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是该展露獠牙的时候了
    ,!

    或许是经过苏灿的滋润,原本就漂亮的有些过分的聂蔓婷,整个人容光焕发,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成熟的魅惑。

    似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瞟一眼苏灿,聂蔓婷脸上的春意慢慢消散,语气也是低沉了些许:“我在龙隐组建了下属龙刺小组,希望你能回来帮帮我,以后龙刺归你管辖。”

    原本正翻看着手中古籍的苏灿动作也是一滞,接着脸色也是微微一沉,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当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我还能回去么?”

    “可以的,我爸……首长亲自允许的。”聂蔓婷满是紧张的道,一双眼睛很是期待的盯着苏灿。

    “首长?”苏灿咧咧嘴,有些怪异的看一眼身边的聂蔓婷,脸上却是泛起一丝冷笑。

    当年聂蔓婷的老子就是自己的直接上司,曾经是他真心佩服的铁血军人,是他选中了自己,将他带到了那个没有番号的部队,在那里他如鱼得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兵王,可是那又怎么样?最后还是成为了被牺牲的棋子?

    在发生了那次严重的事件,在苏灿和几个仅剩的弟兄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没有站出来,说实话,当年他恨那个老家伙,所以才会对聂蔓婷做出那种事情。

    虽然他对聂蔓婷满怀愧疚,但是不代表他能够原谅那个不作为的老家伙,如果他当初能够站住来,苏灿那些弟兄们也不会死的不明不白,他跟活着的人这几年也不会颠沛流离,有家不能回!

    苏灿习惯性的点燃一根烟,不过还没等他吞云吐雾,手中的香烟就已经被夺走,聂蔓婷一脸生气的盯着苏灿:“我……我知道,你还在怨他,可是,他……他也是有苦衷的。”

    聂蔓婷心中也满是委屈,一边是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的男人,两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不想两人之间的隔阂就这样越来越深。

    “苦衷?害怕自己的帽子被摘的苦衷?”苏灿扯扯嘴角,冷笑着道。

    “苏灿。”聂蔓婷生气的道,“你明知道,我爸不是那种人。”

    “那是哪种人?”苏灿脸色冷冽了下来,眼底煞气弥漫,“你知道当年我们一共死了多少弟兄?他们现在还背着罪名,坟头连一块最起码的碑都没有!”

    “他们是军人,是为国捐躯的铁血军人,而那些政客呢?让他们流血之后,还要流泪……不,不会流泪了,因为他们全都死了。”苏灿声音嘶哑的吼道,额头青筋直冒,一双虎目之中却泛起了雾气,“你知道队里,最小的家伙多大了么,才十九岁,特招入伍,本来前途光明,可是他连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儿都不知道,就死了!”

    聂蔓婷眼睛也是泛红了,一张张活灵活现的脸,浮现在脑海中,那荒草遍地的坟堆浮现脑中,那‘军人殉国,魂佑疆土’八个大字浮现在脑中,让她脸上也泛满了悲戚:“我知道的,我都知道,这些年,我和我父亲一直再查!”

    “你知道么,当年发生那件事之前,父亲被调往俄**事访问,等他回国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聂蔓婷哀伤的盯着苏灿,“老爸回来之后,极力想要保你们,可是上面却有不同的声音,居然有些家伙想要暗中要你们的命,同样也是老爸紧急调派人手,最后救下了你们,他甚至违背了原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我将你们送出了国门。”

    原本面目扭曲的苏灿愕然的看着聂蔓婷:“你说是他?”

    他只知道当初半路被王跃虎带人追杀,之后被聂蔓婷带人救走,最后狼狈的逃出国,却没有想到这背后,是那个家伙的手段。

    “要不然,你认为仅仅靠我,能将你们送出国么?”聂蔓婷苦笑着道。

    苏灿沉默了,此刻细细想来,确实如此,他不知道上层发生了怎么样的博弈,他不明白当年到底是谁争对他们龙刺,或许,他们龙刺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人家争对的,对那些人物而言,他们不过就是一枚棋子,对方真正想要的是那颗龟壳,而为了保证龟壳的秘密不被发现,所以,他们这些可怜的棋子就被灭口了,而为了这个周密的计划,那幕后烟手居然提前支开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出**事访问,这不是邻居串门,想走就走,这关系到太多的政治博弈。

    可是那股势力居然有能耐随手支开聂蔓婷的老子,这该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苏灿脸色难看,而一旁的聂蔓婷依旧在小心翼翼的劝说:“我爸这几年里,也一直在暗中查当年的案子。”

    说着,聂蔓婷也有着一种难言的挫败感:“可是,五年了,当年的事件之后,我们却一无所获,所以我希望你回来,组建龙刺,只有属于自己的力量,才能拨开当年的谜团……”

    苏灿叹一口气,对于聂蔓婷的话,他丝毫不感觉意外,不过想到幕后那股势力的庞大,突然有些意兴阑珊:“我再考虑考虑吧。”

    聂蔓婷还想再说,可是看着苏灿明显有些魂不守舍,心中也是微微的叹一口气,不过最后还是不再提这个沉重的话题,径直驾驶着车向着明珠的市区行驶过去,而对于王跃虎今天的出手,她心中却有太多的疑问,这到底是王跃虎的私自出手,还是当年那股势力,又再次瞄上了苏灿?

    如果是前者,她可以不放在心上,但如果是后者,想到那股势力可以左右军政,聂蔓婷心头有的只有沉重。

    一路无话,回到了明珠已经是华灯绽放,在那座老旧的小区外,告别了聂蔓婷,苏灿才脚步沉重的向家走去,不过躲过了聂蔓婷的视线,在小区的拐角,苏灿却是慵懒的依靠着墙角,随手弹出一根烟点燃。

    平复了激情,苏灿心头想的更多的却是当年的那团迷案,已经五年了,他不可能无休止的等下去,就算是不给自己一个交代,他也要给那些死去的兄弟们一个交代。

    不把幕后主使的脑袋提到兄弟们的墓前,不足以祭奠那些死不瞑目的亡魂。

    五年,他们做了很多准备,或许该是他们这头沉睡的猛虎,展露自己獠牙的时候了。

    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眼底闪过一丝幽冷的寒光,视线不远处,目光触及,啪的一声,虚空中飘落的一片绿叶无声的变成两片,切口如刀,接着啪啪细微声响中,两片化作四片,八片,十六片……

    当飘落地面的时候,一片树叶已经变成了碎末,一阵风拂过,最后消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