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初窥其秘
    ,!

    “这……怎么可能!”苏灿哆嗦着嘴巴道,一双眼睛却是越瞪越大,一脸见鬼似的表情。

    因为此刻手中的‘无字天书’变了,那染血的空白页面上居然浮现出了一幅活灵活现的人物图样,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盘坐的图样,而身体中,一根红线宛若经脉一般游过四肢百骸,神秘莫测。

    苏灿一个激灵,飞快的翻看着手中寥寥几页纸,发现每一页上都多了一副图,而且这些人物图或盘或坐,形象各异,同样,每幅图内那些红线游走的线路也各有不同,不过落入苏灿眼中却有种难以形容的熟悉感。

    苏灿又飞快的翻回了第一页,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人物身体中的红线在四肢百骸中游走的线路图,一双眼睛再次诡异的瞪大,因为……这红线游走的图纹很像龟背九图中的第一张。

    苏灿想到了剑侍当时跟自己说,她师父交给自己这本书的时候,说自己可能有用,难道这本书跟当初那个龟壳有什么联系不成?

    “喂,怎么了?不就是一本小人书而已嘛。”聂蔓婷看着苏灿魂不守舍的,忍不住皱眉狐疑的道,

    小人书?

    苏灿扯扯嘴吧,这玩样儿确实很像街头地摊上的那些小人书,不过如果告诉她在染血之前,这还是一本空白的‘无字天书’,她就不会认为这只是一本‘小人书’这么简单了。

    苏灿下意思的伸手摸着那些宛若活着一般的红色纹路,慢慢的,苏灿整个心神都莫名的沉浸其中,隐隐之中,身体本能的涌起一股渴望,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般。

    “啵!”

    似乎某个紧闭的闸门被打开了一般,身体中,那股原先消散在四肢百骸中的气息再次浮现,丝丝缕缕如同百川归海一般,一点点的汇集,紧接着却如同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

    这突然的变故,让苏灿脸色也是一变,感受到身体中那股气息冲撞带来的撕心裂肺的巨痛,心中莫名一动,紧接着福至心灵,照猫画虎的按照画面中红线勾勒的顺序依次游走。

    不过那股生涩的气息似乎不想这般受伏,依旧左冲右突,每一次冲撞都让苏灿有种身体被撑爆了般的巨痛,不过他没有放弃,他有一种预感,这或许对自己是一个莫大的机遇。

    终于,那股气息在磕磕绊绊中游过身体四肢百骸,最终回归原点,当首尾相接,那一瞬间,好似身体桎梏被打开了一般,一股以前从未有过的力量涌出……

    轰!

    好似一道无形的波纹散开,那股力量笼罩之处,苏灿有一种错觉,好似这方圆数十米之内,自己就是这片天地唯一的主宰。

    苏灿眼底闪过一丝妖艳的光华,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悍马车内,盒装的纸巾,钥匙,中国结,甚至苏灿身上的聂蔓婷,都好似失去了万有引力一般,一点点的漂浮起来。

    这诡异的一幕让聂蔓婷也是嘴巴长成了滚圆,这……是见鬼了不成?

    而此刻车外,一只鸟儿欢快的滑过车顶的上空,不过突兀的动作一滞,就好似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一般,诡异的停滞在虚空,任由鸟儿惊惧的尖叫,却难以逃脱那股无形的力量。

    苏灿嘴角勾起一抹浓浓的笑意,这种感觉简直太奇妙了,以前,他也能够掌控四周的东西,但是却总有种雾里看花的不真实感,那股力量好像不属于自己,那种感觉就好像武侠中,某个绝世高手输给你一个甲子的内功,你却没有内功心法。

    空有一身恐怖修为却无法施展。

    不过现在,这本染血的古籍,就是苏灿的那本‘内功心法’。

    此刻,身体内那股力量如臂使指,只要苏灿需要,一瞬间,那些隐藏四肢百骸的气息就会涌出,做到了真正的收发自如……

    苏灿收回了那股神秘莫测的力量,于是原本失去了重力的那些物件再次感受到了大地的引力,噼里啪啦的落在地上,而原本悬在空中的聂蔓婷也是一屁股坐在了苏灿的身上,一张脸上还是未回过神来的震撼,紧接着满是兴奋的拉着苏灿的胳膊: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太神奇了,这……这怎么可能……”

    “想知道?”苏灿此刻也是心情大好,手伸出车窗,只是微微一招手,车外挣扎着的那只鸟儿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丝线拉扯着一般,叽叽喳喳尖叫挣扎着落入苏灿的手中,一双小眼中满是惊惧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类,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那股如胶似漆的力量。

    “不想。”聂蔓婷却是出乎意料的摇摇头,让苏灿也是一愣,却注意到对方异彩涟涟,一双大眼睛就直勾勾的看向了自己:“我现在突然想吃鸟了。”

    “什么?”苏灿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的小鸟,一脸的为难,“小鸟何辜,你居然要吃鸟……呃……喂喂,你吃鸟脱我裤子干什么……”

    苏灿瞪大了眼睛,来不及品味那种掌控万物的成就感,就被身上的女人压在了身下,眼看着就要被霸王硬上弓,那种姿势,对于从来喜欢强势的苏灿而言,简直太羞耻了。

    于是,苏灿决定要攻占两个制高点,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至于那劳什子洛书,直接被丢到了叫旮旯凉快着,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一场春雨,润物无声,吱呀作响的悍马回归平静,聂蔓婷满足的睁着一双水嫩的双眼,瞟着身边的苏灿,满脸不好意思的道:“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

    “咳咳。”苏灿嘴角一抽,不是随便的女人?随便起来简直不是人,可怜自己的老腰,都要断了!

    “不过……我可不是一个好招惹的女人。”聂蔓婷脸上的不好意思化作了一脸彪悍,一把扯住苏灿松散的领口,如同一个彪悍的女王,居高临下,“你招惹上了我,就别想再甩开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人了。”

    “咳咳。”苏灿眼皮直跳,这画风变的也太快了些吧?

    “恩,刚才伺候的不错。”聂蔓婷笑眯眯的道,“明天再战,老娘三十来岁的老女人了,今儿才尝到当女人的滋味儿,怎么着也要把过去损失的五年全补回来。”

    苏灿嘴角就开始抽抽,五年都补回来?

    苏灿想死,自己貌似公司还有个要还一百万卖身契的总裁boss,现在又来一位欲求不满的女人?

    果然,以后还是最好别玩鸟……

    本書于看書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