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你还想大小通吃……
    ,!

    不过看着杜小笙明显不是开玩笑的表情,苏灿只能满脸赔笑,一只手已经不老实的抚上了对方没有一丝赘肉的修长大腿。

    女人就是用来哄的嘛,特别是生气的女人……

    只是苏灿的手刚落在对方的肉色丝袜上,还没有进一步动作,就被对方的手狠狠的拍落,声音带着无比怒气的道:“不要碰我这么一个黄脸婆。”

    “黄脸婆?”苏灿一愣,接着又腆着一张脸,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满是夸张的神情,“哪有这么漂亮的黄脸婆?别开玩笑了。”

    哄女人的时候,就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苏灿身子又凑到女人的身边,一只手再次不依不饶的抚上了大腿,轻车熟路的顺着短裙,靠近禁区……

    吱……

    刺耳的刹车声,急速行驶的法拉利骤然急刹,优异的刹车性能,将宛若一道幻影的法拉利停稳在路边,杜小笙没有再拍落苏灿的手,只是一双眼睛气恼的瞪着苏灿:“你不是说对黄脸婆没有兴趣吗,你还碰我干什么。”

    “我什么时候说……”正在‘得寸进尺’的苏灿话语戛然而止,接着一脸见鬼似的抬起头看着杜小笙,却见眼前女人正满脸冷笑的看着自己,双手环抱胸前,将那一对傲然凸显的更加壮观,可是此刻的苏灿却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再也没有一丝想法,一张脸上满是错愕的神情,“杜……杜贝贝是你……”

    “不错,是我女儿。”杜小笙雪白的贝齿咬着唇角,咬牙切齿的道。

    苏灿目瞪口呆,这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一般。

    不过接着也释然,怪不得昨晚上,杜贝贝那么霸气侧漏,一副烟道师奶的样子,感情那丫头有个好妈妈,明珠烟道界的大姐大。

    只是,这女人姓杜,她女儿怎么也姓杜?

    似是猜到苏灿心中所想,杜小笙一脸理直气壮:“贝贝随母姓,不可以?”

    “可以!”苏灿暗暗抹汗,紧接着,杜小笙从驾驶座恶狠狠的扑到自己的身上:“说,你都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有做。”苏灿赶紧伸手投降,一脸冤枉状,“天地良心,我难道还能对一个没断奶的小丫头下手不成。”

    “真的没有做什么?”杜小笙恶狠狠的瞪着苏灿。

    “绝对没有。”苏灿直着脖子道,赶紧否认道,开玩笑,要是自己不否认,指不定这女人能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不过想到那天早上,跟那个丫头片子的意外,苏灿心里又是忍不住一阵发虚……

    杜小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灿,在确定对方脸上没有露出异常之后,杜小笙心中才松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是柔和了下来。

    看着女人的表情,苏灿也是狠狠的松一口气,还好,逃过一劫。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就算是你真的跟贝贝发生了什么,也不要紧嘛,就当我们苦命的母女买一送一,一起给你算了。”看着苏灿紧张的表情,杜小笙漂亮的大眼睛一眨,忍不住满脸暧昧的俯下身子,在苏灿耳边吐气若兰的道。

    “呃……这……这不好吧。”那暖暖的香气,让苏灿心痒难耐,而听到女人的声音,苏灿却是忍不住吞吞口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一眼身前挂着两个大号排球似的女人,还有那个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女儿,苏灿就忍不住脑补一下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的画面……

    受不鸟了,这比某岛国小电影还刺激。

    “有什么不好的。”杜小笙语气极尽诱惑,一摆手,v领张开,里面沟壑深不见底,“难道我不漂亮么?”

    “漂……漂亮。”苏灿眼睛发直,声音僵硬的道。

    “难道我女儿不优秀么?”

    “优……优秀。”

    “那我们都买一送一,一起伺候你了,你还不满意?”

    “满……满意。”苏灿口水都忍不住流出来了,只是还没等他满脸荡漾,就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哎呦,你……咬我胳膊干什么。”

    “满意是吧。好啊,果然让我试出来了!”原先还满脸春意的杜小笙,此刻却是双眼发红,如同护崽子的老母鸡,“我……我咬死你,你这个混蛋,果然对我女儿图谋不轨,已经有了我了,还想要我女儿,居然还想大小通吃,我让你吃,我让你吃。”

    “哎呦,别闹,我怎么可能对一个小奶娃下手。”苏灿快哭了,果然,女人从来都是口是心非的东西。

    “现在不下手,等长大了再下手是吧!”

    “……”苏灿快哭了,而看着身上的杜小笙一副要失去理智的样子,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自己现在简直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面对发狂的女人,想要让她安静,就只能让她‘疼’了。

    苏灿一咬牙,恶狠狠的抓着杜小笙又抓又挠的双手,身子已经将她压倒在身下……

    夏日的明珠,站在依旧窗明几净的佳人服饰大厦前,深深的吸一口气浓郁的魔都特产——雾霾,苏灿只感觉神清气爽,马上就有得道成仙的感觉。

    迎着朦胧的朝霞,苏灿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不小心又扯到脖颈上的挠痕,疼的他脸皮又是一僵,果然是一匹烈马……不过再烈的马,遇到自己这样的骑手,也只有被驾驭的份儿,最后还不是任由自己施为。

    想到那个最后如同一滩烂泥似的女人,苏灿又忍不住咽咽口水,暗骂一声妖精,而后抬起轻快的步伐,向着公司大堂走去……

    大堂依旧如同往常一般忙碌,那日恐袭的阴影似乎已经散去,苏灿整理了一下皱巴巴的t恤,遮住脖颈上的抓痕,眼珠子一转,就落到了不远处的大堂服务台,却见平日里忙碌的朱佩佩,此刻却支着脑袋,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眉头紧锁,满脸愁容,分明是有心事。

    苏灿眼珠子又是滴溜一转,而后满脸堆笑的凑了上前:“哈喽,美女,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本書于看書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