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宿仇
    ,!

    厉爪如刀,紧锁住女人修长的粉颈,好似下一刻就能穿透皮肉,血溅当场。

    “不要动,否则,死。”一个幽幽的声音带着一丝嘲笑的道。

    这突然的变故,让原本寂静的山林中也是响起了轻微的骚动,任谁也没有想到,仅仅眨眼间,形势发生如此惊天逆转。

    “现在,又是谁输了?”王跃虎笑的温文尔雅,一双眼睛平静的盯着已经被酒鬼控制的女人,“我说过,蔓婷,你太小看我了。”

    女人脸色难看,她之前知道这个姓王的身边的老酒鬼是一个高手,这次他甚至将绝大部分狙击手都对准了这个酒鬼,结果还是出现这样的结果,她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另一队人,能够将他带走。

    对于自己的生死,她反而没有放在心上,不是不怕死,而是正如她忌惮这个王跃虎背后的势力一样,王跃虎也不敢动她。

    王跃虎深深的吸一口气,紧接着扭头,一双眼睛满是怨毒的盯着身侧的余卫华:“你居然敢背叛我!”

    注意到王跃虎那宛若毒蝎的目光,原本握枪指着王跃虎的余卫华手一哆嗦,手中的手枪几乎脱手,下一刻直挺挺的跪倒在地,满脸惊惧:“少……少爷,我……我是被……被逼的。”

    他没有想过反抗,因为他知道这个毒如蛇蝎的男子的阴狠手段,先前本以为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就算这个疯子似的残废不放过自己,他也可以借助那个女人的力量,远离这里,哪怕事后出国,再也不回来,可是他没有想到眨眼间,形势会发生如此逆转。

    “你应该知道背叛的代价。”王跃虎一张宛若骷髅一般干瘪的脸上满是狰狞,一把抓起一侧晕染着各种色彩的调色盘,恶狠狠的向着余卫华的脸颊甩去,看都没看一眼对方手中还握着的手枪……

    “啪!”

    沉闷的重击,余卫华感觉自己的半张脸颊都要碎裂了,他很难想象,这个好像永远只剩下半口气的病秧子,居然有这样恐怖的力道。

    看着对方再次高高的样子那个椭圆的调色盘,余卫华几乎本能的想要躲避,不过那个森冷的好似寒冷到骨子里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不准躲。”

    于是,余卫华躲避的动作一滞,接着乖乖的站在原地,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从形势逆转开始,他的结局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啪!”

    “你居然敢背叛我。”

    “啪啪!”

    “我让你背叛!”

    “……”

    “我看她怎么护你周全。”

    “……”

    王跃虎如同疯子一般,挥动着手中的调色盘,一下一下的砸在身前的余卫华脸上,鲜红的血水夹杂着五颜六色的燃料滑落,哪怕对方已经倒在地上抽搐,他手中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留情,唯一古怪的是,哪怕他气急败坏,也仅仅是动手,身子依旧端坐在那张特质的椅子之上,没有挪动分毫……

    那皮肉相击的沉闷响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头发毛,终于,王跃虎似发泄了心中的怨气,终于停下了手中已经完全变形的调色盘,却随手从地上捡起余卫华先前指着自己的手枪,面目狰狞的抬枪指着他,一双眼睛讥讽的盯着女人,满脸快意的狞笑:“你护他周全?在我的地头,我看你怎么护他周全!”

    “我想让他生,他就生,我想让他死,他就得死。”王跃虎歇斯底里的狂笑着,“而且,我不但要让他死,他的妻女也该死,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嗤……”

    一道懒散的冷笑突兀的飘入耳中,却让陷入疯狂的王跃虎身子一僵,满是暴虐的眼神一凝:“谁!”

    “王跃虎,看来五年前的教训,还没有让你长记性。”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响起,可是落入耳中,却让王跃虎双目瞬间红了,其间更是透出令人战栗的怨毒,死死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这五年里,每时每刻都如同梦魇一般伴在左右,正是这个声音的主人,害的他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簌簌脚步声响起,在王跃虎怨毒的目光中,一群人出现在视线中,不过只是那一瞬间,王跃虎一双眼睛就死死的盯着领头的那道对他而言,无比熟悉的身影。

    看着对方完好无损,那一刻,心底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被点燃,气急败坏:“废物,一群没用的废物,一点儿小事都处理不好。”

    苏灿没有理会王跃虎的气急败坏,从一出现,一双眼睛就直直的盯着她,依旧是熟悉的面孔,岁月的雕琢,让她那张绝美的脸上,多了一丝动人的成熟。

    想到五年前,那一次对她疯狂的发泄,再次面对她,苏灿心中有的只是浓浓的愧疚,自己当时那么对她,她应该恨死自己才对,却没有想到她会来救自己。

    不过,不管当初是强迫还是自愿,不管她恨不恨自己,都无法抹灭她聂蔓婷在自己心中的特殊存在。

    而此刻,她脖子上紧扣着一只手爪,让苏灿脸色冷冽下来。

    从苏灿出现那一刻,聂蔓婷只是直直的看着苏灿,看着那熟悉的脸庞,看着他全须全尾,她眼睛却是一点点的红了,丝丝水雾弥漫双眼,她所有的坚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想哭,嘴角却勾起一抹笑意,只是笑容娇弱的让人心疼……

    “你怎么还没死。”看着眼前这对男女‘眉来眼去’,王跃虎妒火中烧,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恨不得生啖其肉。

    苏灿冷淡的目光再次落在王跃虎身上,从一开始,他好奇是谁对自己玩这种低劣的手段,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家伙!

    苏灿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对方宛若骷髅似的脸颊,还有那空荡荡的下半身,脸上满是讥讽的冷笑:“你这样的三条腿都没了的残废都舍不得死,我怎么舍得死?”

    苏灿的眼神和话语,宛若毒蛇一般刺激着王跃虎内心最后一道线,让王跃虎失去理智般的尖叫:“杀了他,酒鬼,给我杀了他……不,给我折断他的腿,我也要让他尝尝断腿的滋味儿!”

    “遵命,少爷。”控制着聂蔓婷的老酒鬼松开了手,一双似乎蒙着酒意的双眼盯上了苏灿。

    那种轻蔑的眼神,好似苏灿已经是待宰的羔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