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你怎么还没反应
    ,!

    “难道,是看中了自己美色?”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的杜贝贝,苏灿不无邪恶的想着。

    杜贝贝晃着手中的劲酒,对着苏灿挤挤眼睛:“喝吧,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什……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呢?

    苏灿满脸戒备的盯着杜贝贝:“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杜贝贝也是瞪大了眼睛,这家伙想到哪里去了,人家可是很纯洁的想要来安慰你耶。

    不过接着,杜贝贝似想到了好玩的事情,眼珠子一转,一张脸上满是挑逗的对着苏灿抛一个媚眼:“要不……你把人家灌醉?人家也什么都不知道哦。”

    “……”苏灿老脸一烟,“我对那种亲一口还带着满嘴伊利奶粉味儿的没断奶的小屁孩没兴趣。”

    “唉!”杜贝贝叹一口气,“难道还要我自己把自己灌醉,然后任你为所欲为?”

    “……”

    “要不……我装醉算啦!”

    “……”

    “人家都已经一把干柴了,你的烈火在哪里。”杜贝贝又四仰八叉,毫无形象的躺在床上,对着苏灿一副媚眼如丝的表情,嗲声嗲气的道。

    苏灿只想脑袋撞墙,他感觉再跟这丫头玩下去,自己肯定要崩溃!

    转身就准备去客厅将就一夜,却见原先在床上四仰八叉,春光外泄的杜贝贝,又是呼的一声坐了起来,一双眼睛满是狐疑的盯着苏灿:“那个啥,你不会真的那方面不行了吧?”

    原本抬腿的苏灿大腿就是一软,扭头满是错愕的看着此刻正神色狐疑的杜贝贝。

    “你当时跟林老师在办公室,可还没有一分钟,两人就完事儿了。”杜贝贝摇头叹息,“难道真的是秒速君?”

    “你……你胡说什么。”苏灿额头青筋直跳,脸颊肌肉僵硬,“那个啥,我跟你们林老师……那只是纯洁的友情……”

    “那人家这样青春无敌美少女,都送货上门了,你怎么也不签收验货一下?”

    “我……”

    “好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放心吧,我不会歧视你的,我们女人嘛,不用你们男人那东西也一样,什么黄瓜茄子都可以嘛,不行手指头也能凑活!”杜贝贝义正言辞的道,接着又在床上笔划着道,“从现在开始,以中间为线,你要是过了界,你就是禽兽。”

    “……”苏灿绝倒,这丫头片子真的是上天拍下来惩罚自己的么!

    苏灿郁闷的要死,一把夺过杜贝贝手中的酒瓶,拧开瓶盖,仰头一口闷,直到酒瓶见底,才不屑的白一眼杜贝贝:“就这么一点儿酒,也想把我灌醉,还没有二锅头带劲儿。”

    想自己虽说不是千杯不醉,那也是海量,这么一点儿酒,还不够自己塞牙缝,对于自己的酒量,苏灿还是颇有自信的。

    “一!”

    “……”

    “二!”

    “你在数什么……”苏灿狐疑的看着正在盯着自己扳手指的杜贝贝道。

    “咦?你怎么还没有反应?”杜贝贝一把夺过苏灿手里的酒瓶,好奇的往酒瓶里面瞅了瞅,“我分明加了好几片安眠药的丫。”

    “……”苏灿目瞪口呆,直到他直挺挺的倒在床上的时候,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我擦……”

    清晨,当缕缕阳光透过纱窗,洒落在床上的时候,苏灿被床头的手机闹钟吵醒,努力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脑袋里还一团浆糊。

    想到自己的悲惨遭遇,苏灿也是满脸苦涩,看来,都市的生活,还是让他放低了警惕,没有想到居然被一个丫头片子给下了药,虽然知道小丫头这么做,是因为钱秧秧的事情,想要开导他,只是这丫头片子……放了多少片安眠药?

    苏灿摇摇一团浆糊的脑袋,又有些庆幸,还好是安眠药,要是伟哥……那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不过安眠药加劲酒,一觉醒来,后果也显现出来了。

    此刻的他不但头疼欲裂,最让他羞耻的是,他一个大老爷们居然做那种梦了。

    梦里,那个可人儿,居然给自己用嘴巴那个啥,正欲仙欲死来着,结果被闹钟吵醒了……

    苏灿考虑,自己是不是继续闭着眼睛睡一会儿,希望能把先前的美梦给续上。

    不过就在这时,苏灿身子却是一僵,接着就鬼上身了似的,一双手飞快的摸着自己身子,卧槽,自己昏迷前可是穿着衣服的,自己衣服呢!

    苏灿慌张的投向自己的胯间,还好还好,短裤还在,不过还没等他松一口气,紧接着就一副见鬼了的表情,死死的盯着此刻正枕着自己大腿的身影,那凌乱发丝下,肉呼呼的小脸,眉目如画……

    不过这都不是令苏灿惊恐的所在,而是那肉肉的红唇,正压在自己高耸的帐篷之上,苏灿甚至还能看到帐篷上暗色的湿痕……

    苏灿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这是要世界末日了么?苏灿真想学周星星一般,一把将歪把子掰到一旁,不过有没有那个壮士断腕的勇气。

    深吸一口气,苏灿平复心中的紧张,而后小心翼翼的身子一点点的往后移,深怕不小心弄醒了小丫头,不过苏灿身子刚刚一动,原本缩在腿根的小丫头一双肉呼呼的手就揽了上来,嘴角还发出慵懒的娇吟。

    然后苏灿就感觉落入道一片温软柔软之中,心头一浪,苏灿差点儿就真成秒速君了。

    强忍着那旖旎带来的刺激,苏灿心中叫苦不迭,不过就在这时,怀中,小丫头带着哭腔的梦呓娇憨的传入苏灿的耳中,却让苏灿一愣神……

    “爸爸,不要离开贝贝,你走了之后,妈妈再也不疼贝贝了……呜呜……”

    “……”

    苏灿眼神也一点点清明了起来,看着梦呓的小丫头,此刻的他眼中只有怜惜,没有想到平日里看着没心没肺的小丫头,心里居然也藏着心事。

    不过接着,苏灿又满脸愁容,现在首要的任务,还是要脱离苦海。

    苏灿继续小心翼翼的挪动着身子,看着自己身子一点一点的脱离杜贝贝,眼瞅着就要逃出生天,不过就在这时,一双大大的眼睛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然后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