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杀人灭口?
    ,!

    “咳咳,那个……早上好哈。”苏灿表情一僵,接着咧开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干巴巴的道。

    杜贝贝还有些睡意惺忪,不过当感觉到嘴角的硬物,整个人都是一个激灵,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却是瞪大的滚圆:“你……你禽兽,你居然对人家……那个……”

    “咳咳,我……我可没过界。”

    “没过界就能够对人家那个……你……你禽兽不如。”杜贝贝一张小嘴都长成了o形,一双大眼睛却是忍不住瞟了那个嚣张的帐篷一眼又一眼。

    “……”苏灿咬咬牙,很有几分壮士断腕的一把将小二哥掰到一边,“你误会了,只是手机。”

    “国产的,有点大?”杜贝贝眯着眼睛,一脸小狐狸的表情,接着一张俏脸就化作了委屈巴巴的表情,“对了,你都对人家那个了,人家不会怀孕吧?”

    杜贝贝羞答答的低着头道:“人家昨天不在安全期耶。”

    “……”苏灿三腿一软,差点儿没从床上掉下去,烟着一张脸盯着小丫头片子道,“你想多了。”

    “反正我不管,从今天开始,人家就是你的人了。”杜贝贝噘着嘴,“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你了。”

    “什么第一次,我可跟你什么都没有。”苏灿青筋直跳,暴跳着道。

    “人家嘴巴的第一次。”杜贝贝理直气壮的回击,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爱疯六爱死,对着穿着裤头的苏灿就是一阵乱拍,吓的苏灿一把抱住被子,挡住自己的身体:“喂喂,你想干什么,快删了。”

    “来,摆个poss。”杜贝贝一副小妖女的表情,满脸恶意的道,“你还想抵赖,现在证据确凿。”

    “要不要我发给木槿姐姐一份?”杜贝贝满脸威胁的表情,“或者上课给林老师一份儿?要么给钱秧秧也发一份儿?或者故意去修手机,然后来一出艳照门,让明珠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渣男?”

    苏灿动作一僵,接着就在考虑,是不是该杀人灭口了。

    “当然,我不会这么做的啦。”原本咧着小虎牙,凶巴巴的杜贝贝又如同川剧变脸一般,化作了甜甜的笑,“你是我师父嘛,古语有云,一‘日’为师,终生为‘夫’嘛。”

    “……”苏灿老脸直抽抽,而此时的小丫头片子,已经抱着自己的被子,又蹦又跳的往卧室外跑去,不过到了门口,脚步又是一顿,正在苏灿忍不住提心吊胆的时候,扭头对着苏灿嫣然一笑:

    “我现在可以确定,师父肯定不是秒速君。”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低头看着高高的帐篷,羞涩的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清晨,床上的意外只是一出生活的调味剂,看看时间,苏灿也准备出门上班,不过此刻却注意到床头那本古籍,犹豫了一下,还是一把塞到怀里,上班慢慢看,那个女人给自己的东西,肯定有深意,回头放药水里泡泡,或者放火力烤烤,指不定能烤出春官图来着……

    收起那古籍,苏灿如同明珠所有上班族一般,掐着点出门,在小区门口买上豆浆油条,迎着照样,行色匆匆的向着小区最近的公交站台走去。

    不管昨天发生了什么,只要天没有塌下来,生活总是还要继续不是?

    苏灿正一口豆浆一口油条,吃的满嘴油腻的时候,一辆造型野性十足的哈雷摩托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堪堪停稳在苏灿的身边,吓的他浑身一个哆嗦,扭头却是一亮,只见一身劲装的焦小娇单腿支地,英气十足。

    而这一幕,也是吸引了苏灿的目光,特别是那劲装衬托下,凹凸有致的惹火身材,那股成熟的诱惑,显然不是杜贝贝那个小丫头片子能比的。

    唯一遗憾的是那张漂亮的有点儿过分的脸蛋,此刻显得有些苍白,素颜的脸上留着两个烟眼圈……

    “上车。”焦小娇对着苏灿道。

    “你想干什么。”捏着豆浆的苏灿看着此刻的焦小娇,双眼布满血丝,一副吃人的表情,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戒备道。

    “跟我走一趟。”焦小娇声音冰冷的道。

    “呃……我好像没得罪你吧?”苏灿吞吞口水,今天难道是自己的霉运之日?早上遇到杜贝贝那个妖女,小尾巴被人家抓在手里,现在又碰到这么一个野蛮女警?

    “你到底上不上车。”

    “不上。”

    “你可别逼我!”

    “你也别逼我。”苏灿脸色一冷,声音冰冷的道,“我动绝招,可是连我自己都怕。”

    注意到苏灿冰冷的目光,原本脸色难看的焦小娇心头也是一颤,才想起眼前这位可不是自己印象中那个油嘴滑舌的小痞子了,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只是接下来,这家伙的举动,却是让原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家伙的焦小娇瞪大了眼睛……

    只见苏灿往地上一歪,接着就一脸痛苦状:“警察撞人啦,哎哟,警察撞人啦。”

    苏灿这一嗓子嚎叫,立马吸引了原本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们的目光,一时间,一群人围了过来,很好的充当了观众的角色,没办法,凑热闹那是国人的优良美德,没见前几天某餐馆煤气爆炸,一群国人立马围观拍照上微博,结果餐馆里又二次爆发,接着一群围观者傻13了。

    注意到四周行人有聚拢的架势,焦小娇急了:“我……我什么时候撞到你了……”

    焦小娇说着,却是忍不住悲从心来,原本布满血丝的眼睛里,豆大的泪珠却是忍不住簌簌掉落……

    这突然的一幕,却是让原本整蛊的苏灿表情一凝,这个在他印象里,从来都是泼辣男人婆似的女人,此刻居然在自己面前哭了。

    苏灿也不敢再玩了,原先还半死不活样子的他,就在围观者错愕的目光中,蹦跶起来,手忙脚乱的看着焦小娇:“你……你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呀,哭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我跟你走就是了……”

    苏灿手忙脚乱的想要逝去那源源不断涌出的泪珠,不过就在这时,焦小娇一双手紧紧的抱住了苏灿的腰身,整个脑袋都埋在了苏灿的怀里,发泄似的嚎啕大哭。

    原本准备看好戏的一群私生活匮乏的上班族,一个个满脸鄙视,本以为有热闹可看,没想到是两人秀恩爱,这是要虐死他们这些单身汪哇!

    人群轰然而散,大家都很忙的好伐,上班迟到可是要扣全勤的。

    而此刻,在怀中的焦小娇却是哽咽着,卸下了所有脸上的伪装的坚强“老李走了,小张也走了,王大哥还在icu生死不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灿动作一僵,接着轻轻的抚着怀中女人柔滑的齐肩长发,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曾经,他也经历过失去战友的痛苦,眼睁睁的看着战友死在自己的眼前,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年,却还恍若昨日,那一张张生涩的面孔,还清晰的印在脑海中。

    “你知道么,就在昨天晚上,王大哥守着被我们抓来,可以指证宋破军罪行的那个黄毛死了,看守他的王大哥重伤,现在还在icu重症病房,没有脱离危险……而那个混蛋宋破军,却因为拘留满48小时,而我们唯一的证据也被灭口了,只能将他放了,我真的不甘心。”焦小娇无助的哭泣着。

    苏灿表情一点点的冷冽下来!

    黄毛,居然死了?

    这明显是杀人灭口!

    而黄毛死了,一切都死无对证,宋破军,果然好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