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你凭什么?(已经修改)
    ,!

    苏灿拥着林芷晴离开了酒吧,借着晚风,林芷晴也是清醒了不少,原本半依在苏灿身上的她也是努力的挣扎着直起了身子,紧了紧身上纤薄的衣服,林芷晴微微低着头,小声的道:“谢谢你。”

    苏灿看一眼娇弱的林芷晴,在夜风中簌簌而抖的身子,随手脱下身上的衣衫披在林芷晴的肩上,语气平静的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恩。”林芷晴温顺的点点头,转身想要在前面引路,不过酒意上头,腿根止不住一软,身子又倒向一旁。

    苏灿眉头微皱,随手将林芷晴拉到身侧,看着那酒意上涌的脸颊,心中就莫名的涌起了一股怒气。

    “我……我能行的。”林芷晴眼底闪过一丝慌张,眼神不敢去看苏灿。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灿声音冷冽的道。

    低着头躲避着苏灿充满怒气的眼神的林芷晴心头一颤,声音却低若蚊吟:“什……什么怎么回事!”

    “我给你的卡里的钱,足够你挥霍,为什么还要来这种地方。”苏灿怒气冲冲的道,如果不是今晚自己恰好跟着杜贝贝来这里,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他从今天这事儿里面也看出来了,如果不是杜贝贝暗中吩咐,以这个傻女人在这个酒吧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早就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我……我不能用你的钱。”

    “为什么不能。”苏灿声音又提高了几分。

    “凭什么?”林芷晴努力的直起了身子,原本低着的头在这一刻抬了起来,借着路边昏黄的灯光,露出的是一张雨带梨花的俏脸,脸上是令人心碎的凄婉,“我凭什么花你的钱?我是你什么人?你又是以什么身份给我钱?”

    “……”苏灿哑口无言,看着那双被泪水蒙住的双眼,看着那哀伤的俏脸,那一刻,苏灿有一种冲动,想要一把将她紧紧的揽入怀中,想要大声的告诉她,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可是苏灿手最终还是僵持在了半空,那一刻,他还是退缩了,伸手僵硬的从兜中摸出一根香烟,微微颤抖的含在嘴角,摸出打火机,想要点燃,可是连续几次,都失败了。

    “我不是你什么人。”苏灿颓然的放弃了点烟的动作,“可是你可以把他当成是朋友对你的资助。”

    “朋友的资助?”苏灿一举一动都落在林芷晴的眼底,看着对方僵持在半空的手,看着对方纠结的表情,从来性子温婉的林芷晴,此刻却忍不住满脸怒容,“那你告诉我,哪个朋友随手资助就是几个亿!你是在像我炫耀你的成就吗,展现你的优越感!”

    “这是你的卡。现在还给你。”林芷晴从自己的钱包中抽出那张是她生日密码的银行卡,含着泪丢给苏灿,“我累了,我先走了。”

    林芷晴转身沿着昏黄的路灯摇摇摆摆的走着,灯光下,将影子拉的细长,苏灿看着手中的卡,脸上却是满脸的苦涩,他想要跟她说,他真的只是想要帮助她,之前,他或许有想要炫耀的心思,想要展现自己的优越感,让她后悔当初的选择,可是自从见到她,曾经那种心思全没了。

    苏灿叹一口气,终于还是点燃了嘴角的香烟,两只手懒散的插在兜里,远远的跟在她的身后,一双眼睛看着那略显摇摆的背影,眼底却是一阵如水一般的柔软,纵然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恨这个改变了自己人生轨迹的女人,可是内心深处的情感却无法压抑。

    林芷晴的脚步虚浮,一路摇摇摆摆,最终来到了一处城中村。

    在明珠这种到处高楼大厦的国际大都市,城中村已经少之又少了,看着那些乌烟瘴气的小巷,深处暧昧的灯光闪烁,发廊成排,苏灿眉头也是深深皱起,他没有想到林芷晴居然住在这样的地方。

    想到曾经,她有个当官的爸爸,在学校,她是小公主一般的人儿,此刻却沦落凡尘,苏灿心中莫名的心酸,还有更多的心疼。

    他有心帮她,可是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样开口,正如她所说的,自己是她的什么人?

