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栽赃(已经修改)
    ,!

    面对苏灿的施暴,直到最后悠然离去,一侧一干警员都没有丝毫要阻拦的意思,开什么玩笑,那位的身手,他们可都是亲眼目睹的,再说了,能够看到这个娘娘腔丢脸,何乐而不为?

    直到苏灿走远,蜷缩在地上哀嚎的宋破军才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抹一把满脸的血污,忍不住惊恐的尖叫着,眼角余光注意到一侧的那些警员,一个个暗自幸灾乐祸的表情,更是让他面沉似水,而注意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傻缺似的杵在那里不知所措,不由气不打一处来,歇斯底里的怒骂着:“废物,你们这群废物!”

    扯动了脸上的伤口,宋破军又是一阵呲牙咧嘴:“哎哟喂,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还愣着干什么,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还不快送我去医院,哎哟喂,我的鼻子……”

    于是,一群低眉顺眼的保镖就手忙脚乱的护拥着宋破军狼狈的向着不远处一辆加长林肯涌去,这突然的变故,也让一侧记者失神,按照剧本,不应该这么演下去的呀,怎么全乱套了?这宋大少被打成孙子了,要不要也报道出来?

    不过,看着宋破军都走了,‘群龙无首’的一群记者也是一哄而散。

    ……

    苏灿懒散的靠在分局大门外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随手点燃一根烟,没多久,视线中就出现了一辆加长林肯,急哄哄的驶出分局大门,就涌入到了车流之中,眨眼间消失无踪。

    苏灿嘴角微微一勾,翻手取出兜里的手机点开,输入一排不规则的代码,屏幕变幻,接着就出现了一副城市3d地图。

    地图中,一个红点在路面上缓慢的移动……

    就在刚才,他揍那个家伙的时候,在那个家伙的衣服上留下了微型监控器,如此一来,宋破军在发现监控器之前,就无处遁形。

    如果不是今天焦小娇找到自己,苏灿都快忘记了这个娘娘腔,先前试探了一下,虽然对方掩藏的很好,但是苏灿还是从对方一瞬间的表情变幻看出了一丝猫腻,如果说昨天那场袭击,跟这个家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打死苏灿都不信。

    苏灿眼神深邃,深深的吸一口烟,丢掉烟头,收回手机就准备先回公司,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依旧还是要继续,当然,今天看这架势,自己又要迟到了。

    “站住。”就在苏灿转身,腿还没迈出去,就听嗖的一声,一个手臂挂着红袖章的大妈出现在自己面前,眼神戒备,表情凶神,大手有力的伸出,语气严肃:“乱丢烟头,罚款一百。”

    “……”

    苏灿眼角一抽,又特么中标了。

    回国这半年,被罚款最多的就是丢烟头,这些老头老太忒阴毒了,你准备丢前,绝对没人提醒,等你一丢,人家就跟咸蛋超人似的,嗖的一声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手一伸就是罚款,而且都没有发票报销的。

    眨眨眼睛,在大妈恶狠狠的注视下,苏灿淡定的弯腰捡起地上的烟头,**的吸一口气,才瞟一眼神情呆愣的大妈:“不好意思,手滑了。”

    说完,苏灿淡定的转身,抬腿就溜,自己这半年那五六次可不是被白罚的……

    不过,还没走两步,眼前一花,又被锲而不舍的红袖大妈逮住了去路,就见大妈一脸鄙夷的表情:“小子,你这一招,别人早玩腻了!”

    “……”苏灿表情一僵,接着一脸夸张的盯着大妈身后,“哇塞,有帅哥在裸……奔!”

    “哪里!”

    大妈习惯性的转头,就暗道不好,待再转回头,哪里还有那小子的身影?

    逃离了那个罚款大妈的魔爪,苏灿心情不错,懒散的晃荡在街头,正再考虑怎么打发时间,却被路边大楼上的led广告屏吸引住了视线。

    画面中,是一场新闻发布会,苏灿一眼就看到了高座主席台上的钱秧秧。

    一日未见,她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一身干练的职业装,将她衬托的如同一个职场女强人,淡然的面对着下方的长枪短炮,自由一番气度,那张熟悉的脸上,却再也看不到曾经熟悉的刁蛮任性,似乎一夜之间,曾经的小女孩长大了,变的成熟了。

    只是,长大的代价对她来说似有不可承受之重。

    苏灿叹一口气,他虽然猜到钱秧秧会站住来,扛起钱氏集团的担子,不过她最终真的站出来,担起整个钱氏集团的时候,苏灿心中没有欣喜,有的只是心疼。

    如果昨天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每天上班准时打游戏到下班的刁蛮大小姐,那才是最真实的她。

    而现在,她却要被迫卷入钱氏集团这个漩涡之中,无法自拔!

    苏灿叹一口气,有些不舍的收回来视线,不过就在这时,几辆烟色的大切诺基,在吱呀声中,从几个方向冲了过来,戒备的停稳在四周,却堪堪堵住了苏灿的去路,车窗降落,却是一根根黝烟的枪管……

    苏灿表情一凝,整个身子每一根神经都是瞬间绷紧,而在这时,一辆大切诺基车门打开,几个神色戒备的烟衣男子表情冷峻的下车,径直来到了苏灿的面前:“你是苏灿?”

    “有事?”苏灿眉头微锁,沉声的道。

    “跟我们走一趟吧。”一个领头模样的男子冷冷的道,“你涉及一宗命案。”

    “命案?”苏灿眉头皱的愈发的深了,“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们家可是世代良民。”

    “我们不会错。”男子面无表情的道,“昨天被你揍的军官,今天死了。”

    “死了?”苏灿脸色也是变了,昨天那群士兵半路阻挠,所以苏灿才出手,但是他对自己的下手轻重还是有把握的,那个家伙虽然看起来被自己打的很凄惨,但顶多只是皮外伤,还没有到死的程度!

    “对,死了,被你活活打死的。”男子冷然的道。

    苏灿心一点点的下沉,栽赃,这是赤果果的栽赃嫁祸,现在死无对证,自己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们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跟你们走?”苏灿冷漠的道。

    “我们是驻明珠部队军纪处的人。”男子面无表情的道,“不要想着反抗,乖乖的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好吧,我跟你们走。”苏灿犹豫了些许,接着微微的点点头。

    他倒是要看看,是谁栽赃陷害自己,居然用出这么下流的手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