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禁忌
    ,!

    龙烈想要挣扎,可是整个脑袋被狠狠的按住,难以挪动分毫,而粗大的瓶嘴就那样野蛮的直抵喉跟,浓烈的酒水喷涌而出,不受他控制的灌入肚中,就如同千万把刀滑过喉咙一般,最后在胃中翻腾,如同一团烈火燃烧,好似要融化了整个胃部一般。

    “呜呜……”

    龙烈想要叫,可是那瓶嘴塞进了喉咙里,嘴中只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哀鸣。

    浓烈的酒水从喉管灌入,而后在胃里翻腾,最后又从鼻腔涌出,那种难以形容的酸涩火辣刺激着泪腺,豆大的眼泪止不住滚落下来。

    一侧,龙图眼皮子忍不住直跳,而周围那些个公子哥儿,心里更是一阵直冒冷气。

    相比眼前这个龙烈的凄惨下场,旁边只是被扇成猪头的金凯瑞,简直就是太幸运了,这才是真正的狠人。

    整整一大瓶高度伏特加,一斤装的那种,全部被灌进了龙烈的肚子,因为酒瓶直接被暴力的塞进了喉咙,所以一瓶酒,只用了一分来钟,直到酒瓶见底,苏灿才优雅的放下粗大的酒瓶,拿起茶几上的餐巾纸,擦拭着手上的酒渍,斜着眼睛看一眼一侧脸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龙图,笑眯眯的道:“怎么样?这招还不错吧?”

    龙图脸皮一抖,他以前以为他自己是一个变态,也向来以此为荣,现在才明白,在眼前这个家伙面前,自己简直再正常不过了,眼前这个家伙才是彻头彻尾的疯子变态!

    此刻,瘫在地上的龙烈只是死命的呕着,浓烈的酒精从嘴中、鼻中喷涌而出,庆幸的是他没有喷出血来,可是那种整个五脏六腑都痉挛的痛苦,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龙烈眼泪模糊了双眼,不知道是酒精的刺激,还是那种从未感受过的羞辱。

    许久之后,龙烈才嘶哑着冒火的嗓子道:“为什么,为什么!”

    就算是自己请那个女人喝一杯酒,是自己的错,他以为自己拿钱就能摆平,却没有想到迎接自己的居然是酒瓶,那可是实打实的砸在自己的脑门上,那不是打人,分明是要杀人啊。

    “看来你还是不够清醒。”苏灿眯着眼睛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龙烈,一只手又摸向了那表面粗糙的伏特加酒瓶。

    龙烈本能的一个哆嗦,他真的怕了,这个家伙就是一个疯子,先前那酒瓶砸在自己脑门上,那撕心裂肺的痛,让他真的胆怯了。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赔钱,不,我以后给你做牛做马!”龙烈惊恐的看着苏灿举起的酒瓶,哭丧着一张脸喊着道,接着满是哀求的看着身侧的龙图,“哥,救我,我可是你的弟弟啊。”

    龙图看了一眼怯怯的站在不远处的林芷晴,一双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了然,不过眼底深处也是飘起了一丝疑惑,龙烈这小子平日里玩女人就跟换衣服,不过玩的多是那些学院妹子,还美其名曰‘搞’艺术,今晚怎么会到这里喝酒,而且还挑了这个女人?

    想到因为这个女人,宋安现在还在医院的特护病房,这个女人对于眼前这个家伙而言,绝对是不能碰的禁忌。

    龙图脸色就有些凝重:“苏灿,我觉得,今天晚上一定有误会……”

    “是不是误会我不管,我只管结果。”苏灿脸上带着一抹发自骨子里的凶狠,语气森森的道。

    “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感觉到那发自骨子的杀气,龙图心中也是莫名的涌起一丝紧张,直觉告诉他,此刻眼前这个家伙此刻非常的危险,可是这个时刻,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要开口。

    苏灿脸上凶光闪烁,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柔软的手拉住了自己的手掌,那宛若羊脂玉般细腻的肌肤,让处在暴怒边缘的苏灿表情也是一僵,扭头只见满面嫣红的林芷晴,水嫩的双眼带着一抹担忧,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就这样算了吧,不……不要再打了,我……我没事的。”

    苏灿心疼的看着林芷晴那娇柔的表情,沉默不语,而一侧的龙图此刻也是狠狠的松一口气,刚才他有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感觉。

    “我……我头晕,你……你能送我回家么。”林芷晴语气轻柔的道,眼底却透着一丝紧张,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苏灿道,带着哀求的道。

    “好,我送你。”苏灿最终还是点点头,透着凶狠的目光面对女人的时候,终于还是柔和了下来,散去了满脸的煞气,眼神之中却透出了一丝回忆。

    当年,他每次在学校里斗狠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用那柔柔的手拉着自己,而且每次总是找借口让自己陪着她。

    她依旧还是那个她!

    苏灿目光再次落在了轮椅上的龙图身上,接着瞟一眼瘫在地上,已经被吓傻了的龙烈:“你该管教好他。”

    不待龙图回话,苏灿已经拥着林芷晴向着包厢外走去……

    围拢在包厢门口的那些‘酒吧服务员’,看着苏灿走来,都是不自觉的让开一跳通道,这货才是真正的狠人。

    龙图也没有想到时间居然就这样解决了,只是那个女人一句话,原本凶狠的跟一个疯子似的苏灿,就温顺的像个小绵羊!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看着苏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龙图心头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才对着杜贝贝开口道:“今天还有许多事,就不打扰杜大小姐了,改日我一定登门道歉。”

    “哼!”杜贝贝直接不屑的撅撅嘴,一双眼睛却是眼巴巴的瞅着走廊方向,那里却已经没有了苏灿的身影。

    龙图说完,对着瘫在地上,还明显有些魂不守舍的龙烈,冷冷一哼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准备走?”

    ……

    苏灿和林芷晴走了,龙图也带着一群公子哥儿走了,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包厢,让杜贝贝也是索然无味儿起来,有心想要追上苏灿,不过她还没有动作,

    就被身边的几个小姐妹围拢成一团……

    “哇塞,杜贝贝,你好牛哦,那耳光扇的,真够解气。”

    “贝贝,为什么那个家伙要叫你大小姐呢,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混烟道的。”

    “贝贝,刚才那个苏灿真的好有型哦,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大不了咱们以后两女共侍一夫……”

    “你说他跟林老师一起回林老师家,会不会啪啪啪啪……”

    “……”

    本文来自看书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