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我都送上门了,你也不下手
    ,!

    夜色如墨,看不到一颗星辰,寒风徐徐,似乎宣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窗前,苏灿眼神飘然不定,点燃一根烟,懒散的叼在嘴角,淡蓝色的烟雾在漆烟的房间里,变幻着各种不定的形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烟草的清香……

    “对不起,当时师父召唤,所以离开了,没想到就发生那样的意外。”房间角落,剑侍的身影从烟暗中走出,依旧一身华丽却不失可爱的古装,背后还是那个古拙的青铜剑匣子,此刻,原本俏丽的脸上唯有满脸的愧疚。

    “这不怪你。”苏灿摇摇头,并没有转身,“你师父现在在哪里?”

    他并没有生她的气,她已经做的很好了,如果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时自己没有离开公司,那么恐怕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过,就算今天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幕后之人依然会想尽别的办法,达成相同的目的。

    “师父遇到了一个熟人,一起去了港岛了。”剑侍秀气的眉头微微的一皱,而后从怀中抽出一本线装古籍,送到苏灿的跟前,“这是师父临走前,让我交给你的。”

    苏灿也没有指望那个女人会来,像她们那种高来高去的人物,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要不然,怎么叫高人?

    收起心中的一丝怅然,随手从剑侍手中接过那本古籍。

    这是一本有些年头的古籍,苏灿手滑过书籍表面,柔滑似绢,却又不似绢,最让苏灿好奇的是封面上的两个古字苍劲有力。

    苏灿不敢说自己博览群书,但是华夏汉字的各种书法体还是懂的,这两个字符,分明就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文字,不过虽然不认识,但是苏灿看着这两个字符,却莫名泛起一丝熟悉的感觉。

    这也勾起了苏灿对这本古籍的好奇,轻轻的翻开书籍,却是让苏灿也是一愣,接着继续翻,一本书只有九页,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上面雪白的纸面,哪怕一个图文都没有……

    苏灿抬起头,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剑侍:“今天难道是愚人节?”

    “这本书本来就如此。”剑侍仰着小脸,一脸确定的道,“里面是空的。”

    “那那个女人给我干什么。”苏灿皱起眉头,扯扯里面的白色页面,韧性十足,擦屁股都嫌硌得慌吧!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

    苏灿眨眨眼,接着一脸的恍然大悟,飞快的翻到封面,指着那两个字符,满脸惊喜:“奥,我知道了,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无字天书,啧啧,发财了……”

    “那是两个字喂,你不识数呀。”剑侍一副看白痴似得瞅一眼苏灿,一副小大人的表情,“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念不?”

    “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听着剑侍那质疑的语气,苏灿恼羞成怒,不过看着那两个鬼画符似得文字,他还真不认得。

    “不知道了吧。”剑侍扯扯嘴角,“第一个字念洛,第二个念书!”

    “洛书?”苏灿一愣,接着瞪一眼一旁的剑侍,“其实我早就认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念,你就抢答了,不就是洛书两个字嘛,这么简单……什么,洛……洛书?”

    原先还准备找回面子的苏灿回过神来,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看着手中薄薄的古籍:“我小学没毕业,你可别唬我。”

    “你师父说什么了?”苏灿再一次翻看了一边古籍,依旧一无所获,忍不住狐疑的道,希望那个女人能够知道。

    似知道苏灿心中的疑惑,剑侍开口道:“师父只是说或许你会有用,并没有说其他。”

    “好吧。”苏灿随手把书丢到一侧的床榻上,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才将目光落到一侧俏生生站立的剑侍身上,声音恢复了一丝低沉,犹豫了些许,才开口道,“我感觉,她会很危险,而我近期不能出现在她身边……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暗中保护她周全。”

    剑侍抬起头,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看了许久之后,才点点头:“师父说了,她不在,我要听你的。”

    “谢谢。”苏灿松一口气,

    “放心吧,我保证,这次她不会有问题的,就算是我死。”剑侍抬起漂亮的小脸蛋,一脸严肃的保证道。

    苏灿勾勾嘴角,伸手揉揉跟前小丫头满头的秀发,不理会对方皱起的秀气眉头,微笑着道:“你和她,一个都不能少。”

    “师父,睡了么?”

    正在这时,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听着门外响起杜贝贝甜甜的声音,从来表情酷酷的剑侍眉头却是一皱,接着清风拂过,房间里已经失去了剑侍的身影……

    显然,她安静的性子也吃不消死缠烂打的杜贝贝,不过这来去无踪的身手,可是让苏灿羡慕的紧。

    听着门外杜贝贝的询问声,苏灿正准备说已经睡下了,却见原本紧闭的卧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打开,借着窗外昏暗的光线,就见一个身影在烟暗中,小心翼翼的摸向自己的床铺位置……

    “你干什么?”苏灿随手打开卧房顶灯,没好气的盯着这个鬼鬼祟祟的丫头片子道。

    房间里突然灯光大亮,让正弯腰弓背的杜贝贝动作一僵,看着窗边的苏灿,杜贝贝满脸堆笑,一双大眼睛都弯成了月弯儿:“哈哈,那个……师父还没有睡呐!”

    杜贝贝站直了身子,苏灿才注意到这丫头此刻身上居然只套了一件宽松的棉质睡衣,胸前的海绵宝宝还瞪着一双大眼睛,最可恨的是,随着杜贝贝的直起身子,海绵宝宝的大眼睛还欢快的上下乱跳……

    苏灿感觉,自己的鼻子貌似又有飙鼻血的冲动了。

    故意的,这丫头一定是故意的,居然真空上阵,这么大,也不怕坠的疼?

    “师父……那个……人家怕烟。”杜贝贝嗲声嗲气的道。

    苏灿老脸就是一个哆嗦,眼神满是戒备的盯着眼前这个丫头片子:“你想说什么。”

    “我晚上跟你一起睡吧。”杜贝贝满是讨好的笑着道,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苏灿。

    “你想得美。”苏灿一个白眼,对着我房门努努嘴,“自己出去,还是我丢你出去?”

    “喂,你怎么这么狠心,不就是一起睡个觉嘛,真小气。”杜贝贝俏脸如同翻书一般,瞬间化作了满脸凶相,呲着可爱的小虎牙,凶巴巴的道。

    接着眼珠子又是一转,不待苏灿反应过来,就看着小丫头片子丰盈的身子往苏灿的床上一跳,接着就无比熟练的挤进了被窝:“不管,打死我也不走。”

    “喂,你别过分啊。”苏灿快哭了,这算不算是鸠占鹊巢?

    “你是我师父嘛,只是纯洁的睡一张床嘛。”注意到苏灿无奈的表情,杜贝贝却是露出一脸的得意,“就当是奖励人家今天那么幸苦的帮你解决那群绑匪好啦。”

    “师父,你真的只是一个小保安嘛?”

    “对了,师父,你跟那群绑匪说的是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还有哦,你跟林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看起来就很不纯洁的样子……”

    “你睡不睡了。”苏灿没好气的道。

    “睡不着,要不,我请你喝酒怎么样?”杜贝贝呼的一声,从床里爬起来,接着,就在苏灿的眼皮子底下,一把从宽松的睡衣领口内摸出一瓶酒来。

    只看的苏灿目瞪口呆,以自己的眼力,居然没有发现这丫头胸口上还藏了一瓶酒,这‘胸肌’居然能夹酒,果然天赋异禀……

    不过看着这丫头拿出来的酒,苏灿眼神又有些怪异起来,居然是一瓶劲酒。

    孤男寡女,同处一床,还请自己喝劲酒,这丫头片子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