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一口酒一百万
    ,!

    不过紧接着,张潮就从惊惧中回过神来,满是慌张的看着金凯瑞,脸上扯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陪笑着道:“金少,误会,真的是误会。”

    “是不是误会,与我何干?”金凯瑞不屑的瘪瘪嘴,接着满是谄媚的看一眼龙少,“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货色,也敢跟龙少要面子,知不知道龙少是什么人?那可是龙家的二少爷龙烈,而你呢,算什么东西?”

    龙家的二少?

    听到这个金凯瑞的话,一旁的苏灿眼睛微微的眯起,而对于张潮而言,龙烈是谁,他不知道,也跟他无关,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乞求对方放自己一马。

    或许在外人眼中,他很风光,身家不菲,可以住高档公寓,可以开奔驰宝马,还可以找学生妹,过的醉生梦死,可是他自己明白,这之所以有这样的风光,那是因为自己抱着大海集团的大腿,如果失去了大海集团的订单,以他公司的经营状况,不出半个月,就会入不敷出,不用一个月,资金链就会断裂,恐怕到时候那些债主就能把他沉黄浦江了

    张潮用满是乞怜的眼神看着这个龙二少,声音中满是哀求的味道:“龙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过我,你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怎么?不让我给你面子了?”龙烈满是戏虐的看着张潮,他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一句话可以决定别人的生死。

    龙烈惬意的捏起一瓶俄罗斯产伏特加烈酒,摇摆着身子来到张潮的面前,看着对方眼中的哀求,微微的扯扯嘴角:“那么,现在你给我一个面子……来,把这瓶酒喝干净。”

    张潮瞪着一双眼睛,要知道龙烈手中的这种伏特加,可是65度的烈酒,还有那俄罗斯人特有的粗犷实在的大酒瓶,里面足足还有大半斤酒,自己要是喝光,恐怕半条命也没了!

    “怎么?你是不准备给我面子了?”龙烈脸色一沉,声音冰冷的道。

    “不……不是,我喝,我现在就喝!”张潮一个激灵,哆嗦着道从龙烈的手中夺过酒瓶,就往嘴里灌,今天就算是喝死在这里,他也不能拒绝,只希望眼前这位公子哥儿能够看在自己哀求的份儿上,放自己一马。

    浓烈的酒水灌入喉咙,却如同千万把刀子划过喉管,吞入胃中,整个腹腔更好似有一团烈火在燃烧,让整个胃都要被烧融化了一般,但是张潮不敢停,张大嘴,只是麻木的往肚子里灌……

    一口,两口,三口……

    张潮也不知道自己往肚子里灌了多少口,直到最后,肚子里一阵翻腾,张潮想要忍,可是浓烈的酒水却不受控制的从口鼻喷出,接着张潮就弯腰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咳着咳着,鲜红的液体就顺着嘴角溢出……

    这突然的变故,让一旁的惊惧的几个小丫头都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血……血,我……我吐血了,快……快救我……”张潮也吓傻了,哆嗦着哀嚎着,脸色却是呈现不健康的嫣红。

    “啧啧,可惜了我这一瓶好酒!”看着张潮那凄惨的下场,龙烈脸上的笑容却是愈发的浓郁起来,不过一双眼睛却是阴森森的盯着张潮,“怎么样?我酒的味道不错吧?”

    “不……不错。”张潮从起初的惊惧中平静下来,注意到龙烈那阴森的目光,有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

    “那我收你一百万,你觉得值不值?”

    “什么?”张潮瞪大了眼睛,甚至忘记了吐血,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龙少,声音嘶哑的道。

    我没上过学,你可别骗我!这伏特加,说白了就是高度二锅头,牛栏山一瓶才几块钱而已,这一瓶就要一百万?

    “怎么?你有意见?”龙烈眉头一皱,声音冷冽了下来。

    张潮一个激灵,明知道是讹诈,不过也只能破财免灾,于是张潮赶紧摇头:“没有意见,龙少的酒,值……值这个价,能够喝到龙少的酒,是我的福气。”

    “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龙烈笑眯眯的看着张潮,“哦,对了,我的酒是一口一百万!”

    “……”

    “对了,胖子,刚才这位张先生喝了多少口?”

    “龙少,我数着呢,一口二十三口。”龙烈身边,那个胖子很是谄媚的道。

    “二十三口,这得多少钱?张老板,我数学不好,你帮我算算?”

    “……”

    张潮眼睛一烟,接着很不争气的晕死过去,你丫的,当卖青岛大虾呐。

    “晕了?”对于张潮不堪的表现,龙烈很是不屑的瘪瘪嘴:“胖子,明天带着人去那个什么潮公司要账!”

    “好嘞。”胖子么眉开眼笑的道,“那要是他没钱怎么办?”

    “不给钱?”龙烈眼神一冷,语气森森的道,“不给钱可以拿公司抵债嘛。”

    “龙少英明,龙少放心,保证妥妥儿的。”胖子一脸阴笑的看着昏迷在地的张潮道,让堵在门口的几个人都是忍不住一个激灵,而这时,龙烈视线已经幽幽的落在了门口几个男人的身上:

    “恩,你们还有谁想要我给他面子的?”

    龙烈声音优雅的道,可是落在众人耳中,却透着一股森冷的味道:“站出来让我瞅瞅?”

    “咳咳,我走错门了,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喂,什么,老婆要生了?你等等,我马上回家……”

    “哎呀,不好意思,老妈喊我回家吃饭了。”

    “……”

    一瞬间,门口那些个男人,一个个恨不得老娘多生两条腿,扭头就溜,哪里还顾得上在几个丫头片子。

    开什么玩笑,那个张潮,不过就说了一句话,而且貌似也不算得罪人家,就被这个龙少玩的倾家荡产了,估摸着醒过来就要找个高的地方来一场自由落体,他们哪还有那个胆量。

    注意到这群混蛋的不堪表现,房间里几个小丫头却是气的鼻子都歪了,刚才这群混蛋不是吹嘘的自己天上地下无所不能么,现在怎么一个个都成孬种了,眨眼间就溜了个干净?

    而此刻看着房间里,明显敌众我寡,门口还守着先前那两个烟人壮汉,几个小丫头本能的向着苏灿身边靠了过来,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慌张,她们平日里或许很叛逆,但是归根到底,她们不过还都是一群孩子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