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讨好
    ,!

    “今天,这酒,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龙少阴鸷的双眼瞟过茶几上的半杯酒,接着落在苏灿的身上,嘴角勾起一个阴冷的弧度,“还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苏灿眉头一挑,思绪也是从林芷晴香软满怀中回过神来,一双眼睛冷漠的瞟向窝在沙发里的那个劳什子龙少身上,而感觉到林芷晴身子因为紧张簌簌而抖,苏灿挽着那柔软腰肢的手愈发的有力了几分……

    “就是!小子,这里也是你敢来闹事儿的地方?”龙少身边的胖子抬起厚重的眼皮,瞪着小眼睛,一副狗腿子的嘴脸,尖声尖气的道,说完,一双眼睛瞟一眼此刻从门口进来的杜贝贝等人,还有那些个畏畏缩缩的跟在之后的几个男人,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浓郁了,“哟,快看看,咱们龙少的场子,居然有人来砸,啧啧,孙子哎,你们有种报上名来,让我们瞻仰一下。”

    注意到门口堵着门的那几个家伙,龙少脸色语法的阴沉了下来,而胖子的话,却让原本在门口畏畏缩缩,进退维谷的几个男人脸色彻底的变了,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龙少是什么身份,但是,能够在称呼后面添一个‘少’,一听就是某些顽主衙内之流,再看看这整个包厢里,那些打扮的流里流气,却浑身名牌的小年轻,根本就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主。

    他们已经有些后悔今天陪着这些小丫头来这个鬼地方了。

    “既然来了,就都别走了。”那个叫龙少的公子哥眯着眼睛,瞟一眼正哼哧哼哧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惊恐的盯着苏灿的两个烟鬼,瘪瘪嘴,“你们两个,好好的给我看住门,今天要是放走一个,你们就卷铺盖给老子回你们的非洲大草原玩尿活泥巴吧。”

    原本满脸惊惧的两个烟鬼,听到龙少的话,却是如获大赦,相比眼前这个恐怖的男子,对付门口那些个家伙,明显更安全。

    而看着两个铁塔似的烟鬼不怀好意的向着自己这边走来,在门口脸色变幻的几个男人,却是身子本能的往后缩,他们可不是先前那个家伙,一脚能够把两个壮汉踹飞。

    先前,跟在王梦娇身边的中年男人,犹豫再三,眼看着两个烟鬼就要对自己下手,终于忍不住紧张的对着那个龙少开口:“这个……这位龙少爷,可否今天这事儿就算了?这样,今天各位的消费,都算到我头上,给个面子可否?”

    “你?”龙少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没有动一下,一双眼睛瞟一眼门口的男子,语气轻佻的道,“报个名出来,看能不能吓死我?”

    “咳咳。”中年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在下张潮,新潮广告公司的老总。”

    “新潮广告公司?”龙少脸上第一次露出了迷惑的神情,好似努力的再搜索脑海中关于这个公司的记忆,不过很抱歉,翻遍了脑子,里面百分之九十九的脑容量记得都是岛国毛片,剩下的就是自己玩过的明星模特,里面没有其他不该有的东西。

    看着龙少这幅模样,张潮脸上表情愈发的尴尬了,像他这个年纪,当房间里这群年轻人的老子都够了,平日里,在他自己的圈子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在这群年轻人面前,却只能厚下脸皮服软。

    这让他心中对那个逞强的家伙又暗恼了几分,如果不是这个家伙出头逞强,他也不需要这样在一群小屁孩儿面前装孙子。

    “新潮广告公司?我好像听过。”而就在他尴尬的档口,房间里响起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却让张潮如闻天籁……

    说话的是一个靠边坐在不起眼沙发上的年轻人,此刻满是讨好的瞅着那个龙少:“好像跟我老子的公司有业务上的往来。”

    “那个谁……”龙少瞟一眼说话的公子哥儿,“你认识他?”

    “龙少,那个……我叫金凯瑞。”公子哥满脸堆笑的道,接着瞟一眼门口的张潮,嘴角带着一丝不屑,“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只是前几天,我老子的那个小秘书跟我老子提了一嘴,好像新潮广告公司跟我家老子公司有合作。”

    张潮并没有注意到金凯瑞话语中透出的不屑,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浓郁起来,神色也是自然了不少:“原来是客户的孩子,你爸叫什么名字?说不得我跟你爸还是哥们儿呢。”

    张潮说着,一双眼睛还不忘瞟一眼身边几个家伙脸上的紧张的窝囊表现,莫名的,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

    “我爸叫金大海。”金凯瑞远远的瞟一眼张潮,嘴角微微的一掀,带着一丝嘲讽的道。

    “金大海?”张潮微微皱眉,努力的搜索着自己朋友中姓金的人。

    “没听过吧?”金凯瑞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浓郁了,“那……大海集团呢?”

    原本正在思索的张潮脸色一变,大海集团,这怎么可能没有听过,这可是自己公司的大主顾,确切点说,自己这家广告公司百分之九十的业务都是来自于这家集团,是自己实打实的金主。

    对了,这家集团的大老板就是姓金,而眼前这位金凯瑞,就是自己金主的儿子。

    “张老板,跟我家老子是不是哥们儿呢?”金凯瑞笑的人畜无害的道。

    张潮表情僵硬,想笑,可是那表情却比哭还难看,大海集团,那可是明珠足以排进前五十的大企业,那种大老板,人家一根腿毛比自己大腿还粗,怎么可能认识自己?还跟自己是哥们?开什么玩笑?

    “那个……金凯瑞是吧?”听着金凯瑞的挤兑,龙少眼睛阴冷的瞟一眼张潮,语气却是阴阳怪气起来,“我看你们家老子眼光不咋地,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广告公司合作?”

    “是是是。”金凯瑞点头哈腰,接着满脸赞同道,“龙少英明,我现在就通知我老子的小秘书,让她取消掉所有跟新潮广告公司的业务往来。”

    金凯瑞说着,就当面取出了手机,打了通电话。

    张潮还没有从这变故中回过神来,就被身上刺耳的手机铃声惊醒,慌张的摸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脸色就是一白,而当他接通电话,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却是瞬间让他如坠冰窖,满脸的绝望,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呆立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