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道歉!!
    ,!

    而看着这一幕,苏灿眼底也是闪过一丝讶然,他从认识这个小丫头都充满了戏剧性,之前他只知道这丫头貌似是玩离家出走的戏码,可是看着眼前这幕,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跟烟涩会大姐大似的?

    这让苏灿对杜贝贝的身份也是忍不住好奇起来,而这时,又是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清脆的手机铃声,让呆愣的金凯瑞申请反射似的一个激灵,却见杜贝贝身边,那个毕恭毕敬的男人取出了身上的手机……

    看一眼手机来电显示,男人抬头瞟一眼金凯瑞,才小心翼翼的对着杜贝贝恭声道:“大小姐,是金大海打来的。”

    听着男人的话,金凯瑞灰白的眼底有泛起了希冀的光芒,眼巴巴的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

    “不接。”杜贝贝俏脸寒霜,冷声的道。

    “是。”男人声音恭敬的道,接着毫不犹豫的拒接了电话。

    金凯瑞心一点点的下沉,用哀求的目光投向一侧的龙烈,却发现这个家伙此刻正很专心的看着抠着自己的手指甲,看着身边的狐朋狗友,一个个都是眼神躲闪。

    金凯瑞有心强硬到底,可是看着门口那些明显藏着家伙的‘酒吧服务员’,他没有这个胆量。

    此时此刻,他终于体会到原先张潮那种无助的心情了。

    金凯瑞一步一步的走向眼前这个看似清纯,此刻在心中同魔鬼无异的小丫头,努力的想要保持自己富二代最后的脸面,可是两条腿却不自主的打颤,直到站到眼前这个丫头面前,短短一段路,却好似费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面对眼前这个小丫头,他最终还是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对……对不起。”

    “你说什么?”杜贝贝乜着眼睛,瞟一眼金凯瑞,掏掏耳朵,一副女流氓的表情,“大声点,我听不见。”

    “对……对不起。”金凯瑞抛开了最后一丝丝脸面,哆嗦着声音道,他是富二代,家里老子资产亿万,从小到大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屈辱过。

    “你居然敢对我这么大声。”杜贝贝凶眉一挑,接着扬手一个耳光恶狠狠的扇在金凯瑞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在包厢里回响,让原先肆意嚣张的一群公子哥儿都噤若寒蝉,而龙烈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虽然金凯瑞是谁,之前他都不知道,但是跟着自己在一个包厢,那就是自己人,现在被人打了脸,那就是打自己的脸无异了,而且,自己如果今天眼睁睁的看着金凯瑞被揍而不管,以后谁还跟自己混?

    金凯瑞也是错愕的瞪大眼睛,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巨痛,整个脑袋都是一片空白,他……居然被眼前这个丫头片子给扇了耳光?

    “哟,你居然还敢瞪我?”杜贝贝脸色一冷,接着再次扬起了那只肉肉的巴掌……

    金凯瑞本能的想躲,杜贝贝俏脸一寒:“不准躲。”

    于是金凯瑞还是屈辱的摆正了脸,他想躲,但是他不敢!

    杜贝贝高高的扬起手掌,一巴掌一巴掌甩在金凯瑞的脸上,那清脆的把掌声让一旁的苏灿都感觉到了一阵肉疼,这小丫头没想到疯起来还挺狠,不过此刻看着那鼓囊囊的腮帮,还挺可爱的。

    苏灿身边,原先担心自己学生受辱的林芷晴,此刻却是有些不忍看金凯瑞那张已经变形的脸颊。

    清脆的巴掌声依旧在回荡,龙烈最终还是忍不住了,站出身来:“杜大小姐,这件事情就算了吧,看在我的面子上……”

    “你的面子?”杜贝贝乜着眼睛,“你是哪位?”

    “……”龙烈表情一僵,心中暗恼不已,不过脸上还是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在下龙烈,龙家的二少爷。”

    “龙烈?没听过。”杜贝贝脸上的讥笑愈发的浓郁了,“我不知道龙家有二少,只是到龙家有个龙瘸子,如果是那个龙瘸子过来,或许我还可以考虑给他个面子,你嘛,还不够格。”

    于是,龙烈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一分,而就在双方气氛僵持的当头,门外走廊尽头又是响起一阵骚动,接着就看着一个男子坐着轮椅被一个老太婆推了过来,赫然就是龙图和那个老姑婆。

    龙图被老姑婆推进房间,他没有去看别人,径直来到了龙烈的面前。

    “哥,你不在医院养病,怎么来这里……”

    “啪。”

    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龙烈的声音,龙烈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坐在轮椅上,此刻面目阴沉的龙图。

    “去道歉。”龙图阴沉着脸道,“不要逼我动家法。”

    龙烈看着龙图,努力的把眼底的怨恨收起,没有反驳,而是转身来到了杜贝贝的面前:“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杜贝贝不屑的瘪瘪嘴,瞟一眼坐在轮椅上的龙图,脸上却满是嘲弄的笑,“哟,死瘸子,几天不见,居然换新座驾了?这是肿么了?两条腿都断了?”

    被戳中了痛处,龙图脸色一沉,表情阴鸷的盯着杜贝贝:“杜贝贝,今天是龙烈玩过界了,我代他像你道歉,今天这事儿就此揭过,之后我自然会亲自登门道歉。”

    杜贝贝不置可否的扯扯嘴角,龙图瞪一眼龙烈:“还不跟我回去!”

    龙烈此刻就像是一头温顺的小狗,将原本所有的爪牙都收进了厚厚的肉垫之中,或许有一天,待到时机成熟再露出凶狠的獠牙。

    龙烈低眉顺眼的跟在龙图的轮椅边,就准备离开包厢,不过就在这时,原本寂静的包厢里,一个轻飘飘的声音懒洋洋的响起:“就这么走了?我这边好像还缺一个解释吧?”

    向着门口方向走去的龙图眼皮忍不住一跳,轮椅也是一滞,他真不想转过头来,从进房间开始,他就有意的将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杜贝贝身上,就是不想去碰触那个家伙,相比这个杜大小姐的刁蛮,他更害怕这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小保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