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挤兑(已修改)
    ,!

    “咦,请柬找不到了?”看着王跃虎的动作,苏灿眯着眼睛,一脸同情的道,“不过……你不会是本身就没有请柬,想过来混吃混喝的吧?”

    “……”

    “哎,这里今天举行的宴会可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不是那些阿猫阿狗可以来蹭吃蹭喝的。”苏灿幸灾乐祸的道。

    “你……”

    王跃虎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火辣辣的疼了,忽然似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死死的落在了杜贝贝的身上:“我……我想起来了,是你,一定是你干的,一定是你刚才借着碰我的那一瞬间,偷走了我的请柬!”

    “喂,死残废。”杜贝贝大眼睛一瞪,满脸凶神恶煞的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本姑奶奶拿你的请柬了?说话要讲证据,小心我告你诽谤哦。”

    “一定是你拿的,一定是。”王跃虎脸色铁青,“要不然,我的请柬怎么会突然不见。”

    “笑话,你的请柬不见了,关我屁事。”杜贝贝一个白眼,“再说了,你又怎么证明你身上有请柬?该不是你本来就没有被邀请吧?”

    “我自然是有请柬的。”王跃虎脸上飘起一丝傲然,“就凭我的身份,谁敢落下我?我可以不去,但是他们不能不请。”

    “残废也算身份?”杜贝贝无辜的眨眨眼睛,“今晚这是宋老爷子的寿宴,又不是残疾人联谊?为啥邀请上你这个三条腿都木有的残废?”

    “……”王跃虎就感觉自己心窝子被狠狠的捅了一刀,脸上的傲然化作了煞白,整个身子都在簌簌而抖,眼前这个丫头片子的话语简直太恶毒了!

    “你……给我撕烂她的嘴,我要撕烂她的破嘴。”

    王跃虎身边的酒鬼眼神不善,不过却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戒备的瞟着苏灿。

    “贝贝,咱们还是要尊老护残嘛,本来人家下半身全没了,就已经够伤心了,这要是再气出个三长两短,那可就罪过了。”苏灿不着痕迹的侧身在杜贝贝身前,接着拉起杜贝贝,笑眯眯的向着会所内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又扭过头,对着一侧的烟衣大汉道,“虽然国家提倡尊老护残不假,可也没有说残疾人就可以蹭吃蹭喝是吧?今晚这宴会也挺高档的,可别让这种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家伙坏了兴致。”

    “大……大小便不能自理……”

    王跃虎只感觉一股逆血上涌,一张脸涨红,接着化作铁青,而后怨毒的扭曲,看着苏灿的背影远去,再也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苏灿,我要杀了你,一定要杀了你。”

    不过任他吼破了喉咙,也只看到那个越行越远的嚣张背影,感觉到四周投来的数道好奇的目光,失去理智的王跃虎终于还是恢复了冷静,面沉似水,眼神阴冷如刀:“酒鬼,推我进去,就算是没有请柬,我看谁敢拦我。”

    看着王跃虎的举动,几个烟衣大汉一脸为难,他们的职责是检查每一个参加晚宴者的身份,防止浑水摸鱼,毕竟今晚参加宴会的非富即贵,绝对不能出现丝毫的差池。

    虽然他们也隐隐明白,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的奇怪年轻人并不简单,但是对方拿不出请柬也是事实。

    几个烟衣人相视一眼,最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这位先生,如果找不到请柬也不要紧的,可否报上您的姓名,我们核查一下您的身……”

    “你算什么东西,就你们这群狗奴才也想让我报姓名!”王跃虎语气恶毒的道,“宋破军没有教你们这些下人规矩吗。”

    “……”几个烟衣人脸上表情也是一僵,虽然他们只是看大门的,但是他们也是拿着高薪的保镖,他们跟宋家只是雇主同雇员的关系,他们不是狗奴才。

    他们虽然是小人物,可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尊严。

    几个烟衣人挡住了去路,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这让原本一肚子火气的王跃虎脸色愈发的难看……

    看来,自己还是太久没有动怒了,以至于一些阿猫阿狗都敢不把他王家大少爷放在眼里!

    王跃虎眼底闪过一道阴冷的凶光,而就在这僵持的关头,一个声音轻飘飘的响起:“你们几个还不让开,知不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简直瞎了你们的狗眼!”

    突然响起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让所有人目光怪异的是,说话的同样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不过看到这个男人,在场所有人眼底都是闪过一丝忌惮,原先脸色难堪的几个烟衣人,看着来者,表情也是柔和了不少:“龙少!”

    “这是我的请柬。”龙图取出自己的请柬,满脸和气的送到烟衣大汉面前,“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想带着这位先生一同进去,以我的身份做担保,应该没有问题吧?”

    “既然龙少担保,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拿着请柬的烟衣人并没有如先前那般详细的请柬,借着龙图给的台阶,几个人身子微微退向了两侧,让开了道路。

    开什么玩笑,整个明珠有几个人能被称之为龙瘸子的?

    眼前这位可是跟他们家大少爷并称明珠三秀的主,别人想要冒充也冒充不了,人家既然要替这个同样坐在轮椅上的家伙担保,他们自然不想在节外生枝。

    龙图微微点点头,接着扭头看着一侧表情阴沉的王跃虎,脸上带起一抹笑容:“王少,您请。”

    王跃虎眉头微皱,瞟一眼同样坐在轮椅上的龙图,特别是看到对方看起来健全的三条腿,脸色愈发的难看了几分:“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给我做担保!就凭你是个瘸子?”

    说完,不待龙图反应,王跃虎冷冷一哼:“酒鬼,我们走!”

    “少爷……”龙图身后的老姑婆眼神不善的盯着转身离去的背影,冷冷的道。

    龙图抬手制止,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也是勾起一个似自嘲的弧度:“人家是燕京出来的大少,怎么会看得起咱们这些小门小户人家!”

    “姑婆,咱们也进去吧,今晚这场宴会,可能会非常的精彩,咱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

    “是,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