    苏灿心头好似被一块巨石压着一般,难以喘息,直到对方走进了一栋民居,苏灿也没有跟上去,身子缩到了小巷口阴暗的角落,看着那栋四层小楼,顶层那个小阁楼昏黄的灯光亮起,看着里面透出那熟悉的身影……

    ……

    这是一间阴暗的房间,昏黄的灯光晃动,墙壁的排气扇缓慢而吃力的转动着,却丝毫改变不了房间中压抑的气氛……

    “说吧,今天为什么去名爵酒吧!”轮椅上,龙图声音冷漠的道。

    “我难道去喝个酒,也要像你报告?”龙烈脑袋上缠的如同一个沙锤,因为被灌酒的原因,脸上还一片煞白,此刻声音嘶哑的好似滑过沙子一般难听的道。

    龙图脸色阴冷了下来:“你喝酒我不管,你找女人我也不管,不过你为什么要找那个女人!”

    “你应该庆幸,你今天只是被那个疯子灌了酒,被脑袋开了花。”龙图满脸冷笑的道,一双眼睛却锋利如刀的扫过龙烈身后,那群猪朋狗友,却让那些先前不可一世的公子哥一个个噤若寒蝉。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龙烈一脸扭曲的道,牵扯到额头的伤口,脸上的怒容愈发的浓烈。

    “报仇?”龙图脸上的冷笑却让人心底发寒,“想要报仇的人多了去了,可是他还活的好好的。”

    “知道宋家的宋破军么,被他折腾到了局子里,刚出来又被他送到了医院,知道宋家的宋安么,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成了个不男不女的废物。”龙图乜着眼睛看着满脸错愕,难以置信的龙烈,“知道宋安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的么,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今晚会出现在名爵酒吧,而且还要那个女人陪酒吗?”龙图眼睛微微的眯起,眼底闪过一丝幽冷的光芒。

    龙烈一脸呆滞,宋家两兄弟的倒霉事迹,这些天已经传遍了整个明珠,他哪里能不知道,可是却没有想到宋安是因为先前那个女人,被人废了中腿,而那个人居然就是那个混蛋!

    此刻冷静下来,回想起今晚的一切,龙烈脸色也是阴沉了下来,他知道,他被人给卖了!

    龙烈扭头,一双眼睛阴冷的瞟向身后的胖子,今天是他推荐来酒吧放松的,也是他说要啤酒妹来点酒的,同样也是他挑起来,让那个女人喝酒,一杯一万!

    胖子此刻也是满脸的汗珠,注意到龙烈,一张肥脸都在哆嗦:“龙……龙少,我……我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呐。”

    “胖子,我龙烈对你怎么样?”龙烈看着胖子的表情,表情反而柔和了下来,甚至还带着笑容,声音好似也温柔了不少。

    “好,龙少仗义。”胖子哆嗦着嘴巴,接着却是突然扑通跪倒在了龙烈跟前,“龙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该死,我鬼迷心窍,不过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对方只说我只要把您带到名爵酒吧,找啤酒妹买酒就可以了。”

    胖子脑袋砰砰有声的落在地上,一边磕一边哭嚎着道。

    “好了,你也不是有心的,我原谅你了。”龙烈微微笑着拍拍胖子的肩膀,只是一双眼睛之中却透着一股透骨的寒意。

    “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龙烈笑眯眯的道,“好了,你今天也累了,先回家休息吧。”

    “谢……谢谢龙少,谢谢龙少。”胖子感激涕零,如获大赦,紧张的从地上爬起来,一阵点头哈腰的向着门外退去,接着撒腿就溜,不过没有片刻功夫,漆烟的屋外一声压抑的惨叫响起,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的落水声……

    房间里,那些公子哥儿脸皮一抽,脸色都是一阵发白,而这时,几个烟衣汉子一副紧张的表情,冲了进来:“不好了,龙少,有人落水了,人太重,我们救不上来……”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龙烈一脸紧张的道,“你们这群废物,居然两个人也救不上来,要你们何用。”

    龙烈一边怒骂着,一边视线落在了房间中那些公子哥的脸上,笑眯眯的道:“对了,刚才胖子落水了,你们说怎么办?”

    “报……报警捞人?”

    “咦,这个主意不错。”龙烈很是赞赏的点点头,接着扭头看着门口那两个一脸‘焦急’的手下,“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报警,让警察来捞人,对了,让胖子在坚持一会儿,救援马上就到。”

    几个公子哥儿心中都是一阵发寒,这里荒郊野外的,等警察来了,那胖子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们看,我可是尽力了,胖子落水,可跟我无关。唉,或许这就是报应吧,人在做,天在看。”

    龙烈话语刚落,一群公子哥儿都是结结巴巴的附和起来……

    “是是是,胖子那是自己落水,我亲眼所见。”

    “对,是胖子自己往水里跳的,龙少找人救援,已经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跟龙少有关。”

    “胖子那是咎由自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