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酒鬼
    ,!

    苏灿没有想到对方会随手放开被胁为人质的聂蔓婷,要知道现在林中有无数双眼睛,无数把枪口瞄准着他跟他身后的那个残废。

    不过聂蔓婷平安无事,苏灿心头也是松一口气,再次将目光落在那个红鼻子老头身上的时候,眼中只有凝重,因为眼前这个老头,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那种熟悉不是相貌,而是一种危险的气息……

    苏灿曾经在剑侍那对师徒身上感受过同样的气息。

    难道眼前这个男人,跟她们是同类人?

    苏灿脸色变幻不定,而此时,酒糟鼻老头朦胧的醉眼一眯,下一刻,身子已经一窜而出,动作快如疾风,尖锐的破空声中,张开的手爪宛若鹰爪一般的向着自己胸口抓来。

    看着那枯瘦的手爪却好似能撕裂虚空,苏灿只感觉浑身冒寒气,几乎本能的,脚尖一点,身子堪堪躲开对方凌厉的一爪,却见对方手势不停,手爪已经落在苏灿先前站立之处那株高大的白栎书干……

    “噗嗤!”

    那五爪锋利如刀,居然径直没入坚硬的树干,接着,咔嚓脆响中,树皮四溅,树干居然硬生生被掏出了森白树心……

    这暴力的一幕,让苏灿眼皮也是连跳,如果刚才那一爪落实的话,自己恐怕就算是不死也被撕筋断骨了不可。

    不过没等他松一口气,对方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手爪已经诡异的出现在胸前。

    苏灿心头一惊,想要躲避,最终还是迟了半步,刺啦声中,胸前衣服留下三道触目惊心的抓痕,殷红的献血瞬间溢出,染红的破裂的t恤,显得格外妖艳,苏灿甚至还没有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巨痛,对方那鬼爪似的手爪已经化作拳头,印落向自己的胸口……

    没有夸张的破空声响起,那看似枯瘦无力的拳头就悄无声息的落在胸膛之上,可是苏灿却有种被迎面而来的高速列车撞击的错觉。

    “轰!”

    一声闷响在胸口砸裂开来,苏灿身子不受控制的狼狈倒飞而起,最后狠狠的砸在身后碗口粗的松树之上。

    咔嚓!

    松树爆裂,苏灿身子去势不减,再次狠狠的砸在第二棵,第三棵……

    苏灿感觉自己的浑身骨头都似要碎裂了一般,他猜到眼前这个老头是高手,但是却没有想到对方高到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是眨眼之间就被打到在地,对他而言,这简直就是屈辱,他可是来解救自己女人的,结果现在却被人当废物一样踩在地上,而且从一开始,他就连反手之力都没有,那种挫败感让他真恨不得立马晕死过去,眼不见为净!

    在不知道撞断了几棵树,苏灿的身子终于被阻挡,狼狈的倒在了地上,却没有等他爬起来,一只一尘不染的云鞋已经轻飘飘的落在胸口之上。

    “我只折断你的腿。”

    酒鬼好似随时睡过去的脸上,带着十足酒意的道,接着,那只干枯的手爪就向着苏灿的腿根抓落……

    苏灿见识过对方手爪的恐怖,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大腿比树干还结实,如果这一爪落实,恐怕自己这条腿就要废了。

    苏灿眼眦欲裂,却有种深深的无力感,眼看着对方的手爪就要抓落,而就在这时,一声紧张的娇喝响起:“住手,不然……我就杀了他。”

    酒鬼手中的动作终是一停,一双醉眼朦胧的眼睛第一次透着凌厉的投向身影传来的方向,在那里,此时的聂蔓婷已经控制了王跃虎,冰冷的枪口死死的抵在对方的脑门上……

    “不要怀疑我,放开他,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废物。”

    聂蔓婷一双眼睛紧张的盯着倒在地上的苏灿身上,她也没有想到,王跃虎身边这个酒鬼会恐怖如斯,聂蔓婷满脸凶狠,盯着被自己挟为人质的王跃虎:“让他住手,不然我就杀了你。”

    “哈哈,开枪,你开枪吧。”王跃虎张扬的笑了,笑的面目扭曲,嘶声力竭,“酒鬼,给我废了他,折断他的腿,我要让他也感受一下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痛苦。”

    “你放过他,一切到此为止。”聂蔓婷难以保持心中的平静,语气却是软了下来。

    “放过他?我为什么要放过他!”王跃虎面目扭曲,“我这又是谁害的,是他,是他让我成了一个废人!”

    “我是王家的大少,却四肢不全,他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贱民,凭什么手足健全。”王跃虎满脸怨恨的道,“酒鬼,我给折断他的腿,不要管我,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五年前,我就应该死了,现在,我能亲眼看着他承受我同样的痛苦,值了。”

    “你……你住手!”聂蔓婷这一刻,也是失去了方寸,不过那酒鬼酒好似下定了决心,凌厉的手爪再次向着苏灿抓落,却让聂蔓婷脸色瞬间煞白……

    而倒地的苏灿这一刻也是怒目圆睁,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然而就在对方手爪就要扣在自己腿上的那一瞬间,身体中,那好似消散在四肢百骸的诡异气息突兀的飞快的涌出,如同百川归海一般,千丝万缕汇集成一道热流,在身体中飞速的流转,而后疯狂的涌向双目。

    近乎绝望的苏灿心中狂喜,此刻眼神一凝,眼底深处一副繁复的图纹诡异的浮现……

    原本抓向苏灿腿根的酒鬼,一种莫大的心悸袭来,让他第一次变了脸色,来不及折断脚下蝼蚁一般的家伙的腿,本能的脚尖一点,身子已经宛若飞燕一般,缥缈的倒翻而回,而几乎同时,嗤的一声,似乎有东西撕裂虚空……

    酒鬼身子飘然而落,不过此刻脸上满脸凝重,额头,一道寸许长的血痕如同电影慢镜头一般浮现,接着血珠迸出,显得妖艳而诡异。

    他居然受伤了,如果刚才,他退的再慢一点点,恐怕此刻他额头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恐怕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只是,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什么也看不见?

    酒鬼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此刻吃力站起来的家伙,接着瞳孔却是一缩,他居然看到在对方身体四周,那原先散落地面的松针,好似失去了万有引力一般,一片一片的悬浮起来……

    “隔空摄物!”酒鬼嘶哑的声音带着难以置信的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