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

    “你算什么东西!”温顺的跟在龙图身后的龙烈停住了脚步,扭头眼神阴毒的盯着苏灿。

    今天,他在一个小丫头面前被折了面子,最后又当着众人的面,被龙图扇了耳光,他也是有脸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恣意的践踏他的脸面。

    龙烈一肚子的火气想要发泄,这个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跟前的龙图,豁然转过身来,满脸怒气的面对自己:“你给我闭嘴。”

    龙烈表情一僵,错愕的看着龙图,却见龙图目光已经投向了那个至始至终好似被忽略了的男人身上,原本满是怒容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了和善:“苏……苏先生,你怎么在这里,怎么这么巧?”

    “我真的长的这么不起眼么?”苏灿拿出手机,又忍不住对着大屏打量着自己帅气非凡的脸,“这么长时间,你居然就没有发现这么一张帅气非凡,前后六百年都没有古人来者的脸?你眼瞎了?”

    “噗嗤。”原本凶巴巴的杜贝贝看着苏灿作怪的表情,一张小脸也是绷不住了,而龙图表情也是忍不住一抽,想要咧嘴赔笑,脸上的肌肉却好似瘫了一般:“苏……苏先生说笑了。”

    看着自己大哥这幅表情,一旁的龙烈一脸见鬼了一般,他先前对姓杜的女人客气,他可以理解,可是现在对这么一个无名小卒,至于这么赔笑脸么,苏先生?明珠有头有脸的人物里面,好像没有姓苏的吧。

    龙烈无法理解,而原先还在照着手机屏幕的家伙,脸色却是瞬间一变:“谁说笑了?”

    龙图表情一僵,看看苏灿身边那个明显被灌了酒的女人,想到这段时间,宋家那个倒霉的家伙,眼皮也是忍不住一跳:“苏先生,这次是龙烈的不对,我带他向您道歉,我愿意赔偿您的一切损失。”

    “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什么?”苏灿瘪瘪嘴,轻轻的拍拍身边脸色有些紧张的林芷晴,接着向着一侧狼藉的茶几走去,从那堆乱七八糟的酒瓶中,摸出了一瓶跟先前灌张潮同样的高度伏特加,而后笑眯眯的来到了龙烈的跟前,“来,喝干净。”

    看着那大号的酒瓶,龙图眼皮连跳,而龙烈,一张脸却是一点点的阴沉了下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苏灿。

    “放心,我这酒免费,不要你钱。”苏灿脸上勾起一个邪魅的笑容。

    于是,龙烈原本阴沉的脸又一点点的涨红,这是羞辱,赤果果的羞辱。

    龙烈想要发火,可是他又搞不明白眼前这个家伙是什么人,能够让龙图如此忌惮,这让他心中也是一阵没底。

    “怎么?不给面子?”苏灿脸色一冷,“看来你还不知道你那个瘸腿的哥哥另外一条腿是怎么断的,难道……他没偷偷的告诉你?”

    苏灿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又把龙图刚刚结疤的伤口挑开,疼的龙图死去活来,这个该死的混蛋,不提这件事能死么!

    他发现了,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疯狗,逮住一点就往死里咬,他真想直接翻脸,可是却又没这个胆气,鬼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中了那个家伙的毒。

    既然没法翻脸,那么龙图就只能阿q精神自我安慰一番,就当没有听到这个家伙的话。

    龙烈一脸震惊,难道龙图的另一条腿,是被眼前这个家伙废了的?

    他原先也不知道为什么龙图另外一条腿也断了,虽然当时他也去医院看望了,不过心里却是偷着乐,却没有想到龙图的腿是眼前这个家伙打断,最让他难以相信的是,以他对龙图性子的了解,他绝对是睚眦必报,别人不惹他,他都能追着别人往死里咬,更何况被人断了腿!

    可是他居然选择了忍气吞声,而眼前这个人居然还活的好好的?

    难道眼前这个家伙真的另有可以令龙图忌惮的身份不成?

    这一刻,龙烈心中也犹豫了……

    “看来,你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苏灿语气森森的道。

    “我……我愿意出钱。”最后关头,龙烈还是动摇了,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开口道,“你开个价。”

    “这恐怕不行。”苏灿摇摇头。

    “我……我不要那个什么广告公司了,这个张潮的医疗费,我也出了,我再补偿他精神损失费。”

    “他的死活,跟我何干?”苏灿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冷冷的道。

    龙烈表情又是一僵,忍不住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这家伙用这招,不就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给这个张潮出气么?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你做错了什么。”苏灿屈指弹掉瓶盖,脸上闪动着危险的光彩。

    看着苏灿这幅表情,一侧的龙图也是暗道不好:“苏灿,你别太过分了,我已经待他认错了,你还想怎么样?你如果欺人太甚,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你这是在威胁我?”苏灿歪着脑袋看着龙图,“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威胁。”

    苏灿眼睛一眯,反手间,手中硕大的伏特加酒瓶就狠狠的砸在了一侧满脸错愕的龙烈脑门上……

    房间里响起一阵压抑的惊呼,想象中,玻璃碎渣四溅的场面没有发生,而龙烈的脑袋却已经头破血流。

    简单粗暴,让房间里的众人都是忍不住青筋直跳,就好似那酒瓶砸在自己脑门上似的。

    龙烈直接蒙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是要被砸爆了一般,整个人都软倒在了地上,爬不起来……

    “你干什么,你疯了。”一侧,龙图嘶声力竭的喊着,一双眼睛之中似乎透着气急败坏。

    “我没疯。”苏灿脸上的笑容依旧很和善,“我只是请他喝酒而已。”

    苏灿说这话,一把扯住摊在地上的龙烈的头发,将他脑袋提了起来,那足有小儿拳头粗的瓶口,就那么暴力的塞进了龙烈的嘴里,浓烈的酒水就径直的往龙烈的喉咙里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