣天堂的幕后烟手,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把自己扯进去?以至于最后钱秧秧被逼的对自己拔枪相向……

    “等等,难道……这也是幕后之人设计好的?”苏灿突然想通了,对方找自己玩那个劳什子游戏,玩的或许就是拔枪相向,目的就是让自己跟钱氏决裂。

    而从一开始,对方游戏的对象好像就不是钱秧秧,而是木槿,如果……木槿和钱宇恒两人都被枪指着头,而自己选择,自己会选择谁?

    自己肯定会选择木槿,那样钱宇恒最后必死,而钱秧秧势必会跟自己决裂……

    虽然,最后因为钱秧秧的出现,让那群绑匪转移了目标,放过了木槿,而改用钱秧秧决定自己和她父亲的生死。

    但是结局依旧是一样,钱宇恒生死不知,而钱秧秧对自己拔枪相向!

    只是……幕后之人又是谁?

    对方费尽心机想让自己跟钱家父女反目成仇,又存在什么样的目的?亦或是,这样做,对方会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他不相信,如果无利可图,对方会如此大费周章!

    疏通了这些盘枝末节,苏灿脸色也是平静了下来,潜水的王八,总有浮出水面的一天,他现在只需要等,等待那个幕后之人自己浮出水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