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舔干净
    ,!

    水泥浇筑的不起眼房屋前,锈迹斑驳的铁闸门被打开,掩藏之后的却是一条幽深的通道。

    一个烟衣男子在一侧推上了闸刀,昏黄的灯光依次亮起,一直通向山洞不见底的深处……

    苏灿脸上也是有些讶然,没有想到这座不起眼的建筑之内,居然掩藏着一处防空洞,看着那陈旧的通道,两侧充满着当年那个动乱年代留下的标语,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这里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开启了。”看着苏灿脸上的惊讶,一侧一个平头男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睛道,“那个年代,死在这里的人不计其数。”

    “你想说什么?”苏灿表情冷漠了下来。

    “我想说,你也不会是一个例外。”男子冷笑,扯起脸颊上一道刀疤,平添了几分狠辣。

    “我会是一个例外的,我是良民,杀人犯法的事情,从来不干。”

    “可是他确实死了,是我亲眼看着他死了的,而且很多人看到,是你动手打了他。”男子阴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苏灿,“正是你的暴打,才直接造成他的死亡,你知道吗,他才二十几岁,家里的女儿才刚满月,因为你,他死了,多可惜。”

    苏灿冷笑,“这招已经有人对我用过了,我觉得一点儿也不新鲜。”

    “是么!”男子咧开嘴笑,露出满口的烟熏牙,“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洋,等一下我会让你见识见识新鲜的东西。”

    “我这个人记性不好,不会记住这个名字。”

    “没事儿,我相信你会一辈子记住我的名字。”王洋冷笑着一弹手里的烟蒂,冷冷的道,“押进去,办完事儿,回头请大家伙儿皇家一号不醉不休。”

    王洋话语刚落,苏灿身侧,几个彪形大汉就凶神恶煞的向着苏灿的手臂擒拿而去。

    眼看着苏灿的双臂就要被擒拿,却见他不着痕迹的一抽手,躲开两个男子的动作。

    “怎么,你想反抗?”王洋脸色一冷,语气阴沉的道。

    王洋话语刚落,就听着一阵轻响,十数把手枪齐刷刷的对准了苏灿!

    那一刻,苏灿分明看到了眼前这个叫王洋的男子眼底的冷意,苏灿眉头微皱:“放心,我不会跑的,前面带路。”

    “哼。”王洋冷冷一哼,眼底居然有些小小的失望,对着身侧的手下微微的一使眼色。

    “跟我走。”对方会意,冷冷的瞟一眼苏灿,接着就领头向着幽深的山洞深处走去……

    苏灿静静的跟在之后,他身后,还有几个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其后,不用扭头,苏灿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脑门后指着自己的那几把手枪。

    在领头男子的带领下,苏灿被送进了一间幽深的房间。

    与其说是房间,不若说是一间凭空凿出来的石洞,四面坚硬的青石上,还有当年凿击留下的痕迹,墙壁上却挂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物什,带钉的皮鞭,三角形的烙铁,各种造型奇特的匕首,墙角居然还放着木驴,一列列,让苏灿感觉进入的不是一间审讯室,而是一间满清酷刑博物馆,虽然上面落满了灰尘,但是苏灿还是能够感觉得到那透出的丝丝寒意。

    房间一侧,一张陈旧的办公桌前,放着一张审讯椅,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墙壁上也没有想象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字眼,简陋中却透着血腥。

    “自己坐上去,还是我们帮你?”对着那张审讯椅,苏灿脑后,一把手枪直直的顶着头皮,一个冰冷的声音戏虐的响起。

    苏灿扭头看一眼那个满脸凶狠的男子,接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而后自己坐在了那张审讯椅上,任由对方将自己的手脚固定,既然他敢跟着这群人来到这里,就没有将这些家伙放在心上,区区一张审讯椅,还控制不住自己。

    跟随着苏灿进来的几个大汉并没有要对苏灿上刑的意思,看着苏灿乖乖的被固定在审讯椅的方寸之间,几个大汉神情戒备的站在房间一侧,不言不语,不过看他们的架势,似乎在等人。

    他们在等谁?

    等着幕后主使登场?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紧闭的铁门外,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苏灿听声辩位,来者是两人,其中一个脚步沉稳而有力,一板一眼,显然跟房间里这几个一样,是一位军人,而另一人脚步虚浮无力,难道就是幕后主使?

    苏灿心中暗自猜测,而紧闭的房门被推开,首先进入房间的,是先前的那个王洋,让苏灿没有想到的却是王洋身后的那个穿着时尚的男子。

    这个家伙苏灿认得,而且两人还有过冲突,赫然是那个在高速路上,跟自己赛车,被自己暴打的韩克松。

    苏灿想到了龙图,想到了宋破军,甚至想到了苏云明,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进来的居然是这货。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韩克松进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苏灿,如果眼神能杀人,此刻的苏灿恐怕已经被对方千刀万剐了。

    “我们又见面了,几天不见,我可想死你了。”韩克松咬牙切齿的道。

    “看你说的,搞的我好似跟你有多大奸情似的。”苏灿瘪瘪嘴,“我对男人可没有兴趣。”

    “你!”韩克松表情一凝,接着语气森森,“不知死活。”

    “你把我抓到这里来,难道就是动嘴皮子威胁我吗?”苏灿歪着脑袋,一脸不满,“想要玩什么花招,尽管驶出来,玩完了,我好走,别浪费时间了,大家都很忙的。”

    看着苏灿无所谓的表情,房间里的一群人的表情都不怎么好了,而韩克松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这个混蛋,难道就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还是这个混蛋在自己面前故作轻松?

    韩克松一步步的踱到苏灿的跟前,带着一丝扭曲的兴奋:“我说过,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还有……”韩克松面目扭曲,将手里提着的一个袋子倒扣在苏灿身前的审讯椅上,让苏灿瞪大眼睛的是,倒出来的居然是一片片用过的卫生巾,上面居然还有暗红色的血渍。

    看着这海量的卫生巾,这家伙不会是扫荡了明珠的各大公厕了吧?

    没想到这货居然还有收集卫生巾的癖好。

    注意到苏灿满脸震惊的表情,韩克松心中却有种扭曲的快意,冷酷的指着成堆鲜血淋漓的卫生棉:“现在,把他舔干净。”

    “舔干净?”苏灿瞪大眼睛,接着一个白眼,“这不是你韩大少爷最喜欢干的事儿么,我怎么能跟你抢呢!”

    “你找死。”韩克松被揭开了伤疤,暴跳如雷,接着伸手向着对方的头发抓去。

    当时,这个混蛋就是抓着自己的头发,屈辱的把自己按在那个大姨妈上,那股作呕的滋味,让他难以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是耻辱。

    他也要让这个混蛋尝尝那种恶心的滋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