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爆炒花生米
    ,!

    于是,房间里,一侧早就跃跃欲试的几个家伙就满面狞笑的向着苏灿扑来,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他们出手给这个家伙‘上菜’,就见先前凌乱散落在地上的那些大姨妈巾又好似鬼上身了一般,诡异的凌空飞起,从四面八方向着他们砸来……

    这诡异的一幕让他们也傻眼了,先前这些玩样儿砸在韩克松脸上的时候,他们还没在意,可是此刻,这些东西完全违背科学的自己飘起来,从四面八方砸过来,就显得有些惊悚了。

    不过他们来不及震惊,就手忙脚乱的躲避着那些长着血盆大口的‘小天使’,不过奈何‘敌人’太多,最终没有一个人逃脱得了那张血盆大口。

    一时间房间里惨叫同卫生巾齐飞,脸颊同大姨妈巾同色,眨眼间,原先还凶狠恶煞的几个家伙,狼狈的倒地惨嚎,而看着空中还飘着几张‘小天使’,原先还准备看好戏的韩克松,却是面皮一抽,身子已经小心翼翼的往王洋身后挪,他可不想再回味一遍先前被带血的大姨妈巾打脸的那种**滋味。

    “你……使得什么妖术……”

    满脸狞笑的王洋也傻眼了,不过话未说完,就听着啪的一声脆响,一片无比‘厚重’的大姨妈巾直接招呼在了脸上……

    王洋直挺挺的僵硬当场,感觉到脸颊火辣辣的疼,还有鼻端飘来的腥臭,王洋几近崩溃,然而还没等他发怒,又是噼里啪啦脆响传入耳边,也不知道多少片大姨妈巾招呼在了脸上……

    躲在身后的韩克松很是庆幸自己的逃过一劫,而看着王洋脸上被大姨妈巾都糊满了,心中更是忍不住暗爽不已,让这家伙也尝尝那种**的滋味儿!

    而面对眼前这一幕,审讯椅上的苏灿却是满脸夸张的表情:“你们这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大姨妈巾都看不下眼了,啧啧……”

    “我……我要杀了你。”王洋几近抓狂的抓落脸上的大姨妈巾,气急败坏的一把抽出手枪,就要对准苏灿的脑门。

    “别冲动,别冲动。”韩克松眨眨眼睛,在一旁却是忍不住幸灾乐祸的道,“哪个男人能没见过血的?见血不改色,才是真男儿本色!”

    “再说了,这里都是自己人,谁会传出去?”

    “¥%#……”

    “还有,审讯的程序要走完,不然你怎么向上面交代?”韩克松看着王洋扭曲憋屈的表情,很是严肃的道,不过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不用走程序了。”王洋面目扭曲,语气森森的道,“来人,给他松开手铐脚铐。”

    “你想干什么?”看着手铐脚铐被松开,苏灿好奇的盯着眼前的家伙道。

    “想干什么?”王洋一脸狞笑,手中的手枪直直的顶着苏灿的脑门,“犯人畏罪抗法,被我当场击毙,你说,这个理由怎么样?”

    “我没有逃。”

    “我说你逃了,你就逃了。”王洋面目冷冽,枪口死死的抵着苏灿的脑门,一点点的扣开保险栓……

    感觉到眉心枪口传来的金属冰冷,苏灿嘴角却是勾起一个懒散的笑容:“唉,我平生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

    “你去死吧。”王洋扣下了扳机,刺耳的子弹破空声在石室内激烈回荡,可是让他表情凝滞的是,想象中脑袋开花的一幕没有出现,弹头在身前的墙面上留下一个幽深的弹痕。

    王洋心头一惊,暗道不好,想要后退,却在这时,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了自己握枪的手腕……

    他甚至来不及反抗,耳边就传来咔啪一声脆响,眼中,只见自己手腕诡异的弯折,而那撕心裂肺的巨痛,才后知后觉的传入脑海!

    王洋长大嘴巴,却没有传出凄厉的惨嚎,脖颈就被一只手锁住,将他身子临空提起:“我说过,我平生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

    “……”王洋想要惨叫,可是脖子被锁,长大的嘴巴却只能如同缺氧的鱼儿,无力的开合……

    这突然的变故,让房间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些许之后,才手忙脚乱的摸出配枪,围拢过来,神情紧张的盯着苏灿结巴的道:“放……放下王队,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苏灿淡漠的瞟一眼四周黝烟的枪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着拎着王洋的身子,就向着枪口甩去,一群人紧张的后退,却不敢开枪,而这一瞬间,苏灿借着身前的免费肉盾,凌厉的出手了。

    那些围拢的家伙,甚至没有反手之力,就人仰马翻,倒在苏灿的脚下,一时间惨叫一片,而这一幕直接下瘫了一侧的韩克松,他没有想到眨眼间,就形势逆转。

    王洋惊恐的瞪大眼睛,虽然他抓这个家伙之前,就了解这个家伙是一个高手,但是在他的想象中,这个家伙再能打,也不过是混混一流的,怎能跟他们这些经过正规系统训练的军人相比,可是此刻,他明白了,在眼前这个家伙眼中,他们这些军人的手段,不过是小儿挠痒。

    王洋被狼狈的丢倒在地上,不过此刻却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个家伙不怀好意的眼神,王洋心头莫名的一颤,色厉内荏的威胁道:“你……你想干什么,你动了我的人,你认为你还能离开这里!”

    苏灿一个白眼,看白痴似的看着王洋:“我不动你们,你们就会放我离开?”

    王洋无言以对,因为今天抓这个家伙进这里,就没准备放这个家伙活着离开……

    苏灿随手拿起滚落地面的几个桌球,眼睛却是微微的眯起,接着不怀好意的盯着地上脸色煞白的王洋:“旱道走珠?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你来给大家师范一下?”

    看着苏灿手中转动的桌球,原本脸色煞白的再没有一丝血色。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明白意思?”苏灿眉头皱起,冷漠的盯着王洋,“你是准备自己动手,还是让我动手?”

    “你……你别过分了,你……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你考虑过……”王洋怕了,着玩样儿塞那里面,他干过,但是都是塞别人那里,往自己那里塞,那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啪!”苏灿一巴掌抽在对方的脑门上,没办法,那张满是‘血污’的脸,让苏灿没法下手。

    “我不想听你废话。”苏灿摸起地上的手枪,顶在王洋的脑门上,声音冷漠的道,“我数三声,如果你不满足我的好奇心,那么我只能送你一程了,对了!这道菜,叫做爆炒花生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